蒙古素材,蒙古设计,蒙古图案,蒙古工艺,内蒙古素材,蒙古音乐,乌力格尔,蒙古服饰,内蒙古美术,内蒙古摄影

平面设计蒙古图案的运用

蒙古文化 2016-1-7 16:2037230元火工作室

不同的民族、历史、地理环境沉淀了不同的文化。不同文化包含不同的审美情趣、审美理想、审美追求。蒙古族传统文化是世界文化和中国文化中重要的、极具特色的组成部分。在平面设计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时代,设计者应该利用平面媒介来宣传、弘扬属于蒙古民族自己的本土化的设计。内蒙古地区的平面设计也能够不断创新,紧随时代步伐,将蒙古族传统文化通过平面设计这一重要途径得以保护和传承。同时也使平面设计呈现出民族地区的个性特色。希望通过对蒙古族传统图形在现代平面设计中的应用,可以为拓展平面设计本土化的表现形式作一些新的探索性研究。从而使内蒙古的现代平面设计展现出独特个性,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一、蒙古族传统图形的造型特征

1.体现自然的构造

蒙古族生活在大草原上,绮丽多彩的自然风光,独具特色的生活和生产方式,构成了他们特有的以自然为美的审美取向。这种审美取向直接影响到蒙古族传统图形艺术中。蒙古族以自然为美的审美观念所孕育的图形,造型特征主要是对原生自然界的描绘和对自然规律、构造形式的表现。蒙古族图形艺术对自然进行描绘时,来源于长期生存的大自然中,是对自然形象的临摹和生灵万物形象的抽象和升华。翻开可以收集到的蒙古族图案书籍,除去动物图案几乎找不到不对称的蒙古族花纹图案,甚至连均衡的图案都极少见。著名科学家李政道曾说:“对称是宇宙生命最基本的原理,是美的本源。”对称使图案具有秩序感、稳定平衡性,这与蒙古族人民追求自然和谐,人与自然物平衡的精神生活有关。适合也是蒙古族花纹图案的特点,可以说每一幅蒙古族图案都是一个适合纹样,每一幅图案都能适合在规则或不规则形中。蒙古族人民创造的图案都与生活器物用品息息相关,都很适合地装饰在他们生活的每个角落,来美化他们的生活。对称和适合是自然美的规律,是形式美的法则,是蒙古族人民对自然之美的探索所形成的形式原理。蒙古族图案多回旋环绕的曲线,环环相绕,首尾呼应,有空必枝,极尽蔓延,力求饱满,偶有直线转折对比也常与曲线自然转换。整个图案呈现花团锦簇、富于张力、生生不息的态势。蒙古族图案的这些特点有其审美适用的鲜明之处,但过多的绝对对称、适合也使图案显得呆板、程式化、不够生动活泼。过度的回旋环绕的曲线显得繁杂,蔓延的枝杈令人感到不安,视觉上让人眼花缭乱,不稳定。因此我们在现代设计中应用蒙古族图案时要善于分析,抓其精髓,延续优秀的生命力;避其劣势,加以创造性转化。不应盲目地直接拿来就认为是传统文化的发扬。

2. 富于象征性

象征性是指除了可以感受到造型本身以外还可以推知和理解的造型含义。蒙古族传统图形和装饰纹样中,蕴涵着浓烈的象征主义色彩,这种象征的审美功能往往与物体的实用功能产生某种联系、渗透,以至于相互转换。在藏传佛教中为象征力量的万字纹符号,蒙古人常把它雕刻在锁具上。于是认为锁具拥有了超凡的力量,该力量来源于刻在它上面的符号。在生活中蒙古人将大量的符号,用图形的方式转化成具有特定意义的象征图形。例如敖包、图拉嘎、马、箭等图形符号都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苏力德”是蒙古语,意为军旗或军徽,是所向无敌的战神,象征着战无不胜。蒙古族认为色彩、数字、方向都有特殊的象征意义,蒙古族色彩象征意义丰富,他们将色彩赋予了特殊的内涵和神灵的意念。例如白色象征圣洁、吉祥、幸福、真诚,还象征生命和祝福;另外还有事物的开端的象征。蓝色是代表蒙古民族的色彩,它象征永恒、坚贞、忠诚和心胸博大。

