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及其特征

  

     蒙古族高僧用藏文著作创作始于13世纪末14世纪初,到17—20世纪初达到高峰。17—20世纪初,蒙古族高僧撰写了卷帙浩繁的藏文著作。

民国时期在拉萨的蒙古族格西

     据最新统计,至少有500位蒙古族高僧有藏文全集或散集及单篇著作。虽然有些作品因各种历史原因佚失,但大部分著作是可以搜集、研究和利用的。这些著作均涉及佛教文化的方方面面,其中有关蒙古族佛教历史内容的著作甚丰,既是蒙古族近800年佛教史的反映,也是蒙藏佛教文化交流史的反映,是研究蒙古族佛教历史和文化、蒙藏汉文化关系的珍贵文献。


 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的内容



      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传承藏族佛教历史著作传统。 纵观蒙古族藏文历史著作,种类主要有佛教史(chos vbyung)、编年史或世袭史(gdung rabs)、王统史(rgyal rabs)、寺庙史和寺庙堪布、法台传承史(gdan rabs)、活佛、呼图克图史(vkhrung rabs)、本生传(skyes rabs),传记(rnam thar)、历史或编年册(lo rgyus)、综合历史著作(deb ther)、故事传说(gtam rgyud)、寺庙区域史(gnas bzhad)、闻法录或受法录(gsan yig、thob yig)、寺庙志或历史地理书(dkar chag)、备忘录或记录(brjed tho)、名册(ming gi grang)、名号册或名誉册(mtshan tho)、佛教年历(bstan rtsis,)、游记(lam yig)等。下面分析其中主要的几种。

已故蒙古族著名学者额尔敦白音(左一)

1.  综合佛教史作

       蒙古佛教史是佛教发展史和蒙藏佛教文化交流历史的真实记录,是蒙古族佛教历史著作中的核心部分。这类著作内容丰富,一般包括西藏、蒙古地区佛教发展史内容。就蒙古地区佛教史而言,也包括蒙古地区各个时期的发展情况和佛教文化、人物、寺庙、文字等诸多内容。因此可称之为综合性历史著作。但这类著作不是千篇一律的,有各自的侧重点。      

      代表性的有松巴堪布·益西班觉的《佛教史·如意宝树》、固始·洛桑泽培的《蒙古佛教史》、达日玛达拉的《蒙古佛教史》、宫·官布扎布的《汉地佛教史》、益西白丹《佛教史》等.

      这些著作已得到学者的广泛关注。此外,喀尔喀洛桑达央的《北方蒙古地区佛法传播史·吉祥法笛雅声》(110叶)、《赡部洲北方大蒙古国国土传说历史·神奇金册》(191叶)、《古代大蒙古地区备忘录著作·补充庄严》(30叶)、郭莽坎索·布里亚特·阿旺尼玛《佛教史·经教与理论之明灯》(216叶)、黄河南蒙古高僧祥萨班智达·嘎藏确吉坚赞的《印度圣地的佛教在藏、蒙地区传播发展史》、黄河南蒙古笔帖式仲优·昂青嘉布(旺钦嘉)《先祖言教》(手抄本,378页)等著作也有丰富的内容。

        扎瓦但丁·洛桑达央(1867-1937)是蒙古族著名历史学家。他撰写的《北方蒙古地区佛法传播史·吉祥法笛雅声》记录了在蒙古地区生息过的鲜卑、柔然、拓跋、汉族等部落或民族的历史,并阐述了蒙古族佛教的历史。《赡部洲北方大蒙古国国土传说历史·神奇金册》全面讲述了蒙古汗王和喀尔喀蒙古的政教历史。《古代大蒙古地区备忘录著作·补充庄严》则是前两种著作的补充,论述了蒙古族古代部落氏族史、卫拉特、喀尔喀的部落、官家诺颜族源历史。

       郭莽坎索·布里亚特·阿旺尼玛(1907-1990)也是一位出色的历史学家。他的《佛教史·经教与理论之明灯》共216叶,蒙古佛教史部分从169叶(a面)开始讲述,包括北方蒙古地区的民族如何形成、王臣如何产生、佛陀教法的果实如何证得、初期、中期、后期如何弘法等。该著作引用了诸多他能搜集到的藏文佛教史籍,可谓集大成者。

      黄河南蒙古高僧祥萨班智达·嘎藏确吉坚赞(1925-1998)《印度圣地的佛教在藏、蒙地区传播发展史》也是很重要的一部著作。在讲述佛教在蒙古地区的发展时,首先探讨“蒙古”这一名称的来源。有关蒙古历史的内容则是从匈奴开始,详细记录了蒙古各汗世袭情况及佛教传播时的喀尔喀、卫拉特蒙古各盟(其古勒干)旗分布情况等。还记载了与蒙古佛教密切联系的藏族高僧大德、蒙古地区各种活佛系统、蒙古族高僧大德等史事,蒙古文字史,蒙古文佛经翻译及佛教经典著作史事,蒙古地区寺庙学经制度、寺庙分布和名号的记录等,非常详实。总而言之,该著作篇幅宏达(1038页)、内容丰富,与其它佛教史相比,特色鲜明,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黄河南蒙古笔帖式昂青嘉布(19世纪)《先祖言教》(《德布特尔·麦布夏隆》)主要记述青海蒙古史,尤其达尔加博硕克图的世袭传承历史。

