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游走在世界各地的“卡尔梅克”蒙古人

那些游走在世界各地的“卡尔梅克”蒙古人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1-06 7:56:403041A+A-


 (俄罗斯卡尔梅克共和国区位图


原居住于中国新疆卫拉特蒙古四部落之一的土尔扈特部,从1628年开始游牧于伏尔加河下游一带,当沙皇俄国的势力扩展到伏尔加河之后,土尔扈特部便处于俄国压迫之下。俄国强迫土尔扈特人改信东正教,通过不平等条约取得经贸特权,又对土尔扈特部强行征兵,造成部众人口大减。在这种情况下,土尔扈特部渥巴锡乾隆三十六年冬(1771年1月16日)率领部众东迁(以上历史见鄙人写的《成吉思汗的子孙们(四)——蒙古土尔扈特部东归》)。由于伏尔加河一直没有封冻,无法把回归祖国的消息及时传给西岸的土尔扈特人,这些人就留居在俄国,当时共有4700帐,21000多人。由于土尔扈特部落在战场上一直作为俄罗斯的先锋部队,因此俄国人一直称他们为“Калмыкия”(汉语音译为“卡尔梅克”,俄语意思为“战场上的先锋部队”。一说是 “留下来的人”)。土尔扈特人回归祖国以后,留居俄国的卡尔梅克人也在酝酿回归,准备冬季到来举事。1771年10月19日,俄国女沙皇叶卡特琳娜二世,赶紧下令取消土尔扈特汗国,成立了卡尔梅克管理处,由阿斯特拉罕省务厅直辖管理,省长作为最高监督,选派了一大批俄国警官去卡尔梅克部维持治安。后来,又有2000多利用游牧的方式分散地回到故土。但从1775年以后,俄国政府严禁卡尔梅克人四处游牧,使这批卫拉特人至今留居在俄国。
   1772年,俄国女沙皇把留下来的卡尔梅克3大部落的台吉(领袖)乌巴什、杨德克、阿沙尔瑚召集到彼得堡,用各种宴请规劝并耐心说服他们,但3位台吉软硬不吃,决意回归。恼羞成怒的俄国政府在1774年4月的一次宴会上将杨德克和阿沙尔瑚毒死了,乌巴什侥幸逃脱。虽然鼓动东归祖国的首领们给镇压下去了,但是激起了卡尔梅克人的更大不满。
   1774年,俄国爆发了普加乔夫领导的农民起义。起义蔓延到卡尔梅克人的驻地,8月15日,卡尔梅克领主和卡尔梅克长老及首领们商量后,派出代表和普加乔夫联合起来反对俄国政府,普加乔夫亲自接见卡尔梅克的各路王公和卡尔梅克人,他们联合起来打败了俄军,并占领了不少俄军的城镇。8月25日,普加乔夫农民起义军不幸兵败撤走,俄国政府追问卡尔梅克首领和普加乔夫共同进攻俄军的原因,“卡尔梅克首领以‘诈降’的原因搪塞过去(《阿斯特拉罕卡尔梅克档案》第78页,1774年案卷,第246号,96捆。)),”使俄国政府毫无办法。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卡尔梅克人参加了红军,组建了卡尔梅克骑兵团,为保卫年轻的苏维埃政权浴血奋战,参加了著名的察里津(斯大林格勒)保卫战。1918年8月10日和1919年2月,在斯大林和伏罗希洛夫的领导下,3次打退了盘踞顿河地区的克拉斯诺夫白匪军对交通枢纽察里津的围攻。这次战役,卡尔梅克骑兵团总是奋马疾驰,冲锋在前,杀入敌阵,东拼西搏,使敌军无法实施围攻,狼狈而逃,从而保障了中央地区的粮食肉食的后勤供应,稳定南方战线。1920年,卡尔梅克骑兵团解甲归牧,新兴的苏维埃政府在卡尔梅克地区建立了卡尔梅克自治州,1935年,改为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卡尔梅克两万多子弟组成骑兵团参加著名的基辅保卫战。1941年7月7日,德国法西斯南方集团突破苏军西南方面的防御,苏军顽强抵抗,卡尔梅克子弟也英勇出击,重创敌军,并多次实施反突击,反包围,打击敌人,阻击敌军进攻。8月13日苏军反包围,将希特勒的两个方面军全歼,歼灭敌军达6万多人。8月14日德军中央集团军从莫斯科南下,威胁苏军西南方面军侧后,8月19日苏军西南方面军奉命撤至第聂伯河东岸设防,9月15日陷入重围。9月19日放弃基辅城,9月20日苏军被歼,这个战役中苏军损失约70万人。卡尔梅克子弟1万多人壮烈战死,近万人被俘。在斯大林格勒(察里津)战役、高加索战役、第聂伯河战役中,卡尔梅克人民积极支援红军,送去无数的牛羊、毡靴、粮食,为了三大战役的胜利出过不少力。同时,卡尔梅克人在克里木、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地的敌后战场开展游击战,积极打击敌人,骚扰敌人,重创敌人,和德国法西斯进行了殊死的战斗,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史迹。