3. 富于生活化

蒙古族传统图形是在生产劳动中创造的。传统图形始终像一面镜子,反射出劳动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中最本质的东西。例如蒙古人常用的箱子和马头琴、小茶桌和四胡等全部是由自己设计和精心雕刻制作。牧民们在劳动之余,或者在劳动之中可以制作生活应用品,这种民间艺术是为了生活的需要,美化自身,美化物品,美化生活环境。蒙古族传统图形所呈现的日常生活,既包含了蒙古族的民族哲学观念,也包含了他们的审美取向,还包含了造型特点的技能和策略,是一种民族智慧的体现。设计师对其感受、欣赏的过程,也是一种综合的学习过程。设计师从蒙古族传统图形中可以领悟到很多表现蒙古族人民热爱乡土、热爱生活的精神,表现了对未来的期待,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追求,歌颂劳动人民自己的崇高品质、巨大的创造才能和力量。

二、蒙古族传统图形的应用

为了清晰地阐述蒙古族传统图形在现代平面设计中的应用,笔者将从传统图案和传统形状物两方面进行分类探析,以便更全面地展现传统图形的应用。

(一)传统图案的应用

蒙古族传统图案的创新应用要建立在对传统图案的全面整理、分类掌握,分析出其造型手法、组织方式、共性个性,以及对图案意趣的理解基础上的。要对传统图案进行深入的解剖,由局部到整体全面掌握。只有这样的深入解析,才能做到创新的解构应用,否则就是表面化的直接挪用。

1.蒙古族图案纹样种类丰富,大体可分为以下三大类纹样:

(1)抽象的几何形状图案和象征意义的花纹

如回纹图案、隅饰花纹、万字纹样、兰萨花纹等。

(2)具象的植物、动物、自然景物形状的图案

如花卉、叶纹图案,马状纹样,山、水、云、火纹样。

(3)器物、用具、形状物的装饰花纹

如服饰、首饰纹样,火盆、奶桶、茶壶、银碗饰纹,箱柜、鞍具、刀具、火镰、烟具饰纹,蒙古包、帐篷、门窗、毡绣纹样。

2.蒙古族传统图案的应用

传统纹样的发展创新在每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所赋予的特殊的含义,但有一条思想脉络似乎是从古至今一直延续着的,这就是基于传统延续基础上的再创造,使传统纹样随时代不同而不断变化并和当代文化渗透交融。反复试探每一种重构存在的可能,其间正是传统纹样“现代化”创新手段的无限空间。

(1)化繁为简,合理选择与取舍

蒙古族传统图案追求适合、饱满,过度环绕蔓延的曲线显得繁杂,视觉上让人眼花缭乱。这些与现代设计在视觉信息传递上、表现形式手段上不相适应。因此需要化繁为简,通过合理选择与取舍图案达到既承续图案的民族文化特色又创造新的视觉表现形式,使之更符合现代人审美品位,更适合现代材料工艺的批量生产制作。在选择与取舍的过程中要对图案有深刻的理解,能够把握其民族韵味的内在图案气质,简化繁赘,抓住图案的典型特征,将其最精髓的点、线结构提炼出来进行扩大、重构。例如笔者设计的内蒙古青年联合会的标志,就是由典型的蒙古族图案提炼设计而成。

