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1-20 2:51:451765A+A-

明朝建立后,蒙古人虽然失去了对中原的统治,但在北方草原地区仍然有很大的势力,全国许多地区如山西、陕西、四川、云南、贵州等,仍在元朝统治者手中,时刻都是明朝的重大威胁。

洪武十四年(1378年)秋季,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为左副将军,沐英为右副将军,率步骑三十万,往征云南,诸蛮部一律降服,云南悉平。沐英偕蓝玉与傅友德等会集滇地,联名报捷,并筹办善后事宜。明太祖念沐英功,遂命沐氏世守云南。蓝玉也从此受到明太祖赏识。

洪武二十年(1387年),元太尉纳哈出,拥众金山,屡侵辽东,朱元璋命冯胜为大将军,傅友德、蓝玉为左右副将军,率师二十万北征。明军在“金山之役”中取得了成功,降服了元将纳哈出。但是,北元衰微后,原元朝统治区出现了多个蒙古割据政权,纳哈出只是其中的一个。纳哈出降明,只能说明朝降服了一支最有实力的蒙古割据政权,解除了其对明朝的威胁,但不代表蒙古诸部都已降明。

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第1张

这种情况下,明太祖委任蓝玉为大将,征讨下一个主要的目标脱古思帖木尔,他认为“肃清沙漠,在此一举”,因此要求蓝玉勿失时机,必须成功。

洪武二十年(1387年)九月,再接再厉的朱元璋任命蓝玉大将军,唐胜宗、郭英为左、右副将军,率领十五万大军出塞,作战目的是彻底歼灭北元小朝廷。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三月,蓝玉率师十五万北进,四月来到捕鱼儿海(今贝尔湖附近)。

而北元方面,在爱猷识理达腊离开和林之后,于洪武十一年(1378年)死去,脱古思贴木儿嗣位。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脱古思贴木儿率部游牧到喀尔喀河、贝尔湖、克鲁伦河一带,在此遭到了明军歼灭性的打击。

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前线统帅部获得了重要的情报,知道北元小朝廷游牧到喀尔喀河、贝尔湖、克鲁伦河一带。机不可失,蓝玉在同年三月亲率大军由大宁(今内蒙古宁城一带)进至庆州(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西北),一路搜索前进,终于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名叫“捕鱼儿海”的地方。所谓的“捕鱼儿海”,即是贝尔湖的古名。当初元太祖成吉思汗按照蒙古游牧贵族的传统分封亲族时,将兀鲁灰河等地(相当于现在的乌珠穆沁旗一带)封给了同母弟哈赤温的后裔。而邻近的捕鱼儿海亦应该是哈赤温后裔的势力范围。北元小朝廷以“捕鱼儿海”为栖身之地,这表明哈赤温的后裔仍然忠于大汗脱古思贴木儿。

将士们“人不卸甲、马不离鞍”,从间道兼程而进,于四月九日,来到游魂南道,却在此地找不到水源,一时饥渴难奈。关健时刻,“带路党”能起到特殊的作用,归顺的蒙古军官观童凭着多年来在塞外的生活经验于营地附近发现了一处泉水,为全军排忧解难,解了燃眉之急。克服重重障碍的蓝玉于十一日到达距离捕鱼儿海尚有四十余里百眼泉,却突然间侦察不到敌军的影踪,失去了任何线索。他一度判断错误,以为敌人嗅到了什么蛛丝马迹而躲藏得无影无踪,想从这个环境恶劣的地方退兵。但他很快在定远侯王弼的劝阻之下改变了主意,决定在留在原地再坚持一下,看看有什么新发现。为了不打草惊蛇,蓝玉下令官兵在地上挖洞煮饭,以免大量浓烟直上云宵而被敌哨兵望见。


次日黎明,明军搜索到了捕鱼儿海的南岸,但此地空无一人,部队停了下来。“少憇饮马”。好消息突然来临,蓝玉从巡逻骑兵那里得到情报,确定北元小朝廷在捕鱼儿海东北方向八十余里之外,便马上下令求战心切的王弼为先锋,“衔枚卷甲”,直扑其营。脱古思贴木儿与身边的臣子们自以为明军不熟悉地形,难以找到水源的位置,决不会这么快杀到,因而防备疏松。宿营之地里面的士卒正在牵马备鞍,整理辎重,把一大批车辆的车头都转向北方,准备转移。偏偏在这个时候扬起了大风,沙尘满地,白昼如晦,对明军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王弼提着双刀带兵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接近,发起突然袭击。骤不及防的北元军队来不及列阵,在混乱中死了数千人,另外有七万七千多人与四万七千匹战马被俘。此外,成为明军战利品的还有四千八百四十头骆驼、十一万二千四百五十二头牛羊、三千余辆各式车辆以及一大批后勤辎重。