但是,由于第聂伯河战役中有近万名卡尔梅克人被俘,当时苏联在极左思潮的指导下,打击面过宽的株连政策,认为凡是被俘的都是通敌罪,凡是投降的都定为叛国罪,杀的杀,关的关,他们的家属、子女基本上都被扣上了通敌叛国罪,备受极左政策的折磨。因此非常不幸的是,在1943年12月全体卡尔梅克族人被扣上了通敌罪的大帽子,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被撤消,全民族不分老幼被迁移到中亚和西伯利亚地区,其中包括许多十月革命时期的老红军战士,老布尔什维克。卡尔梅克人不服,成千上万的人起诉、上访、控告,甚至冒着杀头的危险要求给予平反。在国际上,中国、美国、德国许多反法西斯的老战士和知名人士都作证,声援,要求苏联澄清事实。在苏联国内,伏罗希洛夫公开站出来为受株连的红军老战士、老布尔什维克讲话,请求予以平反,他们反法西斯的行为应该受到尊重。经过长达15年的调查取证,苏联政府在1958年5月才平反这起卡尔梅克人的冤案,卡尔梅克人的民族声誉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得以恢复,大多数人得以返回伏尔加河两岸的原籍,1958年11月7日重新建立了卡尔梅克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首府埃利斯塔。1978年,留在俄罗斯的卡尔梅克人达174000人,他们讲蒙古语,使用中国的托忒蒙古文,大部分人信仰藏传佛教,尤其于1996年在首府埃利斯塔市的建成Syakusn Sume寺庙,成为卡尔梅克共和国最大的具有东方色彩的喇嘛庙,该庙投资25亿卢布,其中13亿卢布来自卡尔梅克总统基尔桑·伊柳姆日诺夫的个人捐款。

 

二、一个世界性的民族

从当今卡尔梅克人在世界各地的分布情况看,可以称其为世界性的民族。

1、生活在法国的卡尔梅克人,是俄国十月革命时逃到法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们又自动联络,聚居到巴黎定居的。1990年有5400多人,中产阶级较多,生活优越,文化素质较高,大部分使用法语、法文,许多人也会蒙语、蒙文和汉语、汉文。主要从事经商、法律、金融、制造业,信仰藏传佛教,并在法国巴黎市有自己的喇嘛庙,不定期要组织人到西藏活佛处熬茶礼佛。
   2、生活在瑞典的卡尔梅克人,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法西斯占领了原苏联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后,一部分卡尔梅克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流浪到西欧各地避难。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们逐渐聚居在斯德哥尔摩,这就是现在生活在瑞典的卡尔梅克人。瑞典对他们持优惠政策,他们陆续将自己的不少亲人从苏联的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接到瑞典一同定居。1990年人口共计3700多人,他们在家庭中至今讲蒙语,在外讲瑞典话,知识分子占了二分之一,许多人除了学官方文字瑞典文以外,还自学蒙古托忒文和汉文,不少人还是研究卫拉特蒙古史的专家。所有的卫拉特人都能背出自己十几代祖先的名字,信仰佛教,建有喇嘛昭,生活习俗还保持着许多蒙古人的习俗。

