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蒙古人的害群之马——乌兰巴干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往事】蒙古人的害群之马——乌兰巴干

【往事】蒙古人的害群之马——乌兰巴干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08-19 11:18:0326449A+A-

人们常说“时势造英雄”。其实,时代大潮中总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

 一些害群之马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也会应运而生。 

之前有贴介绍过蒙古族的革命先烈。但是我们要知道民族里也是有坏人的。客观的认知是年轻人所需要的。

      

乌兰巴干,原名宝音达赖,曾是伪满兴安陆军军官学校学生。1946年参加人民解放军。参军时刚年满18岁。任通辽军分区联合司令部作战参谋。

      入伍不久,在一次宿营时,突然他所在部队突然被一支国民党部队包围,仓促之间被俘。正好敌军中有他的同乡,同乡和他咬耳朵悄悄告诉他,只要给咱们长官磕三个响头,就能活命。乌兰巴干心想反正枪已经被缴了,磕三个头也没什么损失。于是给敌军军官磕了头。几天过后,该股国民党军队被解放军击溃,乌兰巴干又回到部队重新穿上了解放军军装。那时他对该段经历当做笑话来讲。但是至1949年组织上派乌兰巴干到自治区党校学习。在学习期间经审查发现,乌兰巴干确有变节行为,但考虑到他当年入伍不久并且没有隐瞒,因此未按叛徒定性,只取消了其候补党员资格,转业到地方工作。

      乌兰巴干年纪轻轻,受到如此处理,心中埋下了怨气。

      光阴荏苒,一晃几年过去了。和乌兰巴干同时参加革命的战友大多进步很快,有的已经是盟,师以上干部了,乌兰巴干两相比较,心中自然忿忿不平。

      那时,他已经另辟门径,尝试着写起小说来了。


       

1958年,乌兰巴干的长篇小说《草原烽火》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之后,又被选入建国优秀创作丛书,重排精装本,并多次重印。在当时广为流传。 

      据说,关心文艺的毛泽东当时听到乌兰巴干的名字,说过一句:“内蒙还出了个写小说的,好哇!"

       乌兰巴干成了全国知名作家,名声大振!他当上了内蒙古文联副主席兼作家协会内蒙分会主席,还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尽管已经功成名就,但是这位小说家对自己当年被取消候补党员资格的经历依然耿耿于怀,寻机发泄心中的怨愤之情。不料,几年之后,”文化大革命“风暴平地而起。乌兰巴干抢先组织了”内蒙古揪叛国集团联络站“摇身一变,成了内蒙古文艺界造反派的头面人物。


     

滕海清来内蒙走马上任后,这位”揪叛“头头立刻与滕海清的秘书陈小庄挂上了钩,让”腾办“直接给内蒙古公安厅军官会写了一封公函,以”查叛徒材料“为名,介绍他去看对外保密的公安厅档案。

       那时,公安厅有个干部,在四处造反的形势下,也想立上一功。他把自己以前工作上掌握的有关”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档案盒一些地方上发生的案件材料,悄悄的交给了乌兰巴干。

       乌兰巴干正在犯难,公安厅的档案浩瀚如烟海,到底从何处下手,才能觅得”叛国集团“的踪迹呢?此时,忽然得到公安厅的几大本现成材料,他不禁喜出望外!

       那时,内蒙电影制品厂有个女演员与内蒙古大学的一位男教师关系暧昧,被人发现。本来,这只是一起普通的生活作风问题,在当时教育或纪律处分一下也就过去了。可事情不巧,这位内大教师偏偏是从蒙古人民共和国学习后回国的人员。

乌兰巴干嗅觉很灵,觉得其中有机可乘,便循迹而至。

       他串通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军官会的一些人先把女演员关了起来,连续审问,逼她编造交代了有关参加叛国组织的情况,搞出了一份七八十人的名单。


       

小说家使出看家本事,结合公安厅那个干部提供的材料,写写划划,编编抄抄,不几天就整理出了一份材料。

1967年10月3日,乌兰巴干来到呼和浩特新城宾馆,叩响了4号楼的大门。

       这里就是”腾办“驻地。那时,作为滕海清的秘书班子的“腾办”权力极大。

       乌兰巴干说明来意,从皮包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叠材料。 

       立刻,一行刺激性的大字跳入人们的眼帘——《乌兰夫黑帮包庇一个大叛徒集团罪行的简要报告》

       

乌兰巴干向“腾办”秘密递交有关“内人党”的材料,这是第一次。同时,这也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内蒙地区第一次正式提出“内人党”问题。

       11月25日,朔风凌冽,沙雪纷飞。这天,乌兰巴干手下的“揪叛联络站” 非法拘捕了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部长特古斯。特古斯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曾是东蒙地区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党员。

       一场“挖乌兰夫黑线,清乌兰夫流毒”的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乌兰巴干频频得手,在“腾办”颇受上市,成了红人,不由得受宠若惊,以后便接连不断的往新城宾馆4号楼跑,并且每次都不是空手而来——

       1968年4月13日,他送来了《内蒙古现行叛国罪行报告》。

       5月6日,一份《关于发现内人党1963年在呼和浩特恢复组织活动的重大案件的紧急报告》又放在了“腾办”的案头。

       