北元小朝廷直属的中央禁卫军中的两员悍将,曾经参加过和林保卫战的太尉蛮子与太师哈剌章竭尽全力抵抗。其中蛮子被郭英当场挥刀杀死,而哈剌章的大营亦在十多天后被蓝玉击破,所部“一万五千八百三户”与“马驴四万八千一百五十余匹”被俘,哈剌章本人下落不明。这两个元朝老臣子昔日在和林并肩作战,死中求生,现在却在捕鱼儿海劫数难逃。中央禁卫军作为北元正规军的主力,终于在这次决战中基本上被明军全歼。而北元地方部队的主力脱因贴木儿所部也是螳臂当车,逃脱不了全军尽灭的命运。脱因贴木儿逃跑时坠于马下,不得不潜伏在草丛之间,但最终未能躲过明军将士的搜捕。此后,各种史料再也没有王保保旧部的任何记载,由此可知,这支依靠镇压红巾军起家的部队已经在捕鱼儿海与北元小朝廷一起完蛋。

北元主力既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北元朝小朝廷也未能幸免于难。大批皇室成员身陷囹圄,这些人员包括已故君主爱猷识理达腊的妻子、现任君主脱古思贴木儿的后妃及次子地保奴、公主等,成为阶下囚的各类达官贵人总共有二千九百九十九人。值得一提的是,明军还在捕鱼儿海俘虏了北元吴王朵儿只。朵儿只是成吉思汗同母弟哈赤温的后裔。他在世袭的封地上被俘,意味着成吉思汗亲自分封的哈赤温汗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只有脱古思贴木儿、太子天保奴以及少数随从坐着数十匹战马乘乱逃出了包围圈。明军出动精骑追击千余里,都督余通渊所部一直打到了克鲁沦河,因追之不及,方才撤了回来。战斗结束后,蓝玉为了以防万一,下令那些披挂着铠甲的俘虏兵一律把它们从身上除下来。这样一来,各类铁甲、皮甲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座小山。明军一一放火焚毁,而蒙古铁骑的威名也伴随着各种盔甲在熊熊的火焰之中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但这绝不等于历史悠久的蒙古骑兵从此销声匿迹,这支被打散了的游牧军队能否东山再起有待后人。明军放了这把冲天大火之后,遂班师。

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第1张

捕鱼儿海之战,蒙元损失十万人左右。而明军的损失却是微不足道,据说是“不费寸兵,以收其效。”

洪武五年和林之战中幸存下来的蒙元军队,主要有蛮子、哈剌章的军队及原属扩廊贴木儿的军队,这些军队全部参加了洪武二十一年的捕鱼儿海之战。他们虽然在和林逃脱了灭亡的命运,却最终在捕鱼儿海末能幸免。

首先,蒙元小朝廷直属的蛮子及哈剌章二人的军队,他们一直承担着保卫蒙元小朝廷的任务,《明太祖实录》详细地记载了他们在捕鱼儿海与蒙元小朝廷一起覆灭的过程。

其次,还有扩廊贴木儿的军队。扩廊贴木儿在和林之战之后跟随着爱猷识理达腊,转移到了“金山”,自然,扩廊贴木儿的军队也应该和爱猷识理达腊的军队会师在一起。《明太祖实录》记载扩廊贴木儿“卒于哈剌那海之衙庭”,死亡时间是洪武八年八月。其后,明军在洪武二十一年的捕鱼儿海之战中,俘虏了蒙元“詹事院同知脱因贴木儿”,脱因贴木儿就是扩廊贴木儿的弟弟,而此战之后,各种史料再也没有关于原属扩廊贴木儿的军队的记载,由此可知,包括脱因贴木儿在内的原属扩廊贴木儿的军队,已经在捕鱼儿海遭到了明军毁灭性的打击。

值得一提的是,明军还在捕鱼儿海俘虏了蒙元吴王朵儿只,朵儿只是成吉思汗同母弟哈赤温的后裔,他在世袭的封地上被俘,意味着成吉思汗亲自分封的哈赤温汗国的结束。

元主脱古思贴木儿及其子天保奴在逃亡途中被阿里不哥后裔也速迭儿所杀,与脱古思贴木儿一起逃亡的知院捏怯来、丞相失烈门于当年投降了明朝。自从元顺帝于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带领百官部属从元大都出逃之后,这个以元帝为首小朝廷经上都、应昌、和林、捕鱼儿海等一系统激战,至此基本上已经瓦解。

胜利消息传到京师,明太祖大悦,遣使劳军,谕中比蓝玉为卫青、李靖,晋封蓝玉为凉国公。

捕鱼儿海战役是北元贵族遭到的最大的失败,自脱古思帖木儿死,蒙古内部就开始陷入了连绵不断的内讧之中,其间虽然有过几次统一,但对明朝始终未能构成倾覆性威胁。

蒙古人的伤心地——捕鱼儿海之役 第1张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