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王冠镇楼


布尔尼汗的宝刀


     11-12世纪的蒙古刀,这种细长刀风格对后来的中亚地区有着深远的影响,注意看刀柄的弧度,这个弧度在1个世纪后影响了整个中亚-中东地区的风格。


     13世纪的蒙古刀,这个角度看比例已经完全失衡了,其实这把刀的刀柄不长,但刀锋的长度却很足。


     喀尔喀蒙古刀,这种刀用蒙语叫做tuushin ild,翻译过来就是直刀。



   小dondov的宝刀 jagalmAi ild! 十字刀~ 蒙古帝国时期的古典风格




    完全是蒙古古典风格,这种风格的蒙古刀对中亚的影响深远,西到贾巴尔汗的战刀、东到满清乾隆皇帝的刀 都能找到这种风格的影子.


      这是札费尼的《世界征服者》一书的插画,描绘的是蒙古人西征时的场景,这幅成作于当时的细密画,很清晰的画出了当时蒙古人所用的兵器,其中这种十字风格的细长蒙古刀对西亚和中亚的剑风有着深远的影响,名噪一时的大马士革风格就是以这种蒙古刀为原型的基础上融入了中东图案和西方长刀风格后而制成的,在西域这种蒙古刀的巅峰造极之作就是15-17世纪的布哈拉长刀,布哈拉长刀就是以蒙古刀为原型制作的。


    屠龙图,左面那位穿银色袍子的人手上握的就是十字刀。顺便说一下,和国人的理解不同,蒙古人认为龙不是一种生活在天上的动物,相反它喜居山洞或井里,中古的蒙古文化并不认为龙有多了不起,蒙古人的英雄史诗里在描述英雄好汉的时候动不动就说他弄死过龙。



此枪征集于内蒙古东部的巴林右旗,清初时期的蒙古火枪。


投石车乙


     收藏于俄罗斯的darhad蒙古人的箭袋,darhad蒙古人的箭袋和色楞格流域的喀尔喀、布里亚特的箭袋属同种风格,这种喀尔喀北部样式的箭袋完整的传承了北元时期蒙古箭袋的形制。


清初,虎皮式箭袋


肯特省征集,喀尔喀车臣汗部的箭袋,从其大量使用万字符的情况来看,大抵能判断该箭袋为喀尔喀贵族的遗物。



14世纪末,伊尔汗国战锤

涂有菱纹的蒙古的盾牌,卫拉特式。 他们的盾牌用柳枝或者别的什么树枝做成.——《普兰.加尔宾行纪》


14世纪的蒙古盾,直径75cm。



17世纪,北元末期的蒙古盾.


那曲达木地区的和硕特式蒙古盾,完全继承了帝国时期的风格。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



莫卧儿盾 继承了蒙古盾的传统形制


这种头盔用蒙语叫talsat dulah,翻译过来就是瓣试头盔。这种头盔和其他头盔相比,好处在于当袭击物瞬间袭来时,他可以起到很好的缓冲作用,这种头盔直到18世纪还在西蒙古地区被广泛使用。



面具盔


经典的帝国时期风格,面具盔,13世纪,46.5х24см。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3世纪的蒙古头盔


蒙古帝国时期的轻骑兵头盔



元末或者北元初期的。轻骑兵的头盔。




这算是元代的经典款了





元代头盔,北元风格




14-16世纪的蒙古头盔,完全是北元风格的,注意底下的围沿儿已经转变成前沿儿了,尤其北元中末期以后的头盔已经非常少见围沿儿的头盔了。





16世纪初的蒙古头盔,这是蒙古头盔、铠甲朝后中世纪风格转型的关键时期,这个头盔就属元和北元风格之间的过度类型。




15-17世纪的蒙古头盔,风格已经很接近清代的蒙古头盔了。越到后来天山以东蒙古人的武器上的铭文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梵文,而天山以西的蒙古后裔的武器铭文则有越来越多的古伊朗铭文。




清初的蒙古头盔



和硕特式蒙古头盔,当和硕特人跟随着图鲁拜胡的刀锋杀入藏地以后,无往不胜的蒙古军队奠定了黄教在今天藏传佛教当中的地位。不同于中部和东部的蒙古人,在北元时期衣甲在西部蒙古地区的传播收到了阻力,卫拉特蒙古人一直到到18世纪还在广泛的沿用着蒙古帝国时期风格的装备,这个形制奇特的头盔即有帝国时期的瓣试头盔的底子,又有北元时期发展出来的前沿,实数罕见。

这个蒙古面具出土于伊朗,造于14-15世纪,根据工艺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普通士兵的abgaldai。蒙古人管面具叫Bag,但是这种面具却有一个特殊的称谓-abgaldai,所谓的abgaldai是萨满教一种可以方便让灵魂附体的媒介,直到现在蒙古东部的科尔沁、布里亚特、达斡尔的萨满在跳大神的时候还会用到它。蒙古人相信戴上标有自己祖先面容的abgaldai,口念咒语,就可以让祖先的灵魂附着到自己的身体上,这样会在短时间内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但据说这么做的代价就是透支自己的生命。