(2)古情今韵,应用现代技术材料表现

图案在平面空间的应用已经司空见惯,简单的平面装饰已不能够吸引人的注意,更产生不了鲜明的亮点。但如果将传统图案以现代技术材料表现,展示出新的状态,就能让人眼前一亮。将平面化的图案转化成立体造型,通过雕刻、镂空、焖切、起鼓、镭射、腐蚀、激光电镀等现代技术绘制图案应用于设计作品。另外将图案应用于金属、木材、石材、玻璃、密度板等建筑材料上,现代装置空间语言中,使图案与材料、空间组合融为一体,通过灯光、布景使其显得自然协调,将传统图案营造在现代氛围中,达到更好的装饰效果。这种方式方法在现代建筑装饰、展示空间、产品包装上经常见到,如蒙古族文化主题公园的大门。

(3)融会东西,糅合不同图形语言

在现代设计多元化的今天,拥有独特传统文化的蒙古族地区在以蒙古民族为主,立足本地域文化为出发点的同时,更要与我国传统汉文化、西方现代设计语言相融合。我国著名图案研究专家雷圭元老先生在《图案基础》一书中总结道:“借鉴古人,借鉴外国,是提高自己图案创作水平的途径之一,要善于利用。”而且蒙古族文化本身就有兼容并蓄的传统。在这样多元的、开放的、形式语言极大丰富的时代更应将自身推向时代潮头,学习借鉴东西方优秀设计方式方法,突出区域设计特色,使传统图案真正呈现出现代意味。笔者在这方面也进行了一些实践与探索,例如在设计金岁大酒店标志、阿拉坦汗企业标志,就是将传统回纹与中国古钱币及西方传统盾形相融合。

(4)平面构成手法

将传统图案提取并通过平面构成手法进行重组、重复、渐变、变异、正负形的转换等设计手段进行处理,使传统图案焕发新的生机,以利于现代平面设计作品更好地应用。例如笔者对蒙古族典型图案蒙语称“哈木尔”纹样的应用。

(二)传统图像的应用

蒙古族传统图像是蒙古族传统图形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指富有蒙古族典型特色的形状物的总称,这些事物或是自然景象,或是生物形态,或是生活用具、家具器皿、建筑等,比如广阔的草原、雄健的蒙古马、悠扬的马头琴、洁白的蒙古包等。再有如传统礼仪祭祀文化、民间舞蹈、传统竞技、节庆娱乐等艺术样式,其形象一旦被摄取到平面设计中,也有浓郁的传统图形意味。蒙古族拥有丰富的、独特的、典型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图形元素,完全能够也应该通过现代设计手段树立起符合时代语义的、独具特色的民族平面设计风格。

1.形的具象化概括再现

符号化是现代平面设计的特征,是基于视觉传达的效率,能够更直接、鲜明、快捷地传递信息。符号是负载和传递信息的中介,是认识事物的一种简化手段,表现为有意义的代码和代码系统。当然,符号这一概念的外延相当宽泛,平面设计中的符号作为一种非语言符号,与语言符号有许多共性。通常来说,可以把平面设计的元素和基本手段看做符号,通过对这些元素的加工与整合,实现传情达意的目的。“人类为了交流而创造语言,为了记录的需要又创造符号、图形、文字等视觉语言。”符号是图像平面化的图形语言,以精练之形传达特定的信息与含义,使人类无国界、民族、语言、文字等障碍,相互交流、传递信息的视觉文化语言。实际上人类在初始阶段都是通过图像交流、传递、记录信息的,随着全球化、信息化的到来,这种图形化语言也可说是人类交流方式的回归吧。现代信息传递的符号化图形语言简洁直观,准确传神,虽然做了极大的提炼概括但绝不会有识别的误差。世间万物之所以让我们能将其分辨,就是因为它们之间存在差异区别,那么这种类属和差异就是此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本质属性。在图形符号化的过程中,我们只要抓住事物的本质属性就能创造出只属于此事物的符号形象。这需要设计师有高超的概括、敏锐的捕捉、深厚的表现能力,当然这已经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了,有了这样的导向和意识,剩下的只是怎么做了。蒙古族拥有丰富的、独特的、典型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图形元素,完全能够也应该通过现代设计手段创作出属于本民族地域的图形符号。