3、生活在美国的卡尔梅克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部分卡尔梅克青壮年被纳粹德国法西斯军队胁迫,参加了法西斯德国组织的反对苏联的伪军,并参加了防御美军和英军的战役,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俘,他们不敢回到苏联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在波茨坦会议上,他们请求回到中国的伊犁,但当时中国的国民党政府,怕得罪苏联,竟然拒绝了这些人的要求。他们心灰意冷,要求留在德国,而苏、美、英3国代表又不同意,担心增加纳粹的势力。后来美、英代表私自商议,建议他们迁往美国。他们接受了建议,但要求美国政府同意他们的一点要求,全部的人聚居在一个城市生活。美国政府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全部聚集于旧金山市。他们迁往美国时,都是男性青年,当时有一千多人,多半是土尔扈特部落的。他们后来大部分人和黑人妇女结了婚。他们的后裔知识分子较少,但也有不少是汉学家和卫拉特学家。现在约有3200多人,信仰藏传佛教,旧金山市有卫拉特蒙古人的喇嘛昭和敖包。    
  4、生活在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土尔扈特人,是被外蒙古军队从中国新疆胁迫过去的。宣统三年十月十一日(1911年11月30日),喀尔喀蒙古活佛哲布尊丹巴看到辛亥革命后中国清政府无力顾边,并在沙俄政府的怂恿下,宣布外蒙古独立,即派人到科布多和阿尔泰游说,均被当地卫拉特蒙古人扭送中国官府查处斩首示众。哲布尊丹巴大怒,派兵进攻科布多,胁迫卫拉特蒙古1万多人到了外蒙。1913年5月16日,被胁迫到外蒙的土尔扈特密什克栋固鲁布,坚决反对哲布尊丹巴分裂祖国的行为,毅然举行起义,并于1913年8月20日转战归国,但仍有5000多人留在了蒙古人民共和国。他们的后裔主要从事畜牧业,信仰藏传佛教,至今讲中国托忒蒙语,使用中国托忒蒙文,许多风俗习惯至今和中国的土尔扈特人相同。    
  5、零星居住在土耳其、南斯拉夫、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德国、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的土尔扈特人,他们一部分是苏联卫国战争末期被苏联政府驱逐出境的,一部分是借口回到中国亲人那儿去,取得签证离开苏联的。但当时中国新疆伊犁正在进行三区革命,国内抗日战争到了最后最艰苦阶段,以后中国内战又起,他们就没有回到中国,而是怀揣签证,到了德国慕尼黑难民营,这些难民,以后辗转到了各国,成了这些国家的新移民。他们第二代、第三代已经成了所在国的一员,但仍然信仰藏传佛教,原因一是怕忘掉了祖宗,二是怕祖国的神忘掉了他们,这些人大约有3000多人。
三、卡尔梅克的名人
1、世界著名画家费奥多·伊万诺维其·卡尔梅克

1771年冬,渥巴锡汗率领土尔扈特部从现在的卡尔梅克查干阿门出发,开始了返回故土准葛尔的大迁移时,刚满六岁的费奥多·伊万诺维其 ·卡尔梅克也在东迁的队伍里。

费奥多·伊万诺维其 ·卡尔梅克在回忆录中写下了这段记忆:“土尔扈特部落刚刚渡过甾河,正在前进。我的父母在树荫下喝着奶茶歇着,突然,哥萨克骑兵赶来抢我,有个高个子的女人哭着也跟他们抢着我,现在想起来那个人就是我母亲”。因为小卡尔梅克当时“配带着银制腰带,衣装被白银装点着,脚上穿着红色的靴子,头戴红樱的帽子,衣服是丝绸的”,哥萨克骑兵认为他可能是贵族之子,于是就直接送给了俄国女皇叶卡特林娜二世。

叶卡特林娜二世把这孩子留在了身边。过了三年,叶卡特林娜二世的近亲爱密丽雅夫人从德国来到了圣彼得堡(叶卡特林娜二世具有德国血统)。当爱密丽雅夫人返回德国时,叶卡特林娜二世把这个孩子当做礼物送给了爱密丽雅夫人,爱密丽雅夫人把这个孩子带回了德国的卡尔斯鲁厄镇。因为这个孩子是卡尔梅克人,所以就给他起名叫费奥多·卡尔梅克。

爱密丽雅是一个贵族,家里有专门的厨师,还有木匠、铁匠、秘书和画师。小费奥多·卡尔梅克跟着他家的画师慢慢有了绘画的兴趣,爱密丽雅夫人就把他交给了画师当徒弟。几年以后,卡尔梅克的绘画水平超过了画师的时候,爱密丽雅夫人又把他送到了德国著名画家贝克尔那里,贝克尔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又把他介绍给了意大利一位画家,让他去了罗马城。在罗马城,他认识了很多著名画家,在学习他们的绘画技巧的同时,也增长了见识,开阔了眼界。1799年,英国外交官罗尔德·叶利金请他去了雅典的帕特农神庙,在那里度过了四年,并留下了很多珍贵的艺术画作。他不仅擅长画画,还长于雕塑。罗尔德·叶利金又请他去了伦敦,在那里的两年当中,他把帕特农神庙里的画全部作成了雕塑。