    上述几部佛教史著作虽说是综合性历史著作,但均有自己的侧重点。扎瓦但丁·洛桑达央的几部著作主要突出喀尔喀汗王世袭及佛教在喀尔喀地区的发展;布里亚特·阿旺尼玛的《佛教史》注重讲述寺庙在喀尔喀、卡尔梅克、布里亚特等地区的传播情况和讲解佛教主要理论;祥萨班智达·嘎藏确吉坚赞的著作突出蒙古族文字、译经、刻版、著作、寺庙学经制度方面,与其它佛教史形成比较明显的特色。昂青嘉布则突出了青海地区佛教史。

  2.编年史、佛教略史、历史散记

       这类著作虽然零碎,但数量较多,在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中也占有重要分量。囊梓多吉的《编年史·眼睛喜宴》(51叶)讲述了“藏蒙地区大小寺庙建立大体年历、佛教大师们的来世年历、藏、蒙、汉等地王统世袭略史”[]。班智达·洛桑隆珠的《佛教年历·大宝鬘》(52叶)记录了蒙古王室渊源与佛教、一些重事件的散记等内容[]。洛桑达央的《教主、佛教活佛、护法者们住世年历摄要·善言甘露滴》(20叶)也记载了佛教在蒙古地区如何发展的历史。其实,蒙古佛教编年史也是蒙古佛教史的一种特殊体例著作。虽然它因注重重要事情并采取年历的记录方式,篇幅小于佛教史著作,但内容丰富,价值也比较高。

      

     松巴堪布·益西班觉的《青海历史·梵天雅音》着重记录了青海蒙古历史,包括青海蒙古来源、卫拉特与喀尔喀之间争斗、清朝统治青海蒙古的过程,对研究青海地区历史具有很高的价值。僧钦·罗桑丹津班觉(1784-1856)的《厄鲁特蒙古准噶尔王朝世袭、上师等略说·信者之车》(7叶)简要提及了厄鲁特额尔德尼照日格图洪台吉·策旺拉布丹及其子噶拉丹策仁时期佛教发展情况,主要讲述在厄鲁特弘法的僧钦活佛多吉金巴格列热杰和僧钦·洛桑班觉的事迹[]。也应是研究卫拉特地区佛教史的重要文献之一。

      洛桑达央的《回答堪钦阿旺之疑问·梵天直尺》(6叶)是回应其《北方蒙古地区佛法传播史·吉祥法笛雅声》所引起的布里亚特高僧阿旺拉然巴八点质疑而作的[] 。比如,布里亚特拉然巴·阿旺质疑,所谓“大蒙古”的真正起源在哪里,是哪个氏族人,作为依据的文献是什么?洛桑达央回答:所谓“大蒙古”是属于印度北方的南“索格”(sog)部落,且在久远时期名扬“大可汗”(yike kukhan)的那个。在印度人、“霍尔”人、“索格”人混合居住的地区佛教传播非常兴盛,但因后来受到异教徒的迫害分散到很多地方。他提出,这一说法记录在明珠活佛的《世界广论》中,也与俄罗斯、波兰等地的记录吻合。洛桑达央还依据《五世达赖喇嘛传》、《古布塔那他传》,《方广大庄严经》等,论证了此观点。洛桑达央关于“大蒙古”来源于印度北部的说法很有特点,以前诸多蒙古文、藏文《佛教史》中说明蒙古族源时,很多都坚持印度来源说,后世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崇尚佛教起源地,神化族源而提出的说法。而洛桑达央则依据诸多佛教经典和史书,说明蒙古来源于印度不只是因为崇尚或神化族源,而是从印度北部东迁之蒙古高原的历史。目前学界也有一些学者坚持蒙古祖先从印度北部逐渐动迁至蒙古高原的,与洛桑达央的观点可谓不谋而合。

阿旺尼玛全集的第六函(cha 函)是各种札记,其中记有不少史事。

      《敦煌方向史事》中记载了许多敦煌地区蒙古各个部落的历史事件。该书记载,敦煌四部叫灵州、萨州、衢州、甘州。其中甘州部方向有很多寺庙和佛像,“与其连接的是班达霍尔地区、锡赉高勒、马蹄寺、准噶尔、察哈尔某些部落、塔日巴台等诸多蒙古部落,有固始汗丹津却嘉的出生地胡硕特、策凌栋鲁布(策仁顿珠)的准噶尔···阿尔泰山右翼和左翼两个地区,右翼蒙语叫巴润噶尔,左翼叫准噶尔。右边阿巴嘎地区接壤四檀与拉达克等地,东边与喀尔喀、乌梁海等地接壤的山脉连绵地区称为阿尔  泰地区”[] 。此说法值得我们关注。

