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游客  请 登录注册
忘记密码了?找回密码
查干巴拉
专辑:1
歌曲:25
简介:
    达尔罕歌王查干巴拉

  音乐当使人类的精神爆出火花。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 … … 谁能渗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寻常人无以振拔的苦难。

                                                             ——贝多芬

  记得那时 1972 年的夏天,当时我在科尔沁左翼中旗舍伯吐中学读初中,一天,我上街时,从一个饭馆里传来了歌声,当我凑过去时,发现一个人坐在一张饭桌旁,身前放着一个瓷酒壶和一个小瓷酒盅。那时候,人们不像现在这样用大杯喝白酒,是用非常小的酒盅喝酒,而且喝的时候是抿酒,好像在品尝着酒或回味着酒香。

  我看到那个人的脸非常红,他穿着一件很旧的布衫,他好像根本不在意别人在注视着他,只管唱他的歌儿。当年,人们很难听到那种有情感的蒙古民歌。当时我年龄小,已经记不得他唱的是哪首歌,还记得他的歌唱充满了情感,歌声里充满无限的感伤。他的歌唱非常投人,他还将双肩微微地抖动着,完全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之中。

  在那个年代,听到这样美妙而富有情感的歌儿,实在是罕见啊!是天籁之声。

  后来,查干巴拉出名后我才知道,那个人就是查干巴拉。2003 年 11 月 11 日,我采访民间艺术家乌力吉仓先生时,他告诉我,为了唱歌,查干巴拉曾两次被舍伯吐派出所拘留。

  那是真正的音乐,来自远古的最初的、最纯真的音乐,没有做作的痕迹,是生活中的音乐。我从查干巴拉身上看到,只要有音乐,生活就充满阳光,超脱一切烦恼和忧虑,甚至在一片恐怖中也无所畏惧。

  情 ― 酒 ― 歌,这是查干巴拉的生活,让他超越了一切。“文化大革命”刚结束后的第一个春节;哲里木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查干巴拉演唱的歌曲。

  除夕的早晨,炉子烧得暖暖的,雪白的窗花把冰冷的外界隔开,我们七口之家围坐在长长的饭桌旁,吃着手扒肉和大米饭,全家人听着查干巴拉演唱的蒙古民歌,曾经压抑过的生活早已没有了,那时候,我感到生活是多么的幸福。我回味着那种感觉,寻找着那种感觉。

  查干巴拉( 1926 仍 1990 ) 1926 年 l 月 11 日出生于科尔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镇德兴嘎嘎查一户贫苦牧民家庭里,三岁丧母,四岁丧父,七岁时又失去祖父母,从小变成了孤儿。

  他的父母早亡,是在嫂子一手拉扯他长大成人的。查干巴拉的哥哥叫高力涛,嫂子姓洪,名叫木沙,蒙古族,老洪家叫 Asgahad 姓,嫂子是苏鲁克人, Ulansurug 。过去,放汗的马群时,用颜色来划分放牧,白色马群的叫老白家,黄色叫黄家,这 Asgahad 放牧的是红色马群,所以叫老洪家, Hkan ne ulan surug yi adolsan ,变成姓洪。因为红姓在百家姓中没有,所以用了洪姓,这就是查干巴拉嫂子的姓的来历。老嫂如母,六七岁了查干巴拉还睡在嫂子的怀里。

  查干巴拉的妻子叫山丹其其格,娘家在西章古台,人们叫他们家为“达拉巴音”,意思是第二富,老丈人的名字叫舍日布。查 干巴拉的大女儿六岁的时候,查干巴拉一家去了妻子的娘家。查干巴拉的妻子去世后,查干巴拉又回到嫂子家,所以,查干巴拉的孩子也是他的嫂子养大的。妻子去世时,查干巴拉的小女儿一岁,大女儿三岁,查干巴拉常抱着小女儿,领着大女儿到老师家,去唱歌。

