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6-09 0:23:35346A+A-

       俄属布里亚特本为蒙古人一支,世代在贝加尔湖畔游牧生活。随着俄国势力东扩,布里亚特人的领地被占,俄罗斯人统治该部两百余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不仅推倒了俄国封建统治,也催生了俄国境内各民族的民族运动。布里亚特蒙古人趁机为摆脱俄国统治而谋求出路。部分布里亚特官员、富户、上层人物及喇嘛主张迁徙外蒙古或是呼伦贝尔,以此来实现脱离俄国的统治。但也有一部分布里亚特人主张对抗俄国,在不丢弃自己领土的前提下实现独立。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1张

二十世纪初,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布里亚特人开始组织召开布里亚特大会。大会由达·桑皮伦等社会民主劳动党派和仁钦诺等传统派的人组成。在 1918年12 月召开的第五次布里亚特大会上,俄国白军谢米诺夫因其活动范围主要以远东地区为主,再加上其母亲为布里亚特蒙古人的缘故也参与了此次大会。此次大会上布里亚特人虽与谢米诺夫建立同盟关系,但是在与谢米诺夫的合作方式上布里亚特人内部的意见并不是统一的。“仁钦诺是想在不干涉布里亚特内部问题的条件下与谢米诺夫结成同盟,与此相反,桑皮伦似乎更积极地接近谢米诺夫”。最后布里亚特人决定在红军与白军的内战中保持中立的基础上与谢米诺夫建立“大蒙古国”方面进行合作。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2张

在上乌丁斯克举行的布里亚特大会为 1919 年的“达乌里站蒙古会议”奠定了基础。会议决定组建涵盖内外蒙古、布里亚特、呼伦贝尔、新疆、青海的国家。但参与会议的只有布里亚特人、巴布扎布余部卓索图盟的富兴阿和内蒙古呼图克图内齐托因和谢米诺夫等。为了使外蒙古也参与其中,大会之后布里亚特僧人频频到库伦进行游说和登报宣扬“大蒙古国临时政府”。外蒙古长期以来与俄国保持密切的关系,其倒台后外蒙古与其宗主国—民国政府来往渐多。但对赤塔方面并未给予过多的回应。这使谢米诺夫等决定进兵库伦,打倒库伦当局。军事行动进行不多时,赤塔方面开始了内讧。谢米诺夫带兵袭击企图南下与宗社党联合行动的富兴阿所带的部队,并将其杀害。内齐托尼又到库伦请求库伦督办徐树铮庇护后被杀。至此,“大蒙古国运动”宣告破产。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3张

“大蒙古国运动”失败后,再加上俄国苏维埃政府军队日渐逼近远东地区,布里亚特人以日本人为中介,向民国政府请求迁居至外蒙古或是乌梁海。“日人松井昨往见陈使,代布里亚特代表次第颇甫转述要求云:布里亚特人处俄人统治之下,受其压迫虐待。今趁俄乱之际,拟脱离俄人压迫,组织自治国体,然在俄境内刺史绝不能成立,布人源出于亚洲民族,故乃欲合于亚洲。拟将在伊尔库兹克以西至布里亚特人,归入乌梁海境,伊尔库兹克以东之布里亚特人,归入外蒙右境内,统为中国统治下之民族。”


但顾虑该等布里亚特人先前与俄国谢米诺夫等共讨建国之计,其联合军队一度逼近库伦,使库伦情况危急。况且,此等布里亚特人持有武器颇具安全隐患。再加上,布里亚特人属于俄国境内民族,若直接准其请求迁移至外蒙古,必然会引发与俄国外交上的冲突。为避免此等问题的发生,民国政府决定不予理会。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4张

对此,陈箓回复道:“缘乌梁海为中国领土,俄人强占,海人受其压迫。今次中国派兵赴海,海人遂群起将俄人逐去,除原归中国外,他种人万不能撬入。况海土地各有旗下总管,无地可容布人。至于外蒙,更有旗王公札萨克管领。不能另划区域,安置布人。外蒙前经布人数次煽诱恫吓,并未相信,然已畏之如虎,岂能当其入境杂居。又布人系俄属民族,中国万不能因此而中伤中俄邦交。”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5张

“又此闻传言有布里亚特千三百户,要求投入蒙籍。乃日昨日本武官向参谋部吴调查长言,‘有布里亚特人四十,拟脱俄国羁绊,归入蒙籍,由中国保护,足下意见如何’。当经该员驳拒。”


 “日军不便直接图蒙,拟俟三四月间,利用布里亚特兵四千,入蒙迫令独立。危言入籍,即系此谋。且布里亚特系属俄籍,中蒙岂可因此开罪俄人。布里亚特纵欲离俄,尽可自谋独立,险恶已极”。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6张

民国政府无意让布里亚特人进入外蒙古和乌梁海地区。遂布里亚特人推举出旧官员那木德格、巴格达诺夫等人,来到了呼伦贝尔会见了当时呼伦贝尔副都统公署官员,申请了俄境内部分布里亚特人迁往呼伦贝尔事宜。副都统公署左厅厅长成德等人一手主办了入境迁居事宜。他们主张迁入布里亚特人的主要理由大兴安岭西麓广阔的地域内人烟稀少常有盗匪为患,布里亚特人系蒙古人的一支,与呼伦贝尔的蒙古人有共同的生活习惯与宗教信仰,布里亚特人善于经营畜牧业,对于呼伦贝尔地区畜牧业的发展能起推动作用;他们的移居对于管理和开发利用这一广大的无人区域很有益处等。由于成德等人的坚持,副都统衙门终于正式同意了布里亚特人迁居呼伦贝尔的申请。 


那木德格等人讨得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关于居住地域问题的批准后,立即回去,在民众中大力宣传,力求把浩里和阿古区布里亚特蒙古人全都迁到呼伦贝尔。但是,广大牧民不愿离开久居的贝加尔湖地区,因而反对迁居者占了大多数,特别是那些有进步思想的人们更是坚决反对迁徙。但在俄军和红军的在远东地区的较量日益激烈的形势下,1918 年初便有部分布里亚特人和一部分鄂温克牧民带着家眷,赶着畜群,迁徙来到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陈巴尔虎旗境内。而后,1922 年由那木德格带领一百六十余户布里亚特蒙古人再迁移到呼伦贝尔的锡尼河地区。

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始末 第7张

布里亚特蒙古人在迁到呼伦贝尔地区后,根据副都统公署之决定在锡尼河设布里亚特一翼旗,以索伦八旗制管理。由副都统公署任命阿尔德那·阿毕德为该旗总管、扎木斯仁·阿由西为副管。旗内设四佐,每佐设佐领一员、骁骑校一员、领催四员。 


布里亚特蒙古人在俄国统治下两百余年,在生活习俗和语言等方面早已有了斯拉夫文化的印记。当布里亚特蒙古人迁入呼伦贝尔后,对当地的民风和文化方面也带来些许改变。 

节选自“自治”时期呼伦贝尔的政局变迁(1915-1920 年)
作者:雅伦,内蒙古大学蒙古历史学系中国史专业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