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06-07 2:59:136627A+A-

    蒙古摔跤这项运动,可追溯至匈奴时代,据挖掘出的匈奴墓中所发现的长方型铜塑上, 有两人赤裸上身,下穿紧腿长裤,互相弯腰扭抱,左边的人用右手搂住对方腰部,左手紧抓对方后胯;右边的人用两手分别抱住对方的腰和腿,双方相持欲摔倒对方 的透凋花纹,且整个图桉还以树、马为衬托,似是描绘二人骑马游于野外,一时高兴而下马摔跤的场景;及在巴彦淖尔盟磴口县西北部布敦毛德沟内一幅大型岩画中 也有匈奴人所作「摔跤人裸着健壮的身躯,正在深山旷野中比试高低」的场面,「两个人正在上肢相接,两腿相切的摔跤」的情节,从而判断自匈奴时代就有了摔跤 的习俗。

匈奴摔跤铜塑: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张

而 蒙古文化早先受到其西方克烈、乃蛮诸部文化影响;克烈、乃蛮又受到其西方畏吾儿、西辽的影响,这一带的摔跤原盛行如现在所谓的「自由式」摔跤,是卧倒仍然 相搏,必使对方两肩着地为止。据《多桑蒙古史》记载窝阔台喜观角抵一节,对蒙古与波斯力士摔跤的描述:「二人相扑时,蒙古力士投比列于地。比列戏曰:『紧 持之,否则我将脱身而起』,语甫毕,亟反蒙古力士而投之地」,可知倒地并非摔跤胜败之标准;在《巴都罕》一书中,记载蒙古军那达慕一节:「三轮交锋中,双 肩一次未着地者,誉为巴图鲁(即蒙古语“英雄”之意)」,指明不仅要肩着地,而且是双肩着地。

这 种摔跤因为可以任意制服对方,易发生死亡现象,统治者常藉以作为杀人的工具,如《蒙古祕史》记载,成吉思汗之弟别勒古台与主儿乞部的不里孛阔均以力士着 称,而别勒古台曾败于不里孛阔,并在宴会时被其砍伤。一日,成吉思汗叫别勒古台与不里孛阔比赛摔跤,不里孛阔故意倒下,别勒古台压不住他,就抓住他的肩 膀、骑上他的臀部,并回头看成吉思汗。可汗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别勒古台明白其意,就骑在不里孛阔身上,从两边交错扼住其颈项向后扯,用膝盖按住,折断了不 里孛阔的嵴骨,不里孛阔死前说:「我本来不会被别勒古台所胜!因为怕可汗,故意倒下了,我在犹豫之间,丧了性命!」

蒙 古人的摔跤活动,原具有极大的体育、军事性质,是用以锻鍊力量和技巧,与选拔力士的依据,到了元帝国建立后,因局势安定,人们对于文化生活的要求日益提 高,摔跤的社会娱乐成分也越来越重。元仁宗时朝廷就专设「校署」职司摔跤管理,并设计专供摔跤的衣服,同时也由具有名望的摔跤手充当兼职裁判。

今天的俄罗斯桑搏的起源也深受蒙古式摔交的影响,在现在的格鲁吉亚,很多摔交手的着装同蒙古交手的摔交装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图为早期的俄罗斯草地摔跤: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2张

《元 史‧仁宗三》的「盛德录」也记载:「延祐六年六月庚申,赐角抵百二十人钞,各千贯」,可见摔跤之盛;而《口北三厅志‧诈马行》中所描述的「九州水陆千官 供,曼延角抵呈巧雄」,也说明了摔跤是宴会娱乐中的重要项目。巴邻勒都在成吉思汗、窝阔台以至忽必烈时代,仍以类似今日之自由式为主流,但铁穆耳、海山时 代以后,已演变为契丹、女真的「跋里速」戏形式,所谓「跋里速」是女真语对摔跤人的称呼,厉鹗《辽史拾遗》引北宋人张舜民《画墁录》载:「北虏待南使,乐 列三百馀人,舞者更无回旋,止于顿挫缩手足而已。角抵以倒地为负,两人相持终日,欲倒而不可得。又物如小额,通蔽其乳,脱若递露之,则两手覆面而走,深以 为耻也。」

这裡有数个特徵:

一、以倒地为负,而非倒下还争输赢;

二、两人相持终日,欲倒而不可得,与今日的蒙古摔跤极为相似;

