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清初蒙古大事年纪(Tuulai)

明末,清初蒙古大事年纪(Tuulai)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12-27 3:43:167536A+A-

明末,清初蒙古大事年纪 (Tuulai)

     1583-1587年科尔沁翁阿岱等攻打了女真的哈达部。 

      1593年为灭女真,嫩科尔沁右翼翁阿岱、左翼芒古斯、明安等科尔沁王和一些反建洲的女真人组成联军向诺尔哈赤发动了历史上著名的九部联军之战,在和建洲女真的第一回正面交锋里,蒙古人就以惨败而告终。此役以后彻底改变了双方的力量对比,建州借此开始收复大量其他女真部落,而蒙古人也就在无狭余时间和精力来限制女真人的崛起了。 

1594年内喀尔喀部落老萨同科尔沁明安遣使通聘诺尔哈赤。(内喀尔喀是继嫩科尔沁以后又一大与爱新国建立联盟的蒙古政治集团。) 

1604年年少的林丹汗继承蒙古大汗位,称呼图克图汗。 

1605年内喀尔喀巴约特部恩格德尔台吉与爱新国建立了贸易关系。 

1606年还是此人引领内喀尔喀五部使者到建洲女真引驼马,并给诺尔哈赤授汗号,对建州在女真各部里的主导地位予以肯定,诺尔哈赤摇身一变成了名义上的女真王。在游牧部落之间当一个新兴部落达到一定实力时,传统强部处于外交考虑会承认其新的政治地位,付之行动的话,一般来说就是授予汗(王)号,这个汗用老蒙文写为ha+n(王),而不是ha+ga+n(皇),而且内喀尔喀授诺尔哈赤汗号,并不是说两人为臣仆关系,而仅仅是表达前者对后者的认同罢了。

1608年诺尔哈赤长子率军攻打乌拉部,由于乌拉部紧挨嫩科尔沁,所以奥巴随其父翁阿岱打败了来犯的建州军队,不久叶赫部又告急,随即嫩科尔沁部派兵出击,不但大败建州女真,并且杀死了诺尔哈赤的虎将布杨古,嫩科尔沁左翼明安趁机携三子深入建州境内,并大掠建州部牲畜民众。《皇清开过方略》卷12。

1612年诺尔哈赤与科尔沁的明安连姻,从此后科尔沁与女真人联合变成为可能,这也是女真分化嫩科尔沁诸部之始。 

1614年内喀尔喀扎鲁特贝勒钟嫩以女妻诺尔哈赤子大贝勒代善,不久内齐汗以妹妻女真芒古尔泰贝勒。 

1616年诺尔哈赤建立爱新国(AISIN GURUN,满语,意为“金国”,为了区别历史上的女真金朝,也称后金)。 

1619年爱新国取得击败明军的萨尔浒大捷。 

1619年爱新国攻占开原后,继尔又攻下铁岭,但此两城是东蒙古与明朝进行贸易的互市。爱新国此举必然遭东蒙各部的报复,随后科尔沁与内喀尔喀的弘吉拉特和扎鲁特组成联军,去攻打在女真人手里的铁岭,结果联军在次惨败。而且还被爱新国俘虏了众多东蒙首领,此役在历史上的影响极其重大。最重要的是爱新国在此役俘虏了内喀尔喀的宰塞,并把此人扣为了人质,以此来威胁诱惑内喀尔喀诸部就范,并趁机离间其与察哈尔的关系。但内喀尔喀也没有束手就擒,以乌济叶特为首的内喀尔喀诸部趁诺尔哈赤攻打辽阳之际,为救宰塞攻打了沈阳城,未果后才以一万牲畜的代价(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换回了宰塞。总之通过此役诺尔哈赤彻底改变了双方的实力对比,从此女真作为一个强大的整体已经可以左右东蒙局势了。 

1619年8月趁爱新国灭叶赫部之际明安三子又掠夺了爱新国俘虏的牲畜。 

1619年11月1日女真以俘虏的科尔沁和内喀尔喀诸台吉为筹码,邀请战败的东盟各部在噶尔察莫冈干塞忒勒黑和女真举行会盟,此次会盟以后正式确立了爱新国与东蒙各部(科尔沁、内喀尔喀等)对明朝的攻守同盟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日后形成反察哈尔联盟也其定了一定的基奠作用。除此以外此次会盟最引人瞩目的事件就是嫩科尔沁和女真在互相攻打了半个多世纪以后终于“签署了停战书”。 