     同样出图于伊朗的13-14世纪的蒙古面具。就像其他武器装备一样,我们可以通过它的材质来判断它的主人是谁,这样的面具显然是贵族的,和爱德华.诺顿在天朝王国里扮演的鲍德温四世所带的面具是不是很像,哈哈。p.s:高高的颧骨看起来很亲切啊,蒙古人~


一种样式罕见的蒙古帝国时期的重甲




一个护臂,而且此甲的色搭还是类似于鲜卑风格的“复古版”。此甲就是上面提到的那种罕见帝国时期铠甲的延续型,此甲经测算是15-16世纪的遗物,有学者认为可能是这种铠甲的消失和蒙古人骑兵战术的改变有很大关系,由于北元时期的蒙古人对运动战的使用更加频繁,使得繁重的重型铠甲骑兵成为了负担,再加上双箱式鼓风器的普及让蒙古人铸锻更大强度的钢铁成为了可能,因此在锁子甲的强度大为加强后,蒙古人也逐渐淘汰了这种重型铠甲。至此在北元末期,盛行于帝国时期的重甲骑兵因此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蒙古帝国时期的重骑甲,恐怕是北方游牧民族使用最普遍的铠甲了,尤其在蒙古——突厥系民族当众使用的更为广泛,此甲也被蒙古人称为鳞甲。





科里亚克勇士的老照片,作为阿尔泰民族的亲族一直到19世纪还在穿着这样的铠甲,正是因为他们的反抗,俄罗斯人在勘察加地区的扩张时间整整被延后了100年。




整幅完整的蒙古重骑装备全在这里,包括那个经典的筒式箭筒。




复原图,值得一提的是右手的那个头盔现藏于彼得堡博物馆。这种头盔的围帘甲,用蒙语叫做shuvuun huyag,也就是鸟甲的意思。因它比鳞甲更重,在衣甲开始大为流行以后,逐步被后世的蒙古人所淘汰,从此它偶尔只当做局部部位的内甲用在诸如胸部和腹部这样的地方。




这幅画描绘的是蒙古人内战时的场景




蒙古内战图,这种蒙古旗的形制非常有意思。放大右下角那个被长矛捅死的家伙能清晰的看到他的头盔围帘甲就是上面所提及的shuvuun huyag-鸟甲,这是当时几种蒙古人常用的铠甲之一。




蒙古人和西方人一样,在铠甲外面喜欢套一层布,这样铠甲不会再暴晒之下灼伤身体。



蒙古帝国时期的锁子甲



清初期的蒙古锁子甲,此甲源于四子王旗王府,是清代四子王的战甲,注意这是轻骑甲。




经典的蒙古式锁子甲、卫拉特—喀尔喀样式




17世纪西部蒙古人的全套制式装备——西鞑靼铠甲,原托木斯克博物馆收藏。在那个时期喀尔喀的阿勒坦汗多次攻下焚毁过该城,但俄国人总是不久就能修复焚毁的城池。几十年后,阿勒坦汗国最终在喀尔喀的内斗当中被南部嫡系喀尔喀诸王所灭。





14-15世纪的蒙古中北部铠甲——出土于色楞格河的中游,telmun岭的东端。此甲用蒙语也叫huvtai huyag,就是衣甲的意思。这种比锁子甲强度更大的铠甲在北元时期逐步替代了帝国时期的蒙古鳞甲,只在衣甲内部的要害区缝有铁甲,这使得它的重量比它的老前辈更轻。这种风格的蒙古铠甲在达赖孙汗时期随着察哈尔、科尔沁等部迫于俺达汗的压力翻越大兴安岭进驻乌梁海三卫的驻地后,开始广泛流传于今天的东北地区,后世的满清铠甲就是在这种中世纪蒙古中北部铠甲的风格上逐渐演化而来的。





15-17世纪,蒙古战马的重甲面具,这个面具收于青海地区,和俄罗斯收藏的那副辉特卫拉特式马甲的风格为一个类型,因此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一套和硕特卫拉特式马铠甲,上面提到随着重骑兵在战术地位上的没落,马儿也就不用像以前冒那么大的风险了,没有重甲的束缚马儿又可以轻松的驰骋了。




马胸甲




15-17世纪 蒙古马头盔




16世纪,青海的和硕特式,这是马的护脖甲和护胸甲。这种风格的武器伴随着蒙古人混入西藏的教派战争,对后世西藏的武器装备起到了巨大的影响,蒙古人爱用的鳞甲、锁子甲也头一次大范围的传到了西藏。

来源:蒙古文化周刊、部落可汗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