  查干巴拉为什么常唱那些悲伤的歌呢,就是因为他悲伤的一生,父母早亡,妻子又撇下小小的两个女儿撒手人寰,这些痛苦的事常常勾起他的伤悲。

  查干巴拉是孤儿,小时给人放过猪,放过牛犊。他从小喜欢听别人唱歌,听着听着,有时就在沙土上睡着了,没人找他,他就睡到天亮,由于年龄小,人们发现后背起他送到家。

  初夏铲地的时候,有人坐在车上,唱着歌路过田地的时候,查干巴拉为了听歌,把锄头埋在土里,自己悄悄地跟在车后,车上的人唱到什么时候,他就跟到什么时候,这样跟在人家车后走十多里的事常有。甚至有一次跟着人家的车后走过苏布日嘎村(白塔子)。回来后,被打头的发现挨了打。

  额尔敦朝伦套布村的包寡妇请查干巴拉唱歌,据说包的丈夫在满洲国时当过区长,查干巴拉去了她的家,并问她唱什么歌,她说只要你让我伤感就行。查干巴拉给她唱了 《 奴热 》 和 《 孤独的驼羔 》 。听着听着,她哭得听不下去了。

  查干巴拉的第一个老师叫敖白,敖白虽然歌唱得好,但是后来敖白不愿意唱歌了,因为他一唱歌,他的妻子就哭,为了不让妻子掉泪,敖白就不唱歌了,尤其敖白的父亲不让敖白唱歌。查干巴拉为了听敖白的歌,与敖白打赌,如果敖白不唱歌,他一直跪倒在地或磕头。就这样,为了听敖白的歌。查干巴拉多次采取这种办法。敖白无可奈何,他说,我教了很多的徒弟,但像查干巴拉这样的徒弟头一次见啊。后来敖白答应教查干巴拉唱歌。敖白说:“在我所有的学生里查干巴拉是特殊人才,他的脑子不是一般的脑子。查干巴拉身上最可贵的是他的脑子。一教就会,不用两遍。”

  敖白给查干巴拉教了 《 额尔古黛 》 ( Erguldei )、 《 奴热 》 和 《 孤独的驼羔 》 。所以,查干巴拉生前总是说敖白是我的第一个老师。其实,查干巴拉六岁放猪的时候,德兴嘎套布有一个叫金宝的人领着他放猪。金宝歌唱得很好,但查干巴拉没有郑重其事地拜他为师。为了拜敖白为师,查干巴拉还给敖白送酒等礼物。

  有一天,从蒙古金(阜新)来一个流浪胡尔其。俗话说,在蒙古金,三个人里就有两个是歌手。这位老胡尔其自己唱着歌儿继续赶路,查干巴拉跑过去,在老胡尔其的面前趴下,老胡尔其问查干巴拉说:“你在干什么?”查干巴拉回答说:“我为了向你学唱歌,跟了你已经十多里路了,你一点也不理我,我已经走不动了,你就坐在这儿给我唱歌吧。”

  老人哭了,他为查干巴拉的这种精神所感动,就跟着查干巴拉去了一个窝堡,然后教查干巴拉唱了两个多月歌。所以,查干巴拉还会唱很多蒙古金的民歌。

  当我采访乌力吉仓先生时,他不时地对我说:“哎呀,查干巴拉真是天才啊! ”

  内蒙古有四个“达尔罕”歌王,他们是查干巴拉、哈扎布、宝音德力格尔、敖登巴勒,也是内蒙古民歌的四个代表。在内蒙古,农区拉四胡,牧区拉马头琴,山区吹笛子,林区吹叶子。查干巴拉是东部民歌手的主要代表。

  真正记录查干巴拉的歌是从 1962 年开始的。当年,乌力吉仓先生学校毕业后在乡下工作,我的舅舅白 · 色音巴雅尔对乌力吉仓先生说:“走,走,别待在这里,跟我走。”那时候调人不像现在这么复杂,乌力吉仓先生很快就调到科尔沁左翼中旗保康一中工作。不长时间,旗文教科通知乌力吉仓先生,抽调他整理民歌。