1621年爱新国和其蒙古联军攻陷了辽阳、沈阳,正式成为了能抗衡明朝、并威胁蒙古大汗本部的新兴政治力量。 

1621年察哈尔本部出现裂痕,所属察哈尔八大部里的兀鲁特部达尔汉巴图鲁台吉以及明安(并非科尔沁的明安,而是察哈尔无路台吉的后人)等十名台吉因对林丹汗不满。率领所属部众投奔女真,成为了第一个正式投降于满清的蒙古部落。 

1622年-23年间在内喀尔喀做间谍的伊沙木等人多次通报诺尔哈赤,内喀尔喀将与察哈尔联合征伐科尔沁。接到情报的诺尔哈赤利用这个机会,不但向奥巴警告了这个危机,并且致书建议和其一同组成反察哈尔联盟。与此同时卓里克图洪巴图鲁多次劝阻林丹汗,希望其放弃攻打嫩科尔沁。 

1623年由于扎鲁特台吉昂安夺走了女真使臣的财物,诺尔哈赤派阿巴泰、德格类深入蒙境攻打昂安所部,结果昂安被杀,部众被俘。作为内喀尔喀五部名义上的首领,年事已高的卓里克图洪巴图鲁不忍看到爱新国对东蒙如此疯狂的扩张渗透,向林丹汗提议趁秋季马肥兵壮,合兵和女真死磕到底。可这时林丹汗并没有选择攻击女真,而是甩掉了同情奥巴的卓里克图洪巴图鲁,声东击西,以假装攻击女真的姿态向前推进,等接近奥巴驻地以后又按原计划突然折兵向北,率少数精锐部队偷袭了奥巴驻地。由于奥巴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林丹汗在偷袭未果后马上撤退了。这种为渊驱鱼的做法,至此开始逐个把东蒙古各部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更给了女真人向东蒙各部渗透和控制的可能。 

1624年奥巴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和爱新国在伊克唐嘎里杀马结盟,爱新国与嫩科尔沁部正式联合成立了反察哈尔联盟。 在随后的时间里,拖林丹汗的福,此联盟的规模不断扩大。

1625年林丹汗派卓尔济喇嘛当说客,希望能和嫩科尔沁和解。但奥巴在和女真杀马为盟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立场,卓尔济无功而返。不久,林丹汗亲征科尔沁部奥巴,诺尔哈赤派兵解围,不知为什么林丹汗又一次选择了撤兵,至此进一步巩固了反察哈尔联盟。 

1626年诺尔哈赤授(注:不是封)奥巴以土谢图汗号,并妻之以女,正式和奥巴建立了姻亲关系,使科尔沁这个女真各部的心腹巨患,成为了爱新国最为重要的“盟友”,值得一提的是,在老档里奥巴的汗写作了皇(ha+ga+n),而不是王(ha+n),也就是说诺尔哈赤承认奥巴为嫩科尔沁之皇,承认其不在隶属于察哈尔,而成为犭虫立的乌鲁斯,也可以说这个举动是诺尔哈赤在认同嫩科尔沁的犭虫立地位,至此在反察哈尔联盟里的科尔沁与满洲并非从属关系,而是平等的。顺便说一个题外话,等奥巴死后,爱心国取消了其子的汗号,而是改成了jinon(副王),等到奥巴的孙辈时则降到了亲王。 

1626年四月由于内喀尔喀诸部从明朝那里领取了可观的赏金后便断绝了与爱新国的关系,并堵截爱新国的使者。于是爱新国以武力相对,其覆盖面为巴林、巴约特、乌齐叶特三部,10月又重创扎鲁特部,几乎与此同时作为内喀尔喀的同盟,林丹汗非但没有出兵保护内喀尔喀,甚至居然趁火打截,开始兼并内喀尔喀诸部,爱新国与察哈尔同时攻打内喀尔喀,无疑等于巨石压卵,战争的结果导致扎鲁特、巴林两部逃亡嫩科尔沁,巴约特被爱新国所并,其余两部(乌济叶特与弘吉拉特)则被灭。蒙古草原的一大政治集团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值得一提的是科尔沁部并没有参加此次瓜分内喀尔喀的战役,甚至还帮助内喀尔喀诸部,最后还冒险收留了巴林和扎鲁特的残部,这也是为何内喀尔喀诸部里唯有这两部能在其后延续的原因,要知道再次之前嫩科尔沁和满洲已经结成了反察哈尔和内喀尔喀的同盟,可察哈尔和科尔沁两部本应所扮演的角色却完全颠倒了,不过林丹汗兼并内咯尔喀的行为必将导致其唇亡齿寒的不利局面。

