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奔走于乱世的布里雅特高僧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蒙古往事:奔走于乱世的布里雅特高僧

蒙古往事:奔走于乱世的布里雅特高僧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09-25 8:49:1210119A+A-

这张照片更清楚点:阿格万·多尔日耶夫(Agvan Dorzhiev,1854–1938)在1901年觐见过沙皇后从彼得霍夫宫出来。他被13世达赖喇嘛委以同俄罗斯沟通的重任是因为他十分了解俄罗斯的政治和欧洲事务。在当时佛教僧侣中,这种眼界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鳞角。


在英俄中亚大博弈,中国,英国,俄罗斯,日本和其他势力纷纷角逐蒙古,西藏乃至整个中亚地区的时候,这位同俄罗斯关系密切,在拉萨极具影响力的布里雅特高僧就成了英国和其他实力怀疑,恐惧的目标。

13世达赖喇嘛

1903年印度总督,英国的寇松勋爵,和英国军官荣赫鹏(Francis Younghusband)上校就误以为俄罗斯和西藏已经签订了危及英国在印度利益的秘密协议。他们怀疑阿格万为俄罗斯政府服务。除此之外,英国还担心俄罗斯利用西藏加强同英国在中亚的博弈,控制主要的主要通道,于是导致1903-4年英国武装入侵西藏,所谓的荣赫鹏远征。


14世打莱拉马说,13世达赖喇嘛显然有意和俄罗斯发展关系,因为他最初并不信任英国。于是阿格万就有了用武之地。但是在英国人眼中,阿格万是个间谍,但14世打莱拉马说,实际上阿格万是个优秀的学者,虔诚的佛教僧人,而且对13世达赖喇嘛忠心耿耿。

阿格万并非沙皇的间谍,他只不过作为达赖喇嘛的全权代表在圣彼得堡活动,而且为争取支持,在俄罗斯上层为西藏游说。他在圣彼得堡的努力导致建立西藏同俄罗斯的“外交”关系,在达赖喇嘛和沙皇之间建立联络渠道;任命俄罗斯驻西藏的领事;讨论在圣彼得堡建喇嘛庙和学府。


1900年春,阿格万带着(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加措)其他6名代表返回俄罗斯。1901年他在圣彼得堡彼得霍夫宫首次见沙皇。两年后,阿格万在克里米亚的夏宫(Livadia)第二次见沙皇。他们带回了俄罗斯提供的武器弹药,还有沙皇送给达赖喇嘛的奇怪的私人礼物:一套精美的基督教主教长袍。


在克里米亚这次会谈中,俄罗斯保证一旦在拉萨建立俄罗斯领事馆,西藏将从俄罗斯得到保护。当时《圣彼得堡日报》对此作了报道。但当时拉萨是外国人的禁区,俄罗斯和西藏达成妥协,先只在圣彼得堡设立西藏使节。一年后,西藏派驻官员到达圣彼得堡,阿格万是达赖喇嘛的正式代表。

阿格万在圣彼得堡的使馆合影


1904年阿格万说服达赖喇嘛长途跋涉,前往拉萨北部2500公里的库仑避难。达赖喇嘛在蒙古逗留了一年多。



从叶卡杰琳娜大帝(1729–1796)时开始,罗曼诺夫王朝统治者被俄罗斯的佛教徒当作白度母和四臂白观音的化身,西藏人的保护神。1913年罗曼诺夫王朝300周年庆祝庆典上,阿格万讲话感谢沙皇对圣彼得堡佛教徒的支持。同年年一个名为乌利亚诺夫的喇嘛出版了一本书,书中声称证明了罗曼诺夫是传说中香巴拉的国王苏禅德拉(Sucandra)的后裔。


日本黄檗宗“僧人”河口慧海(Ekai Kawaguchi)1900-1902年入藏考察,他在“西藏三年”书中说阿格万在西藏散发小册子,里面说俄罗斯沙皇要建立一个伟大的佛教帝国,这样就会实现香巴拉这个古老的佛教预言。


阿格万在贝加尔湖东部的出生地Khara-Shibir,后来14世打莱拉马也去过两次。阿格万在布里雅特的Sholotsky庙出家做小喇嘛,18岁后通过喀尔喀蒙古游离到西藏拉萨。他在西藏最大的寺院学府,拉萨附近的哲蚌寺学习,取得了佛学最高学位(Geshey Lharampa佛学哲学博士)

眼睛真是心灵的窗户啊!