  之后,乌力吉仓先生等三人在查干巴拉的家里待了二十多天,当时,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也来了六个人,搜集整理查干巴拉演唱的民歌,他们待了一个多月。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我的舅舅白 · 色音巴雅尔和乌力吉仓先生又重新录音整理了查干巴拉演唱的民歌,并出版了 《 民歌 ― 民间歌手查干巴拉演唱集 》 上下集(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4 年出版),收人了他演唱的民歌 286 首。内蒙古人民广播电视音像公司还出版了他的演唱磁带五盒。

  《 娜布琪公主 》 、 《 韩秀英 》 、<达那巴拉 》 等叙事民歌都是两个小时的歌。查干巴拉虽然没有上过学,头一天,查干巴拉唱完之后,第二天再让他唱,并拿着记录过的本子一对,他一句不差地唱出来,甚至一个字都不差。查干巴拉先生不仅是艺术天才、嗓子好,而且记忆力过人,他虽然不识字,但两三个小时的歌,一点不差。

  查干巴拉先生的歌人们非常喜欢听,他的歌儿能调动人的情感。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原领导那仁朝克图先生听了之后也掉了眼泪,他说:“哎呀,对这样有才能的人,我们过去都没理会,这是我们的错呀! ”

  修都西庙水库的时候,查干巴拉的老师到水里唱歌,老师对查干巴拉说:“你真喜欢学歌的话过来。”查干巴拉先生不会游泳,但他还是往水里走去。他不会水,落人水里喝了几口水,差点被淹了。老师又害怕,又感动,老师从水里走出来之后说:“看来,你是真心学啊! ”

  查干巴拉先生在都西庙水库学了 《 娜布其公主 》 等歌曲。老师说,查干巴拉学唱歌真有铁人般钢毅。查干巴拉先生说:“要学歌曲,一咬牙,你要走百里,我也要跟你走下去。你骂我也不管。”不管在哪儿,人们请查干巴拉先生唱歌,他从来都不拒绝,当他在吃饭的时候,有人来请他唱歌,他放下饭碗就给他们唱歌。

  因为唱歌,查干巴拉先生曾被关进监狱。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派出所抓过两次,那时候民歌都当成毒草,谁要是唱了民歌,不被批斗也差不多剥你一层皮。可是,这些都阻挡不了查干巴拉想唱的欲望,他从章古台村来到舍伯吐镇的饭馆唱歌,据乌力吉仓先生说,当时,他唱的可能是 《 港莱玛姑娘 》 。派出所抓走他后,让他扫了七天的院子,放出三天后,他又回来了,还是那样唱歌。后来,他到派出所所长家里去唱歌,最后所长也被感动了,从此,派出所就不抓他了。

  为了唱歌,查干巴拉还多次被罚过工分。能唱歌的查干巴拉先生庄稼活干得并不那么好,所以,队里让他看庄稼地。看地的时候,他也唱歌误了事,后又不让他看庄稼地了。

  之后,让他到章古台的大车店干活,他在大车店时又唱歌,由于唱歌,又把店里的粮食让小偷盗走了,所以,他又下岗了。查干巴拉先生在别的事上不出什么问题,就是为了唱歌,唱出不少麻烦,常常误事。

  他从内心里喜欢唱歌,土改之前,勒克森扎布区长听说查干巴拉能唱歌,他就叫查干巴拉去他们家。查干巴拉到了他们家之后,就问勒克森扎布:“为什么叫我?”勒克森扎布说:“听说你能唱歌,那就给我唱歌吧。”

  查干巴拉唱歌之后,勒克森扎布大声哭着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听到过像你这样的歌唱家的歌。你是蒙古人的骄傲。”勒克森扎布给了查干巴拉七十二圆元宝。