1626年八月诺尔哈赤死,其子皇太极成皇。

1627年二月皇太极称帝后立马遣史察哈尔,希望能和察哈尔和解。谁料此举却引发了察哈尔各部溃散的雪崩效应。由于主和派的奈曼和敖汉首领受到了林丹汗排挤,于当年6月投靠反察联盟。 

1627年(下半年)因为奈曼与敖汉的两大部叛敌,迫使林丹汗率主力鄂脱克西迁,西迁时苏尼特、乌朱穆沁、蒿奇特(浩齐特的属部的一部分)等部又因不满林丹汗的高压统治,越过翰海投奔喀尔喀部左翼车臣汗部,而察哈尔八大营里的阿喇克绰特部也因为与大汗本部不合,并未选择随其一同西迁,而是选择了驻留于旧牧地观望。至此,察哈尔八大部(浩齐特、苏尼特、乌朱幕沁、克什克腾、阿喇克绰特、兀鲁特、傲汉、奈曼)里的兀鲁特、傲汉、奈曼三大部投奔爱新国,而阿喇克绰特部不听调遣,苏尼特、乌朱幕沁、甚至部分浩齐特属部(浩齐特,是8大部里最强大的一部―大汗本部,蒙名:HUUCHID)投靠了喀尔喀的车臣部。至此作为大汗本部的察哈尔万户未战即败,其实力一落千丈,在无能力和强大的爱新国正面交锋,从此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1627年9月原属察哈尔万户的奈曼部奥齐尔台吉出征林丹汗,杀百人。 

1627年林丹汗在西迁期间突袭了对大汗本部毫无设防的喀喇沁部(西喀喇沁),致使其部涣散,俘虏了上万人口。其残部随土莫特万户首领博什克图汗暂时退居河套地区,部众藏匿山野。年底喀喇沁部伙同其他右翼万户发起了对察哈尔部的反击,一度收回了库库和屯,但很快又被林丹汗击溃。林丹汗以所剩无几的力量和强大的右翼诸万户之间进行了惨烈的火并。与此同时,女真部则众坐山观虎斗,看着自己最大的敌人和他最大的潜在敌人之间残杀,兵不血刃的解决了他的两大心腹之患。 

1628年,在看到林丹汗和右翼万户之间的斗争以林丹汗的胜出而告终。为了不给林丹汗于喘息的机会,爱新国随即西进,并灭掉了原属察哈尔万户八大部之一的阿喇克绰特部,但由于西进时,科尔沁并未参与攻打阿喇克绰特部,而是选择了半路撤退,于是爱新国也未能在扩大战争的范围,此时喀拉沁万户已经在林丹汗凌厉的攻击下,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界,并加入了爱新国的反察联盟。而西土莫特残部直到1629年才归附爱新国(由于距离较远些),从此以后右翼喀拉沁万户实际上也失去了犭虫立自主的地位,成为了爱新国的附庸。 