1806年,费奥多·卡尔梅克回到了卡尔斯鲁厄镇,成为省长的专门画师。他年老时最著名的作品是为本镇基督教堂所画的画。当然还有德国著名诗人于根·格布莱和建筑设计师本德尔诺尔的画像。卡尔梅克曾在1815年在伦敦留下了自己的画像,并做成了雕塑。

1817年,俄罗斯军队打败了拿破仑军队进入巴黎时,费奥多·卡尔梅克就在巴黎。虽然他遇见到俄罗斯军队中的卡尔梅克人,但无法与他们交流。他本人虽然精通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英语、西班牙语,但就是不会讲母语(卡尔梅克语)和俄罗斯语,这成为他的一大遗憾,他把这个写在了自己的回忆录录中。

费奥多·卡尔梅克于1832年1月27日去世,欧洲很多国家的画家、艺术家都参加了他的葬礼,德国人为了永远纪念这位著名画家的功绩,在卡尔斯鲁厄镇为他树立了全身的塑像,现在雕塑依然屹立。

德国伟大的哲学家、诗人歌德说:“ 费奥多·卡尔梅克是伟大的天才,其优秀的作品总是启迪灵魂并且激励着我们的智慧 。”

俄罗斯著名美术评论家瓦·瓦·斯塔恩左夫说:“费奥多·卡尔梅克,是19世纪初最优秀、最出色的画家,在这个时期没有出现超越他的画家”。

现在费奥多·卡尔梅克所作的画和雕塑被普遍收藏在欧洲很多国家的博物馆,俄罗斯圣彼得堡收藏着他的自画像

 

2、具有卡尔梅克血统的世纪伟人——列宁

列宁的祖母是卡尔梅克人,从小,列宁兄妹就在祖母的照顾下生活,许多生活习惯都有着卡尔梅克人的印记。列宁妹妹玛丽亚·乌里扬诺娃对列宁有如下的描写:“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极像他父亲。他承继了他父亲的身材,而高颧骨、向外流线的眼角说明这是混入了亚洲血统……”。

在十月革命期间,有位地方同志到列宁住处拜会时,列宁用奶茶招待他。这位同志奇怪地问列宁:“您怎么会喝这种茶?”列宁兴奋地告诉他:“我奶奶是卡尔梅克人,所以我们家都有喝奶茶的习俗”。

 

3、卡尔梅克共和国现任总统伊柳姆日诺夫——聚年轻政治家、国际象棋大师和亿万富翁于一身的卡尔梅克人
   1993年,年仅31岁的俄罗斯亿万富翁基尔桑·尼古拉耶维奇·伊柳姆日诺夫成为俄罗斯卡尔梅克共和国总统,并一直连任至今。2007年,他在内蒙古大学演讲时,简单复述了他自传《我的路》的大概内容。

伊柳姆日诺夫1961年4月5日出生于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首都埃利斯塔市一个卡尔梅克族知识分子家庭里。他的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兽医。伊柳姆日诺夫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由于父母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对他进行了启蒙教育,他的智力发育程度明显比同龄人高出许多。在父母的熏陶下,伊柳姆日诺夫自幼就迷上了国际象棋这项智者的运动,井在15岁时奇迹般地夺得了俄罗斯成年国际象棋冠军,从而为自己赢得了“少年天才”的美誉。
中学毕业后,像许多苏联青年一样,伊柳姆日诺夫没有直接进入高等学府深造,而是先走向了社会,进入当地的一家工厂当了一名钳工。工作一年后,伊柳姆日诺夫又在苏军服役两年,而后才进入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学习“日本政治与历史”专业。
     伊柳姆日诺夫上大学时就知名度很高。他相貌英俊,仪表不凡,加之被列入天才行列,且担任着学院国际象棋队队长的职务,因此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是人们注意的焦点。但年轻的伊柳姆日诺夫并没有放眼前的鲜花和掌声所陶醉,而是将大量时间用在专业学习上。
    周围环境和家庭出身的影响使伊柳姆日诺夫对东方文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上大学期间,他就对东方文明进行了潜心研究。超人的天资加上刻苦的努力,使他掌握了日、英、朝、蒙、汉等5种语言。
  2012年,卡尔梅克总统伊柳姆日诺夫说,目前在中国新疆和内蒙古地区生活着30万至50万和卡尔梅克人讲同一种语言的人。“在过去几年中,数百个家庭近1万人已从中国移居卡尔梅克,他们是振兴卡尔梅克经济计划的主要组成部分。

往期回顾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