  查干巴拉先生唱歌后,别人给他东西,他又给别人,尤其给那些穷苦的人,所以,查干巴拉先生有点钱就存不住,这就是他的特点,这也许是他受过穷的原因吧。

  查干巴拉 1946 年参军(旗大队) , 1948 年复员。又参加过四平战役。回来后待在自己的村子里, 1957 年内蒙古民歌联唱时,将查干巴拉拿到内蒙电台当老师,到那里待了两年后惦记家里的孩子,他就要求回家,当时孙良先生留下来了。看到查干巴拉家里非常困难,就再也没让他去,要不然查干巴拉工作在内蒙古电台。查干巴拉为什么能唱那么多的西部民歌,就是那个时候学的,伊克昭民歌、察哈尔民歌,察哈尔的 《 玛玛的回访 》 ( Mamin ersilt )、 《 洋珠尔香烟 》 、 《 三匹枣溜马 》 、 《 花马 》 都是在呼和浩特唱过的歌曲,还有《博如勒马 》 。

  人一旦有困难,查干巴拉就帮助他,修红山水库时,让查干巴拉去唱歌。一天,有人跟他说:“哎,查干巴拉你唱歌还不如帮我挑土。”查干巴拉真去帮助他挑土了。所以,人们说查干巴拉心地善良。查干巴拉先生要是用唱歌的钱用在生活上,他也能成为一个很富裕的人,可是,他赚钱后就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乌力吉仓先生和我的舅舅白 · 色音巴雅尔借了旗广播站的大录音机,去找查干巴拉录音。当时,他们看见查干巴拉先生掏出兜里的七十元钱给一个老人,那时候七十元钱是不小的数目。乌力吉仓先生都有点奇怪,对他说:“喂,你就这样给了?你自己不用吗?”查干巴拉说:“哎,谁还不遇到困难啊,我比他强,我还靠我的嗓子能赚点,可是他不能。”

  查干巴拉先生唱的歌基本是情歌、苦歌。情歌 《 韩秀英 》 、 《 达那巴拉 》 、 《 小战马 》 都是他最喜欢唱的歌, 《 希吉德 》 、 《 丁香博尔 》 也是他的代表作。正是通过他的演唱和不断创作发展,使 《 韩秀英 》 、 《 达那巴拉 》 、(娜布其公主 》 成了保留节目。短歌代表作 《 有希吉德 》 、 《 丁香博尔 》 、〈乌尤黛 》 。查干巴拉在演唱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拿科尔沁人的话说有那种味道。同样的歌他一唱就是好听,别人再模仿也不是原汁原味。他不仅演唱内蒙古东部民,歌还喜欢唱内蒙古西部民歌如 《 心爱的白马 》 、 《 多贵帽 》 等。

  民间艺术家乌力吉仓先生说:“他的演唱字正腔圆,声情并茂,他一改传统的演唱方式,独辟蹊径,力求创新。他反对千人一腔,通过对歌词灵活多变的处理,使演唱既传神又传情,升华到出神人化的境界。他一生中演唱过三百多首民歌,完全是经过改编处理的。至今流传的 《 韩秀英 》 、 《 达那巴拉 》 、 《 娜布其公主 》 、 《 王喜生 》 等,特别是 《 韩秀英 》 、(达那巴拉 》 ,从曲到词,从情节到人物,与 20 世纪四五十年代流传的两首同曲目民歌相比,截然不同。他把原来二三十段的短歌,改编成能唱两三个钟头的长篇叙事民歌。应该说,这是一种天才,是一种创举。有人说:‘与其说查干巴拉是天才的歌唱家,不如说他是天才的词曲作家。’他对蒙古民族叙事民歌的发展,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建树,取得了超凡的佳绩,他是一位伟大的叙事民歌艺术大师。”

  1957 年,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请他去教唱民歌,跟他学习的有八九名学生,其中成绩好的有双喜、包福来、额臣德木吐。 1963 年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来哲里木盟时,曾会见查干巴拉,并对他的演唱给予指导。

  查干巴拉先生的足迹遍及内蒙古草原,被蒙古族农牧民亲切地称为“玛乃道钦”意为我们的歌手)。他还曾三次进京演唱,受到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79 年参加过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少数民族歌手和诗人座谈会。

  查干巴拉先生生前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内蒙古分会理事、中国曲协内蒙古分会副主席、中国民间文学内蒙古分会理事、政协哲里木盟第六届委员会委员。

  1990 年 9 月 25 日查干巴拉先生逝世。.

歌手图片
评论
添加评论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