小结:至此,爱新国不但成功的孤立了林丹汗,而且还大大的削弱了林丹汗的实力,并把林丹汗赶到了西面,于是眼下对爱新过来说,其最大的问题就成了如何在反察哈尔联盟里争夺盟主地位。征讨阿喇克绰特部一役,对于嫩科尔沁与爱新国的同盟关系来说是一个分水岭。因为在反察联盟里唯一能和爱心国一较高下的势力就是嫩科尔沁,而其他蒙古部落不是像奈曼部这种大万户里的小部,就是被林丹汗重创的大万户残部,他们以无实力再在联盟里谋求地位,所以盟主之争早就暗流涌动在嫩科尔沁与爱新国之间了。还说此役,嫩科尔沁部在接到爱新国要求汇兵共同攻击已经西迁的林丹汗时,由于同情林丹汗的处境,并没有先和爱新国的军队会师,而是擅自行动在察哈尔的阿喇克绰特部的边境附近“象征性的走了一圈后回了老家”——皇太极闻之盛怒(〈旧档〉第六册2840-2841页,〈老档〉太宗一,177页),很明显这是一种变相报信行为,虽然阿喇克绰特部并没有在随后逃脱厄运,但是由于嫩科尔沁部变相报信行为,使得阿喇克绰特部提早警觉,并让正在西迁的林丹汗觉察到从后方即将形成的危机。更由于嫩科尔沁部没有参加爱新国的联军,使得皇太极不能在灭阿喇克绰特部以后按原计划乘胜追击林丹汗。何况皇太极如果真追击林丹汗,万一在其后方的科尔沁与察哈尔联合,这样爱新国将陷入背负受敌的不利局面,所以形势迫使他没有进行更进一步的行动,这样就给正在征战右翼万户的林丹汗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毕竟科尔沁的目的也仅仅是保全自己,而不是要灭察哈尔。自反察哈尔联盟成立开始嫩科尔沁首领奥巴就与诺尔哈赤开始争夺联盟里的统领地位,可以说在诺尔哈赤时期算是打了个平手,那时嫩科尔沁部与爱新国都只是平等的联盟关系,但是皇太极跟其父相比更具英谋和主动。

他继位后逐渐掌握了联盟的主动权,上面提到在第二次反察哈尔联盟对察哈尔部用兵时,科尔沁部没有参加,虽然这样可以说减缓了林丹汗覆亡的时间,但却在客观上巩固了爱新国在此联盟里的地位。由于这次对察哈尔的讨伐嫩科尔沁部并没有参加,使得这次参加行动的其他反察哈尔联盟里相对弱小的成员:奈曼、傲汉、(内)喀尔喀(指巴林和扎鲁特)、喀拉沁部通过此战都被怀柔到了爱新国一边,〈大清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五,一月15日条记载:科尔沁、傲汉、奈曼、(内)喀尔喀、喀拉沁五部落,尽入满法――这是在科尔沁部落没有参加连军时,爱新国立的一条法律。而这条法律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在科尔沁部并不在的情况下,直接逼迫其他弱小蒙古部落接受了此律,尽管科尔沁并不在场,也强行把科尔沁写了进来,要知道此律条的真正意义为以上所提诸部将在此联盟里受制于爱新国。爱新国利用这次嫩科尔沁部没有参加联军行动的有利时机,在此次战役中对除科尔沁以外的其他反察联盟的蒙古部落充分实施了这个律条,也就是说爱新国在此次战役以后最起码可以对除嫩科尔沁部落以外的所有反察联盟的蒙古部落充分实施这项权利,且还让这些部落首领承诺战时听从爱新国调遣,等回师以后,皇太极做的第一件大事儿就是遣使往奥巴处,严厉谴责了自九部联军以来嫩科尔沁部以种种机会来反对建州——爱新国、以各种借口不断破坏反察哈尔联盟的行动,甚至还暗示其他参与反察联盟的蒙古部落都将以“反察联盟的利益”誓死站在爱新国一边,必要时爱新国会动用武力等来威胁奥巴(〈旧档〉第六册2846-2852页,〈老档〉太宗一,181-185页)。奥巴见势无奈于天聪三年一月亲自“来朝谢罪”(〈旧档〉第六册2852-2860页,〈老档〉太宗一,185-191页)。就这样皇太极以强大武力使奥巴屈服,自然嫩科尔沁部也随即入了反察哈尔联盟里的“满法”,至此正式确立了爱新国在此联盟里的统领地位,皇太极退一步却进两步…… ——根据满文老档的说法,爱新国在此时获得的是盟主地位,和联盟里的其他蒙古部落并非是君臣关系。

在漠南蒙古的形式基本稳定后,漠南以北的阿鲁蒙古诸部随即成为爱新国新的猎取对象。阿鲁蒙古——指除嫩科尔沁以外的东道诸王所统领的各部落,乌拉特、四子王、茂明安、阿鲁科尔沁等四部为阿鲁科尔沁,和嫩科尔沁一样是哈萨尔王的后裔属部。阿巴嘎、阿巴嘎纳尔为成吉思汗的弟弟比勒古台的后代属部,翁牛特、伊苏特、喀喇车里克为成吉斯汗三第哈赤温后代所部。这些部落由于当时驻牧在今天赤塔——呼伦贝尔——克鲁伦河中上游——鄂嫩河流域,所以在当时也叫阿鲁诸部。