1880年代中期他继续研习佛法,取得Tsanit Khenpo头衔 ,大概意思是“佛教哲学大师”或“佛教形而上学教授”。


1890s年代,阿格万开始散布关于俄罗斯的神话,说俄罗斯是北部神秘之地和香巴拉;沙皇可能是拯救佛教的施主,还说白沙皇是白度母的化身,令许多佛教徒希望沙皇支持西藏和佛教。阿格万在藏人中散布说,因为俄罗斯最近进入蒙古地区,因此俄罗斯人可能开始皈依佛教,还可能成为西藏能够借助抗衡英国的力量。


这位应该是9世班禅曲吉尼玛和阿格万合影


1901年,阿格万还造访9世班禅曲吉尼玛(Thubten Chökyi Nyima,1883–1937),在扎什伦布寺逗留了两天,得到了班禅的秘密教诲,读了六世班禅罗桑班丹益西的香巴拉祈祷经文(估计比较玄乎高深),让阿格万深入领悟了时轮金刚(Kalachakra)法。离开前,曲吉尼玛赠送给阿格万许多礼物,包括几尊黄金雕像。


阿格万成为历史上名声显赫的僧人,不仅因为他在1909年在圣彼得堡建造了佛教寺院,还因为他一手促成1913年签署所谓《藏蒙条约》。


1913年初,阿格万和其他两位西藏代表在库仑签署了一个条约,其中宣称西藏和蒙古彼此承认对方从中国独立。不过阿格万是否有权签署这个条约,一直是个引起争议的问题。据同达赖喇嘛关系密切的英国外交官查尔斯·贝尔(Charles Bell)说,达赖喇嘛对他讲,他并没有授权阿格万同蒙古签署这个条约。


1982年蒙古科学院发表了这个条约的蒙文版。条约签署于1912年12月29日,阿格万和两名藏人代表达赖喇嘛,两个蒙古人代表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


十月革命后,阿格万被捕并被判处死刑。后来在圣彼得堡有朋友搭救,他逃过一死。但是他在圣彼得堡的寺院遭到抢劫,文件被毁。

1910年13世达赖喇嘛及随行官员在大吉岭


阿格万头脑灵活,审时度势,很快适应了形势变化。他厉行改革,在手下的寺庙中进行体制改革,把寺院都变成了集体农庄。1926年他在布里雅特的几个寺院都被“国有化”,寺院管理交给了世俗官员。


十月革命后,阿格万仍然积极奔走介入蒙藏事务,试图让布尔什维克政权帮助把厄鲁特蒙古地区诸如塔尔巴哈台,伊犁和阿尔泰并入喀尔喀蒙古国家,但是苏联担心那样做会激怒中国而作罢。


阿格万在1920年代同布尔什维克政权相安无事。不仅如此,阿格万还成功地促成修复了一些被抢劫毁坏的寺院,并且同列宁和卢那查尔斯基(A.V. Lunacharsky布尔什维克第一任教育委员)建立了联系。可能阿格万还见过列宁(待考)。阿格万竭力说服布尔什维克领导人相信,佛教更接近哲学而非宗教,共产主义和佛教十分接近,因为在两个体系中,每个人在都为共同目标努力。

1921年阿格万用蒙文手写了自传。现在他的自传被保存在圣彼得堡的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中。布尔什维克第一任教育委员卢那查尔斯基(A.V. Lunacharsky)


在斯大林的大清洗开始后,阿格万在1937年11月被苏联内务部逮捕,并被控图谋武装叛乱,为蒙古和日本充当间谍。次年1月29日阿格万在监禁中死于心肌梗塞,享年85岁。 他被葬在布里雅特Chelutai附近森林中一处秘密墓地中。

当时苏联西部面对纳粹德国崛起,和英美鼓动纳粹德国东进入侵苏联(所谓“祸水东引”),西部面临日本在满洲扩张,不确定日本打算北进(进攻苏蒙)还是南进(占领华北)。在随后的苏联肃反扩大化中,许多布里雅特知识分子,俄罗斯东方学者被认为同日本有联系而受到牵连和迫害。


除了政治和宗教活动,阿格万·多尔日耶夫还为发明了用类似俄文字母横写传统的竖写蒙文,他的拼写系统被叫做Vagindra,意思是阿格万的字母。这套系统同蒙古国现在的拼写系统有多大关系,才疏学浅的我就不知道了。


反正这是位在蒙古历史上,由传统进入现代的重要关头,发挥过举足轻重作用的政治,宗教,文化人物。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