三、 物如小额,通蔽其乳,必是用一片硬的东西挡住胸前,硬的东西极有可能是皮革製的。日本学者鸟居龙藏在《契丹的角抵》一文中认为,1931年辽东京遗址出土 的辽代八角形白色陶罐,其上所画的图像为契丹小孩摔跤连环画,为契丹摔跤服装与比赛的情形提供具体可靠的资料,据其解释:陶罐第一面,两个契丹小孩面对蹲 着,等待比赛,胸部穿有类似兜肚的东西;第二面,这两个契丹小孩各自举手并活动脚力,作准备动作,身上穿有无袖短衣和兜肚;第三面,小孩将开始比赛,尚未 揪扭在一起。另有两个人手中拿花,似乎是裁判;第四面,画面呈现紧张搏斗的情形,左边契丹小孩正以双手揪扭,用一脚撩对方使之倒地。

由此应可推知大人摔跤的情况:

无 袖短衣证明契丹跋里速比赛时是穿着上衣的,这种上衣当是今日蒙古摔跤所穿「卓铎格」的前身;二、契丹小孩所穿兜肚,可认为或即是「物如小额,通蔽其乳」的 遮掩物;或者契丹人摔跤除穿衣外,胸前还繫有遮乳之物,后来渐被淘汰,只剩下无袖短衣,这个无袖衣很有可能是革制的,演变成蒙古力士所穿的「卓铎格」,故 可得出结论:契丹人的「跋里速」戏是穿有短袖上衣,胸前并有遮盖双乳的遮蔽物,比赛形式与今日蒙古摔跤类似;而女真的「跋里速」戏其衣着、招式则沿袭自契 丹。

推测巴邻勒都转变为跋里速戏的原因,可能因为:

一、元代边患都是蒙古同族的西北诸王,为时甚长,忽必烈以后与四大汗国的关係也等于中断,原来的自由式摔跤来源断绝;

二、东北诸王虽有叛乱,不久即平。辽金以来「跋里速」戏已通行东北,元帝国政府不得不以「跋里速」戏为其主体。《克拉维约东使记》第十三章《撒马尔罕(二)》中,记载西班牙使臣克拉维约出使蒙古人在中亚建立的帖木儿汗国,在其首都撒马尔罕受到帖木儿之孙皮尔麦麦特招待时的情况:「太孙住一红绫帐内,自己坐一矮座上,左右陪坐者多人……太孙前面有大力士两人,作角力戏。力士身上皆着无袖之皮褡裢。彼此正相持不下,搏斗于前,后以皇太孙命其迅速收场,所以由其中一人,将对方捉住提起,然后摔倒在地」这段叙述不论在服装、技巧上,都与现在蒙古摔跤形式相同,而中亚并不通行此种形式,帖木儿汗国必以此为蒙古本族之形式,才会在大宴会表演,而帖木儿汗国必承之伊儿汗国宫廷。所谓的巴邻勒都必是此种形式;另外,若元帝国一直通行成吉思汗、窝阔台时代的摔跤形式,今日蒙古的巴邻勒都必不会是现今的型态。

到了满清时代,在后金的兵营和宫廷中,由蒙古人将蒙古摔跤传播开来。而因为统治者极为重视摔跤,经常举行「布库之战」或「演布库」(布库是由蒙古语的「搏克」转来,指摔跤手或大力人,指摔跤手或大力士),也有许多如特木德黑、杜尔麻、门都等着名的摔跤手。

满洲布库: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3张

据 《清太宗实录》,天聪六年六月,「阿鲁部之特木德黑力士与土尔班克库克特之杜尔麻于会兵处角力,杜尔麻胜,特木德黑负,门都与杜尔麻角力,门都胜,杜尔麻 负」。《东华录》则记载,天聪八年正月乙巳,「上御中殿,命士默图济农、查萨克图杜棱、噶尔珠塞特尔三贝勒下三旗力士,先与小力士为角扺戏,后令阿尔萨兰 与三旗选报力士较,阿尔萨兰不容立定,一一高举掷之,各国人无不惊奇」

在 满清前期的演布库,始终与战阵有所关联,后来并设有培养、训练布库的「善扑营」,其职责类似元朝的「校署」。到了乾隆年间,娱乐的成分逐渐增加,如《啸亭 续录‧善扑营》所载:「定制选八旗勇士之精练者为角抵之戏,名善扑营。凡大燕享皆呈其伎。或与外藩部角抵者争较优劣,胜者赐茶缯以旌之。纯皇最喜其伎。其 中最着名者,为大五格、海秀,皆上所能呼名氏。有自士卒拔至大员者,盖以其勇挚有素也。和相当轴时,令巡捕营将士亦选是伎。其后文远皋宁任金吾时以其贱卒 不宜近上前,因奏罢之,人称其识大体云」。