1629年为了拉拢阿鲁蒙古诸部,皇太极以探亲的名义派遣早先投诚爱新国的察哈尔诺颜昂昆绅杜棱前往阿巴噶、阿巴噶那尔等部通好,献马十匹,从此阿鲁部开始于爱新国交往。――――《清太宗实鲁》卷三。 

1630年,阿鲁阿巴噶(阿巴噶)、阿巴噶那尔、翁牛特、阿鲁科尔沁四部的济农、台吉们派使通好爱新国。――――――《满文老档》(下)第1084页。 

1630年3月24日在于爱新国结为同盟的誓书里出现了翁牛特、阿鲁科尔沁等首领的名字。 

1630年4月11日阿鲁部落四子部落率部归爱新。――见《太宗实录》卷七。 

1630年的4月27日阿鲁的伊苏特部在内迁途中被察哈尔所败,又赶爱新国使臣察汉喇嘛游说,于是干脆投奔爱新国。这样本属于翁牛特大部里的伊苏特部也正式归附了爱新国。――见《太宗实录》卷七。 

至此阿鲁诸部的大部都于爱新国建立了联盟关系。都已经有了于察哈尔为敌的意像。 

1631年春皇太极开始策划和实施征讨察哈尔部的行动,但是由于嫩科尔沁奥巴以蒙古马不中用等理由拒绝了随爱新国出征的要求。这样又给予了林丹汗喘息的机会。―〈藩部要略〉卷一。 

自然征讨察哈尔的事宜,不得不推迟到下一年了。――见《旧满洲档》3425-3426页。 

1631年察哈尔逃人带来了林丹汗得到明朝赏赐后由哈喇汗(进正蓝旗境内)一带往东北一代移动,试图拦截阿巴噶济浓投奔爱新国,并伺机抢掠翁牛特与四子部的消息。――见《旧满洲档》3442-3443页。 

1632年初为防止嫩科尔沁部奥巴在找理由推辞出征而耽误对察哈尔的行动,皇太极专门对其上书敦促,并让其调整驻地。――〈满文老档〉太宗2,596页。 

1632年四月在精心准备后,皇太吉开始征讨察哈尔部。此次西征直到归化城,又入明边,导致察哈尔的彻底崩溃,有趣的是林丹汗并未选择拼死一搏,而是在次西迁,部分学者认为林丹汗如此选择,也有受当时已经爆发的藏传佛教派系之争的影响。――见《满文老档》天聪六年四月初九日条、十三日条。 

1633年阿鲁蒙古的原哈萨尔科尔沁部后代所属的的乌喇特和毛明安两部(今天达貌旗的茂明安)正式归降爱新国。 

1634年林丹汗病死,察哈尔部完全溃散。于同年6月就有1000察哈尔人来归爱新国(皇亲开国方略,卷19),不久察哈尔额林臣岱青等王宰桑两千七百余人来归爱新国,紧接着巴图济侬和阿牙克等人也率千余户归爱新国,就连察哈尔部最有实力的贵族多尼库鲁克四大宰桑也率众六千及家口归附爱新,进十一月甲午一次“来归”的即达五千户两万口。此时察哈尔汗室还在困守大漠深处。

1634年5月23日嫩科尔沁部噶尔珠塞特尔、海赖、布颜代、白谷垒、赛布垒等台吉因不满爱新国的统治,试图往征北方索伦部落,取贡自给,向北叛去。得知消息后皇太极令索伦部来朝首领巴尔达火速返回部落,防止噶尔珠塞特尔袭击占领索伦部(〈内国史档案〉天聪八年档)。此事同年6月21日被爱新国搞定…… 

1634年10月间皇太极派人到外藩蒙古,大会于硕翁克尔,完成了蒙古八旗与外藩蒙古的编旗化地一事儿。 

1635年林丹汗三福晋苏泰率部众东迁到今天乌伸旗脱里图苏木,皇太极发精兵一万将其包围,额哲母子见大势以去,也随降了爱新国。黄金家族的统治与蒙古汗国正式告终…… 

1636年4月手握大元玉玺和麻哈噶啦佛像的皇太极,在外藩蒙古十六部四十九贝勒的拥护下登基蒙古汗(皇)位,被蒙古诸部拥为博格图斯琴汗,随即改国号为大清(daichin),改元为崇德,改族名为满洲,成了名副其实的满蒙大汗…… 而包括嫩科尔沁在内的众多蒙古部落,以前如果仅仅和爱新国是联盟关系,现在也都正式投降于满清了。