不久,乌兰巴干又编写出两份《内蒙古反动党团及敌伪情报系统组织简介》(之一,之二)一并交上。

       接着,他送来了《苏蒙修情报系统及叛徒集团分布图》。

       几天之后,一份《锡林郭勒苏蒙修特务,叛国集团分布图》又赶制了出来。

       为了使材料形象生动,乌兰巴干挖空心思,根据档案里的照片,描画了一份“苏蒙修特务及叛徒投资头像图”,上交“腾办”。接着,他有配制了一份关于人头像的说明文字。

       乌兰巴干笔头很亲,不久又编写了一份《蒙修情报系统在北京活动情报线索报告》。

       1968年6月1日,乌兰巴干摊纸提笔,给内蒙古自治区革委会常委,政法组组长李树德写了一封信,再次报告有关“内人党”问题。

不久,他又发现了“内人党”的变种组织——“内蒙古人民统一社会党”。一份《关于内蒙古人民社会统一党按的简要报告》很快便炮制了出来。


       

早在“文革”前的1963年,内蒙古集宁市公安机关曾发现一起以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名义寄往蒙古人民共和国蒙古人民革命党委员会。蒙古人民共和国大呼拉尔主席团和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的信件。因为是2月6日发现的,所以称为“206号案件”。这个案子一直没有侦破。现在,这桩无头案在乌兰巴干手中有了“突破”。于是他匆忙赶写了一篇《关于206号案件的进展情况和今后工作意见》上交给滕海清办公室。

       最后,他还主持编写了一本《专辑》,标题就是《愤怒声讨“内人党”叛徒集团的滔天罪行》,在社会上广泛传播。

    据后来内蒙古有关组织的统计,乌兰巴干前后给滕海清办公室报送了几十份有关“内人党”的材料,所“发现”的“内人党”及其变种组织一共有一百多个。数量之大,令人膛目结舌。

      

其实,乌兰巴干炮制这些材料的手段十分简单,无非是篡改历史——包括内蒙古的历史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及苏联的历史,把历史的说成现实的,比如捏造说历史上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现实中还在继续活动等等。

    那张所谓的《苏蒙修情报系统及叛国集团分布图》也是这么来的。

    乌兰巴干是蒙古族,可他偏偏煽动汉族对蒙族的民族仇恨。挑拨蒙汉的民族关系。他在报告中说:”内人党的自卫军从哲盟一路杀到昭盟,把辽河两岸的汉族都杀光了“

       每次报告讲到这里,乌兰巴干便煞有介事的带头高呼口号:”为汉族同胞报仇!“

对于乌兰巴干的言论和活动,内蒙的干部们大多不以为然。

       高锦明曾对秘书长张鲁说:”内人党的底子清楚嘛,现在搞这个干啥”?当时张鲁交给高锦明一份材料,是有关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东蒙地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情况的。高放在办公室,不久,办公室不慎失火,材料被烧毁。

   

 一次,张鲁同革委会康修民也谈及乌兰巴干,说:“乌兰巴干这个人是写小说的,人品挺坏,不能信。他的材料都是演义”!

       康修民也受到一大叠材料堆在案头,一直没有搭理。

       但是,滕海清的态度决然不同。

       他初来乍到,对内蒙古原来的干部大多不信任。相反,却喜欢同造反派来往。尤其是喜欢绕开组织系统和主管部门,同乌兰巴干这类人物单独基础。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既能行善,也能为恶。对于决策者,尤其是对于高层决策者来说,差之毫厘,结果就会谬以千里。


    

滕海清身为内蒙古七盟二市的最高首脑,竟把以为小说家提供的“材料”作为决策的依据。于是,一场空前规模的惨剧由此而生!(节选自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康生与‘内人党’冤案》一书)

   

编者注:1987年10月3日,在“内人党事件”发生后的二十周年,作为清算内人党事件的最后一幕,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公审大会。在20年前挖肃内人党运动中,为参与挖肃内人党积极罗列诬陷材料而深得滕海清的赏识,却被广大的内蒙古人视为蒙奸的乌兰巴干坐到了被告席上。《起诉书》指控被告犯有下列罪行:“1967年9月组建‘揪叛站’后,就大肆搜集所谓‘内人党’的历史和现实材料,并派人到各盟市、东北、北京、南京等地有关部门和档案馆搜集历史资料,采取断章取义、捏造事实、篡改、歪曲内蒙历史和颠倒事实的恶劣手法,炮制了127份材料,提出有一个‘新内人党’反革命集团,上报内蒙革委会核心小组,制造了‘新内人党’大假案,对全区挖‘新内人党’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同年11月4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判处被告人15年徒刑,判决前羁押日折抵刑期日(1978年乌兰巴干就已被捕)。2005年去世。

   



《康生与‘内人党’冤案》作者:图们,1928年生。辽宁省喀左蒙古族自治县人,蒙古族。 1946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连指导员,团保卫干事,师保卫科科长,省军区保卫处副处长,大军区保卫部副部长,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刑事检查处处长,曾任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副检查长,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中央军委法制局局长等职。 1955年授予少校军衔,1960年晋升中校,1964年晋升上校,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参与过许多重大要案,包括审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持修改,起草,审查过几十部军事法规,军事规章。我国第一部《中国军事法学》。著名军事法学家,刑法学家。

转自:记忆中的往事

投稿/学习/合作/翻译   0471-333933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