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栾城千余校姓村民被确定为蒙古后裔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河北栾城千余校姓村民被确定为蒙古后裔

河北栾城千余校姓村民被确定为蒙古后裔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3-09 12:20:072163A+A-


栾城县北长村住着1000多名“校”(读音xiào)姓村民,奇特的姓氏让周边村民感到好奇,也让校姓村民对祖先身世十分迷惑。长久以来,该村便流传着校姓村民老祖宗系蒙古人的传说,经过该村村民及多地校氏家族成员求证,推断出校氏家族系成吉思汗后裔。

  

2012.10.18日,河南省中牟县召开校氏族源鉴定会,中国社科院、中国元史学会、河南省社科院、内蒙古大学等4家机构的专家共同确认校姓村民系成吉思汗后裔,栾城县北长村代表参加了此次大会,并接受了鉴定书,上千校姓村民终于认祖归宗。


上千校姓村民怀疑祖上是蒙古人

 

栾城县北长村位于县城东北,是一个有1200多人的小村庄。按照我国乡村命名的一般习俗,有北就有南,但在栾城县,只有北长村,却没有南长村。而且,该村村民中主要姓氏跟“长”也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姓一个十分稀罕的姓氏“校”,大约有1000多人。“至于为什么叫北长村,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没有南长村,老一辈的村民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北长村村支书校军海说,清末,北长村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瘟疫,但是紧挨着北长村的南长村却是太平无事。村里人觉得南长村可能有避瘟疫的神奇之处,于是举村搬迁到南长村,将南长村所有土地悉数买下,于是,便只有北长村,没了南长村。“这个故事也从侧面说明相对于周边村庄,北长村算得上比较富裕。”

  

村庄名有了大概的来头,但缘何姓校,上千名校氏成员常为家族的身世感到困惑。《百家姓》有504姓,也没有校姓。河北科技大学教师校飞是北长村走出的文化人,从1993年便开始研究校姓历史,对校氏祖先进行研究考证。

  

北长村村支书校军海说,虽然村民们户籍显示是汉族,但很久以来,校姓村民口耳相传的一些传说,让他们一直怀疑祖上曾经是蒙古人。他举例说,该村虽然属河北平原村落,但几十年前北长村的一些特殊习俗却让这个表面看来平常无奇的村子多少有些稀罕。比如,校姓人的墓穴呈圆形,而非方形,死者遗体也不用棺椁盛殓,而是直接放入墓穴。

  

河北科技大学教师校飞则介绍,村里曾经流传一个传说,有3个王爷分别姓“校”、“较”、“效”,因为犯罪逃亡,其中姓“校”的王爷便跑到了栾城县,姓“较”的王爷跑到了河南。“很早以前,村里的老人便说,河南也有校姓人。”

 

多地校氏成员推断祖先为成吉思汗

 

1994年,校飞借着出差之际来到河南中牟县,这里有5000多名校姓居民。这些校姓居民中同样流传着祖先是蒙古人的传说,并且是皇族后裔。此外,在中牟有个传说与北长村传说相似,传说是朱元璋推翻元朝后,蒙古人“木交王”带家眷逃到河南。为让后代免遭杀戮,他让自己的3个孩子分别到山东、河北、河南隐藏起来。为不被发现,让3个孩子分别改姓“校”、“较”、“效”。

  

中牟县东漳东村南1.5公里处有校姓祖坟,有一通清代乾隆时期的墓碑,校飞曾经两次探访。校飞说碑文字迹已变得模糊,但多半尚可辨识。通过碑文看出,中牟的校姓祖先在元朝时是元藩属国的人,封地在洪洞,家族兴旺,元亡后,逃难中丢了“册牒”,并以“封号”改姓为“校”和“较”。

 

校飞说,河南除中牟县外,巩义市蔡家庄校姓人也确信自己的祖先是蒙古人,并且是皇族后裔。而有证据证明,河南中牟县、巩义市蔡家庄的校姓人来自河北北长村。其中河南校氏家谱中称:“始祖自明初由直隶栾城七世祖南游越河晋居吾□遂家蔡庄面有明哲弘治间墓志可考。”校飞解释,这段话证明,巩蔡家庄校氏的始祖曾由栾城迁徙到了河南蔡庄(现为蔡家庄)居住。家谱的书写年代是明朝嘉靖年间,由此推算,栾城校氏始祖迁徙到河南蔡庄的年代大致在明永乐年间。根据推算,北长村的始祖应该是1239年来到栾城。

  

校飞说,上世纪80年代,河南中牟县研究考证校氏历史代表人物之一的校永泉曾给北长村写过一封信来寻亲,2002年左右,巩义市校姓家族亲自来到河北,北长村人热情地接待了这些远方亲戚。

  

多年前,多地的校氏人广泛求证,并请教多名专家,根据推论,包括洪洞在内的山西南部一带,是成吉思汗之孙拔都的封地。拔都是蒙古西征的统帅,是庞大的钦察汗国的建立者。据此可以推断:中牟校家是成吉思汗之孙拔都的后裔。同样,众多的校姓家族也应该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当时还仅仅是一个校姓家族成员的推论。”校飞说。

  

鉴定大会认定校姓为成吉思汗后裔

  

2012年10月18日,这是一个让校姓家族成员难忘的日子。来自中国社科院、中国元史学会、河南省社科院、内蒙古大学等4家机构的专家,在河南省中牟县召开校氏族源鉴定会。校氏家族成员被认定为成吉思汗的后裔。校军海一行4人参加了此次大会,并在鉴定书上代表栾城县北长村上千校姓村民签字。校军海说,此次鉴定大会的召开,完全归功于河南校姓家族的努力,花了不少精力与时间,并特地向北长村发来邀请函。

  

校飞告诉记者,校氏子孙此次能够认祖归宗,固然高兴,但也谈不上激动,只是感觉很坦然,认为这样会让子孙后代不再为自己的身世迷茫。同时,也为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一定的帮助。校飞也强调,不论老祖宗是谁,数百年来校氏家族也是在为社会繁荣、团结做着贡献。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