此后蒙古民族里已经没有能和满清平起平坐的部落了,和硕特青海蒙古、喀尔喀蒙古、卫拉特蒙古在随后的100多年里,他们各部之之间,不是被其他部落所逼投降于满清,就是被满清各个击破,林丹汗一死,蒙古民族大势已去。

总结:个人认为林丹汗一生犯了三大错。1.和女真一同瓜分了内喀尔喀2.与向来都支持大汗本部的东道诸王为敌3.推崇红教,迫使当时以黄教信仰为主的各蒙古部落感到不快,严重影响了林丹汗的声誉。

先说时局,在达延汗以后,由于蒙古大部都被平分给了众多皇子,使得已经统一的蒙古部落又陷入了新一轮割据分权。达延汗死后乌梁海万户反叛,在镇压完强大的乌梁海万户以后,左翼三万户的实力大为削弱,虽然喀尔喀和察哈尔瓜分了乌梁海万户大部,但是在历经战乱和缺少一个万户的情况下,左右两翼的实力已经严重失衡。随后实力强健的右翼万户在阿拉坦汗的领导下东征西伐,继续扩充,所以不论在博迪阿拉克汗时期还是在库登汗时期,察哈尔作为左翼第一万户一直谦让于右翼各万户。以至于在库登汗时期被逼无奈,只好带着内喀尔喀和右翼科尔沁(以后的嫩科尔沁)等亲信部落,东退到原属三卫辖区的东蒙地界。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右翼万户的实力也有一定削弱。右翼三万户在阿拉坦汗死后,陷入了钟金皇后的政治恐怖当中,人心早已涣散。何况前后几次讨伐卫拉特使得右翼诸万户损失惨重,尤其鄂尔多斯万户在征服哈萨克未果以后,实力一落千丈。与此同时外喀尔喀也陷入了内斗和卫拉特蒙古的拉锯战。同时西蒙古劲旅和硕特部为了避免和绰罗斯系决裂,开始准备南下加入茜臧的教派战争。而在其东边,女真各部还处于割裂状态。当时作为全蒙古实力最强悍的察哈尔万户统领、名正言顺的蒙古大汗,本是其大显身手、统一全蒙的最好时机,但无奈蒙古人命苦,摊上了这么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

首先他在整个布局上就完全走错了棋。先说东面,从九部联军在到科尔沁-内喀尔喀联军,蒙古人两次纠集力量力图扼杀掉羽翼还未能丰满的建州女真时,作为一个驻牧于当时东蒙的蒙古实力第一强部,察哈尔部居然自始至终毫无动作,从未支持过联军一兵一卒,错失了历史上的多次良机,这是其一。其二、当察哈尔八大部里的乌鲁特叛逃于爱新国之后,并未果断出击爱新国,而是默认了此事,这使得本来名声不好的林丹汗彻底脸面扫地。其后非但没有报复女真的越界行为,而是莫名其妙的攻击了忠心跟随大汗本部一同迁到东蒙的嫩科尔沁。当然如果诺尔哈赤没有事先提醒嫩科尔沁,也许林丹汗就会吃掉实力强大的嫩科尔沁,进而进一步加强自己的实力。但问题就在于这是一个成功则已、失败成仁的行动,既然兵都去了,那就应该一直打下来才对,可他最后不知是心虚还是为什么,却选择了退兵——先后两次攻打科尔沁,最后却都选择了撤兵。而对内喀尔喀也是喜怒无常,一会儿挺、一会儿打,最终居然和异族一同瓜分了内喀尔喀。在这次瓜分战当中,他本来和爱新国再次拥兵相持,可他却又选择了退却。难道唇亡齿寒这个道理他不明白吗,事到如此,做为最挺大汗本部的内喀尔喀和嫩科尔沁都先后遭到了林丹汗的攻击,甚至就连察哈尔八大部里的兀鲁特、傲汉、奈曼三大部也先后投奔了爱新国,而阿喇克绰特部不听调遣,苏尼特、乌朱幕沁、甚至部分浩齐特属部投奔到了喀尔喀车臣汗那头。这些本是大汗最为亲近的部众,先后都无奈选择了离开林丹汗。再看林丹汗对科尔沁的偷袭,和对内喀尔喀的反复,甚至到后来撕破脸攻打右翼万户,大家可以从这一系列的事件里明显看出,林丹汗是一个极其缺乏政治手腕、性格莽撞残忍的人。

