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杰

1980年3月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科左后旗阿布海村。

1998年考入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学完,学水彩专业,师从奥迪老师,云希望老师。

2002年毕业,获学士学位。2008年考入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油画专业,师从博.阿斯巴根老师。2011年毕业,获硕士学位。

2004年油画作品《秋韵》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5周年内蒙古自治区美术作品展览》。

2009年11月油画作品入选第二届内蒙古写生作品展。

2011年六月硕士研究生毕业创作《世纪风景系列作品》(共4张)被评为优秀作品同时选为2011年9月内蒙古大学与丹麦学术交流作品。

2011年11月油画作品《世纪风景——寂》入选第二届内蒙古自治区青年美术作品展。

2016年1月水彩作品《静》入选第一届《写生内蒙古》美术作品展。

2016年2月水彩作品《暖冬》入选云尚国际水彩俱乐部举办的《秦风.水韵》中外纸本水彩精品展。

 

回望北方


我一向私以为水彩画用来表现烟雨江南梦里水乡是潇洒且恰好的,而雄浑博大的北方更适合刀刮斧劈般油画的叙述和表现。但是近几年来有许多北方艺术家特别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草原艺术家在水彩画的探索上不止一次的证明了我的偏见和臆断,年轻帅气的蒙古族艺术家张文杰便是其中行在路上的一位。

 


从早期研究生时期的油画【世纪风景】系列里 ——《寂》、《残雪》、《城》、《岸》,厚重肌理却被缝补如伤口近乎黑色的山川、寂寥的天空、古意苍老的树、苍白晃眼的残雪甚至如命运交响般疯涌的云,都衬托出身后远处那精神孤立如泣的楼宇城廓,是一种波德莱尔式颓废的诗意美,又或是一首画者悲天悯人情怀式的挽歌。也许因为艺术家大学時曾师从奥迪先生水彩专业的缘故吧,这时期或多或少作品里都有水彩的东西在一闪而过,更多的是人文哲思的面壁和自语……



 

也许是一种放下,也许是一种回归,从早期作品中沉重的责任反思到现在对家庭、乡愁的安享和沉湎于这世俗体验的快乐,现在的作品更多的是对景抒情,温柔、细腻的吟唱。正如文杰常常和我表达的:感谢长生天赐予了一个聪敏可爱的小公主。他画笔下的的水彩雪景也变得轻松明亮而且温暖。技法也变得随性和自由不再故作高深。内容反复出现的多是科尔沁草原故乡特有的篱笆、阳光和山丘。

 


大抵每一个生在内蒙北方的游子最难忘却的便是飞雪如花的家乡和被厚厚积雪覆盖着的那片草原那山那树和身后那条弯弯曲曲通向家门的小路吧……细细品读文杰近期的水彩作品更容易让人触此景生此情。

 


文杰像每一个真性情的草原蒙古汉子一样,每每和老友相逢必是把酒当歌,酒至酣则歌至情,歌里满满浓浓的全是对故乡、母亲,对女儿的厚意深情。对艺术对绘画他也是一如既往、深情款款不离不弃!近几年辛勤耕耘之后也多有收获:2011年《世纪风景系列作品》被评为优秀作品并选为内蒙古大学与丹麦学术交流作品;2011年《世纪风景—寂》入选第二届内蒙古青年美术作品展;2016年水彩作品《静》入选第一届《写生内蒙古》美术作品展;2016年水彩作品《暖冬》入选云尚国际水彩俱乐部举办的中外纸本水彩精品展。

 

夜已深,心底响起了文杰低沉的歌声:‘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心里有一首歌,歌里有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请接纳我的悲伤我的欢乐……’

 

丙申秋杨舟于须弥芥子园灯下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