另外,在以前 蒙古摔跤并没有正式场地,清代以后在一般娱乐活动时,摔跤也是临时选择一平坦地方举行;但在进行正式比赛或重大节日举行表演时,则要选修场地,如在善扑营 内的摔跤场,是掘直径18尺、深3尺的圆坑,坑底填以树枝,上铺沾了桐油的刨花,刨花上再铺黄土和沙土,最上方再铺一层毯子,在毯子上比赛;若在紫阁等处 比赛,则在月台上铺厚的棕毯,这种场地设备,已和当今的十分接近了。

现 在蒙古国以及俄罗斯蒙古族摔跤手所穿的摔跤衣,和中国蒙古族有所不同,蒙古国与俄罗斯蒙古族摔跤手头顶蒙古帽,身穿用多层帆布製成的崁肩,前面以两条细绳 綑绑,崁肩上不见铜镜存在,摔跤手下身穿的是绣有图桉的三角裤;而中蒙古族穿的则是绣有图桉的白色宽大裤子,腰间还繫有红、蓝、黄三色相间的绸子大围裙, 摔跤手们脚蹬高大的蒙古马靴。在一些重大的比赛与表演时,帽、衣、靴上还会镶有金、银饰物。

蒙古国摔跤手入场鹰舞步: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4张


蒙古国全国那达慕大会冠亚军: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5张


俄罗斯蒙古族莫斯科演武: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6张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7张


俄罗斯布利亚特蒙古族的那达慕: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8张


中国蒙古族的摔跤不允许抱腿,着装也与蒙古国、俄罗斯蒙古族有着很大区别: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9张

蒙古国的摔跤手,只有在国家级比赛获胜,才能获得头衔和荣誉。头衔分为四种,分别是鹰「纳擒」、大象「瞻」、雄狮「阿尔斯兰」、巨人「阿伏日喀」,当一个摔 跤手连胜无轮,可获得「纳擒」的封号,连胜七轮可赢得「瞻」的荣誉,最后胜出九轮的冠军被封为「阿尔斯兰」,想要被封为至尊的「阿伏日喀」,则必须赢得两 次那达慕的冠军,如果获得三届冠军,就晋级为全国巨人;获得四届冠军,则晋级为荣誉巨人。一个已经拥有「阿伏日喀」头衔的摔跤手,每次在参与那达慕比赛持续获得冠军后,都会在头衔上追加新的华丽封号。

摔跤手赞歌:“从七勃里处挥舞而来,震得山岳动盪不已;从八勃里处跳跃而来,踏得大地震撼颠簸,从前面勐一看去,犹如一隻斑虎;从后面乍一看去,犹如一隻勐虎。他有雄狮般的力道,他有巨象般的躯体。这摔跤手的功夫,实在令人惊奇。”

活跃于世界各类摔跤赛场的蒙古摔跤手们:

日本相扑第68代横纲,来自蒙古国的朝青龙。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0张


日本相扑第69代横纲,来自蒙古国的白鹏翔。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1张


日本相扑第70代横纲,来自蒙古国的日马富士。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2张


蒙古国柔道名将图辛巴亚尔,蒙古摔跤出身。重量级柔道世界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子柔道100公斤级金牌。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3张


蒙古国柔道名将查甘巴特尔,蒙古摔跤出身,2009年世界柔道冠军赛66公斤级冠军。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4张


蒙古国桑搏名将孟和巴亚斯卡兰,蒙古摔跤出身。2009年世界桑博竞标赛大赛冠军,2005年、2007年和2008年桑博世界杯亚军。综合格斗战绩5战5胜,全部在第一回合以KO的方式结束战斗。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5张


巴颜孟和,蒙古摔跤界的传奇,10次蒙古全国那达慕摔跤冠军。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自由摔跤重量级银牌;1975年世界自由摔跤大赛100公斤级金牌。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6张


俄罗斯蒙古族布达耶夫,蒙古摔跤出身。1979年赢得了“世界自由式摔跤冠军中的冠军”称号。1982年欧洲冠军,1985年苏联冠军,1989年世界冠军等许多国际比赛冠军。

蒙古摔跤的彪悍历史 第17张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蒙古元素网所有作品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并拥有版权或使用权,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版权方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490009777@QQ.com。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蒙古元素 Themes by www.mgl9.com
版权说明| 关于我们| 充值VIP| 投放广告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