在者,还有几件事得顺带澄清。北元中期科尔沁noyonbold虽然曾向满都海夫人提亲,但并没有说要当蒙古大汗,而满都海却说他这么做图谋不轨,他就放弃了,并且深感懊悔(见源流),也许他只是觉得时局不稳,应该介入辅佐而已,随后达延汗在征战右翼万户时,第一次被右翼万户所败,第二次拉上科尔沁部才平息了右翼万户,所以在达延汗把全蒙古分封给自己的孩子时,只保留了东道诸王的贵族。大延汗一个如此多疑的人,最后能这么做,显然是对宗王部落有信心。可以说北元时期除了毛里海动过邪念外(都不说是最后还是被同为宗王的博罗乃为报摩伦汗被杀之仇所杀),基本上宗王一直是坚定支持大汗本部的,所以北元汗庭基本都在蒙古的东部一带,就是为了方便宗室支援,从小地失王到博罗乃在到贵蒙和,以科尔沁为首的东道诸王一直是大汗本部的坚定支持者。如果林丹汗不是攻击而是利用宗王部落讨伐女真和其他嫡系皇室,想必这些部落肯定会尾随其后的。

史料显示,在建州复兴时期,随察哈尔一同迁到东蒙的内喀尔喀和嫩科尔沁一直都在极力讨好林丹汗,在记录这段史实时,满文老档曾意味深长的提到过三件小事,第一件事,奥巴有一匹无比骏亮的坐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被诺尔哈赤看到,诺尔哈赤非常喜爱那匹马,随即想用重金购买,但就在第二天奥巴就把此马献给了林丹汗。第二件事,奥巴有一个容貌极其美丽的女儿,众多蒙古部落首领过来提亲都未同意,诺尔哈赤也对其充满了迷恋,希望奥巴能把女儿嫁给他,结果奥巴非但未允,还羞辱了前来的使者。第三件事,诺尔哈赤为拉拢奥巴,把自己的掌上明珠许配给了奥巴,但奥巴非但不对格格示好,反倒经常打骂虐待她。可以从这些事情看出起码女真对奥巴是有怨言的。