2.形的抽象化与提炼升华

前面论述了蒙古族传统图形的平面具象化再现,除了对形具象符号化的再现,抽象化的概括也是现代平面设计表现传统图形元素的重要手段之一。将传统图形作抽象化处理,提升图形的平面视觉传达功能,通过简单的点、线、面、体,以圆、方、角等规则形或不规则形概念化的表达传统图形元素,高度概括、更加主观地阐释设计师的意图是赋予传统图形时代特征及新的生命力的有效手段。将传统图形作抽象化演变的前提是保证图形自身的特点、象征含义具有普遍性、可识别性。现代平面设计是服务于社会生产、生活的,平面设计作品要在大众中广泛传播。设计的符号语言只有具备普遍性,才能为大众所接受;过于抽象或片面强调图形元素的抽象化会导致图形本身所承载的信息的丧失,从而丢掉图形本身存在的意义。蒙古族作为一个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与图形有一定的区域局限性,有些历史和传统的文化图形元素没有广泛的认知普遍性,因此对抽象的对象要有所选择,抽象的程度有所把握,抽象出的新图形并不一定能够让人完全认知,但要让人感受到独特的民族元素的视觉形态,传递出民族文化的韵味。

3.图形中意的拓展与延伸

蒙古族传统图形在传统文化的积淀中,更多的被赋予了精神上的寄托,即图形的意向化。蒙古族传统图形元素都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内涵,以人的情感赋予物的形式,借物抒情,以形达意。例如敖包、苏勒德、图拉嘎、马、箭等,这些图形符号能够延伸到现代设计的关键因素。由于长期的文化历史积淀,一些观念已逐渐固化在这些特定的图形符号上,构成了这种观念符号特有的文化内涵。当这种观念符号与现代设计所需表达的特定意义相吻合时,便会作为“典型符号”进入现代平面设计,成为现代设计表情达意的最佳载体。在平面设计中,一方面挖掘传统图形的原初意蕴与现代设计达成信息传达的一致;另一方面应把传统图形中的意向化承载下来并赋予新的时代内涵,使图形的传统意义在现代设计中得以延伸、转化。如笔者设计的内蒙古青联的标志方案,以蒙古族传统竞技项目“博克”手的象征物件蒙语称“章嘎”的图像作为标志图形。“章嘎”是“博克”手脖颈上套着的系着许多彩色布条的脖套,它不仅是一种饰物,也是“博克”手业绩的记录;因为每胜利一次系上一个彩色布条,布条越多表明他参加的比赛多且取胜次数多,是一种英勇无畏、健壮有力、杰出技艺的选手的象征。将其作为内蒙古青联的标志图形,来象征新时代内蒙古青年的朝气蓬勃,健康活泼,团结向上,无畏进取,掌握先进科学知识、专业技能技术,不断取得新时代的胜利。整个标志的内涵可谓将传统图形意义在现代设计中得以新的延伸和传承。

结语

设计是将人类的精神意志体现在造物中,并通过造物具体设计人们的物质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就是文化的载体。一切文化的精神层面、行为层面、制度层面、器物层面最终都会在人的某种生活方式中得到体现,所以说设计在为人创造新的物质生活方式的同时,实际上就是在创造一种新的文化。在现代化的今天,民族的传统事物正经历着新文化和外来文化的巨大冲击,因而它们都在不断地改变着自身以适应社会的要求。我们在现代平面设计中应用传统图像符号,传统图像已经从直接使用功能和社会心理功能演变到文化历史功能,现代设计中它们是作为传统意念的延伸或文化符号的映射。因此,蒙古族传统图形在平面设计中的应用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深远的意义。


发表评论

蒙古元素 Copyright © 蒙ICP备13001995号-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建议 | 广告合作Powered by emlog Themes by MGL9.com
Chrome/Firefox/360等浏览器效果最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