况且对大汗地位有威胁的是女真、明朝等外敌和其他嫡系皇室,而不是授大汗节制的左翼万户和东道诸王。在林丹汗执政早期,嫩科尔沁、阿鲁诸部、内喀尔喀、外喀尔喀、甚至部分鄂尔多斯贵族都是定期前往察罕浩特和林丹汗举行会盟的。嫩科尔沁在翁阿岱时期、奥巴早期,内喀尔喀盟主卓里克图洪巴图鲁、阿鲁阿巴嘎王、外喀尔喀的车臣汗都在一段时间里和林丹汗是非常亲密的盟友,试想如果当时林丹汗利用这些近枝组成联军,先灭素来和科尔沁和内喀尔喀有矛盾的女真各部,在灭右翼嫡系皇室,进而收复卫拉特蒙古,以当时林丹汗的实力来看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很难做到的事情。何况又逢明朝内乱,和南下中原的女真相比,如果林丹汗先完成统一,其南下的实力是远在女真之上的,也许之后还可以一洗鄂尔多斯万户之耻灭掉哈萨克,顺路收复乌兹别克汗、白帐汗等术赤遗部,最终也许可以重建昔日的蒙古帝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我说林丹汗如果为了统一蒙古,是应该打右翼的,但不应该是在已经把爱新国壮大以后去打。如果一开始林丹汗不跟东道诸王和左翼万户仅剩的喀尔喀作对的话,就凭爱新国一己之力,是根本不可能对蒙古各部进行蚕食的。何况在林丹汗攻打嫩科尔沁和内喀尔喀以前,这两个部落和爱新国基本都处于战争状态,只要有察哈尔部支持,最终女真必亡于以察哈尔为首的东蒙联军。这些都不说了,即使在不得不离开东蒙时,林丹汗也不应该是向右翼,而应该是向外喀尔喀扩张才对,首先在苏尼特、乌珠穆沁和部分浩气特投奔喀尔喀车臣汗以前,林丹汗和喀尔喀车臣汗本是同盟关系,外喀尔喀的车臣汗和喀尔喀图谢图汗是有矛盾的,如果那个时候察哈尔联合车臣汗灭掉图谢图,在把残部撤到杭盖岭后尽快和除嫩科尔沁以外的其他阿鲁蒙古宗王部落修好关系的话,那以大戈壁为屏障,以逸待劳,也是很容易守住自己的那点老底的。只要察哈尔不被爱新国吃掉,身为正统蒙古皇帝,手握大元玉玺,爱新国就不可能让所有的蒙古部落都降于其门下,至多维持联盟的存在而已,何况察哈尔在杭盖岭的话北有西伯利亚,即使被败在逃,也不至于像去茜臧那样水土不服而病死啊。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林丹汗在没有灭掉女真的情况下,选择了实力强健的右翼三万户,顺便又和外喀尔喀扎萨克图汗操刀了一下,最终也不过是惨胜而已。随后林丹汗在打下右翼诸部以后并未趁热打铁赶紧备战,而是把除了力挺过林丹汗的部分鄂尔多斯部以外的右翼部落,进行了骇人听闻的屠杀抢掠。就连当时的明朝政府都看不下去,上书建议林丹汗不要对右翼诸部那么残忍。满文老档虽然在一些问题上很主观,但是相对汉文文献要公正的多。根据满文老档的记载,察哈尔在和人口众多的右翼万户开战后,右翼诸部10有7死,要知道在土默特阿拉坦汗统领时期的右翼三个万户光花甲就是40万(就是光打仗的人有40万)。结果满清在建西土默特旗时2旗人口居然+起来都不到2万人,即使把所有的鄂尔多斯、喀喇沁万户的遗部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人了。现在的巴盟和包头以北和乌盟以及西苏旗,在达#赖孙汗东迁以后,成了土默特和阿苏特部的驻地,后来战争使这里的人口锐减到几乎成了无人区。以至于满人在统治了漠南以后为了防止喀尔喀和卫拉特向人烟已稀少的右翼万户所辖地区发展(当时的满蒙边界),不得已才把驻牧在外贝加尔——呼伦贝尔——额尔古纳一带的阿鲁科尔沁诸部进行了南迁。总之林丹汗如此血腥的屠杀右翼万户以后,最终使的那些和女真联合的蒙古部落更加坚定了反抗察哈尔林丹汗的意志,至此以后林丹汗再也没有能力打败爱新国,对其他蒙古部落也在也没有什么号召力了。

我当时就想不通,爱新国的实力未必有右翼三万户强。事实证明,林丹汗虽然在政治上是个白痴,但是不论是打明朝还是打右翼,都显示出了其强大的战斗能力和气魄。但他一见女真纳拉就立马怂成龟状,实在让人难有好感。1619他怂了、1621怂了、1623怂了、1626怂了、1627怂了、以至于到以无任何退路的1632年他又怂了。平常他打自己人的时候不挺勇猛的嘛,怎么一见女真人就立马不行了呢。内喀尔喀和嫩科尔沁可是当年一块儿跟随大汗本部东迁的部落,可以说是当时最忠心于大汗本部的宗王、嫡系部落了,可最后又落了个什么下场。林丹汗不帮着兄弟们攻打女真人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在背后捅刀子呢。结果拖他的福,这些本来会成为最忠心于大汗的诸部落,都先后被逼到了女真那边。千万别说是这些部落各怀鬼胎,诺尔哈赤起家的资本能和作为当时全蒙第一强部的察哈尔相提并论吗。既然一个女真人到最后都能怀柔如此之多的蒙古部落,做为手握大元玉玺的正宗蒙古大汗,他难道就不能吗?说白了还是他这个人能力不行罢了。别说嫩科尔沁和内喀尔喀,甚至就连绝大部分察哈尔本部人马都不堪忍受他,最后都投靠给女真和其他部落了。试问一个连本部都摁不住的人,怎么可能有能力统一全蒙古。以至于到最后,一辈子与女真为敌,却和女真人连一次正面交锋都没有,这和外蒙那个一辈子没见过满洲人的,“反清英雄”朝克图台吉可真是有的一拼。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