青海省海南州整理出版的《松巴·益西班觉文集》藏文版

       此外咱雅班智达·洛桑赤列《闻法录·明镜》、察哈尔格西·洛桑楚臣的《各种备忘录》、《各种散篇》、阿其图诺门罕·洛桑益西丹巴热杰的《蒙古族地区等传播显密佛教的精要问答》等著作中记载了佛教在蒙古地区发展的诸多事件及汗王世袭、活佛、呼图克图转世等重要历史事件。

3.寺庙史、活佛传承史

      这类著作数量颇多,在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中也占据不可或缺的位置。洛桑达央的《却英斡散岭寺发源简史·春天布谷鸟之妙音》(22叶)记录喀尔喀甘丹寺的教育史,《古寺大法会西经院发源之传说·神笛优声》(20叶)等十余部寺庙发源史和寺志全面记载了喀尔喀地区大型寺庙历史,是研究喀尔喀地区佛教发展史的珍贵资料。色朵·洛桑楚臣嘉措(1845-1915)的《佛法大寺塔尔寺堪布、活佛传承史和佛像志·专言俱意梵天雅音》(275叶)记录了塔尔寺历辈堪布和活佛事迹,是研究当时著名高僧学者和塔尔寺历史之珍贵文献。其中记录了青海郡王旗达尔罕台吉家出身的卓尼夏仲·噶桑丹津加措、祥萨班智达坎钦洛桑丹毕旺秋、车雪·江秋丹毕准美、清海王亲王旗督军之子锡勒图益西楚臣加措、鄂尔多斯夏仲·乌兰葛根·阿旺克珠尼玛、乌珠穆沁夏仲·夏珠丹津坚赞、青海亲王旗额尔德尼驸马之子夏仲·洛桑楚臣班觉等不少蒙古高僧的传略。

       此外江龙班智达·阿旺洛桑丹必坚赞(1770-1845)的《大寺庙格培甘丹却卓林寺志·赡部那达树》(16叶)、《甘丹提钦谢珠林寺志·污垢水晶镜》(8叶)、《弥勒佛像俱意志·观弥勒笑颜镜》(8叶)、《格桑林寺主要佛像弥勒大像志·诚信之车》(5叶)、色朵·益西图旦嘉措的《一切胜殊佛法大寺塔尔寺庙堂和佛像志·专言传说耳根釆英》(63叶)、章嘉·若必多吉《清凉五台山胜地志》(28叶)、《大都西门之白塔寺志·弘扬正信》(7叶)、《旃檀佛像之历史及周围功德略说·大宝鬘》(10叶)等均是涉及寺庙历史的文献,历史价值颇高,能显示出佛教在蒙古地区本土化过程。

4.高僧传

      高僧传记录高僧大德一生的事迹,既能反映当时历史社会面貌,也能反映高僧作为个体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历史。因此也是历史著作类重要的文献,而且数量最多。从书写对象来看,可分为自传和他传。自传,如洛桑赤列自传、松巴堪布自传、江龙班智达自传、益西顿珠丹毕坚赞(奈曼陀音降白多吉)口述,陀音·降央赤列记录的《益西顿珠丹毕坚赞传》(25叶)、车雪·降秋丹毕准美自传、阿旺尼玛自传等。他传,是指蒙古族高僧为他人撰写的传记。

一世哲尊丹巴

     其中既有为蒙古族上师或高僧撰写的传记,如阿旺图丹撰写的《一世哲尊丹巴洛桑丹毕坚赞传》(72叶)、雄勒巴·索南加措撰写的《策白旺秋多吉传》等,这类传记占绝大多数;也为藏族高僧大德撰写的传记,如章嘉若比多吉撰写的《佛王一切智金刚持洛桑格桑加措传·如意大宝穗》(558叶)、阿拉善·益西丹毕官布撰写的《隆多喇嘛阿旺洛桑传》(178叶)、德赤·降央图丹尼玛撰写的《则本巴·降央希宁传记》(21叶)等。松巴堪布的佛教史《如意树》里有一段记录佛教重要历史事件的编年表,记录了1027年(藏历第一饶迥火兔年)至1746年期间的藏区和蒙古地区历史重要事件和佛教事件。而他的自传《号称堪布额尔德尼班智达之操行·耳根釆英》(258叶)里则又补充了这个编年表,以1657年四世班禅诞生和1689年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诞生日期为开头,补充记录了截止1759年的重要历史事件。其中突出了有关蒙古的历史事件,尤其关注清朝征服准噶尔蒙古的历程。此外,从松巴堪布《自传》可以看到松巴堪布与清朝乾隆皇帝、章嘉若必多吉、五世班禅、六世班禅、土观·阿旺却吉嘉措、土观·洛桑却吉尼玛之间的关系。这些对研究当时高僧与皇帝、高僧之间的关系,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

布顿仁波切

        布里亚特格西阿旺尼玛的《哲蚌寺郭莽坎索仁波切·阿旺尼玛自传·具信大道》(39叶)则记载了很多重要的佛教历史事件。如《自传》开头叙述其学佛经历时,记录了当时喀尔喀蒙古寺庙和著书立说的状况。他说自己8岁时从法相堪布齐美多吉受沙弥戒,14岁时大量学习佛经理论,用藏文,蒙古文接受这些理论和教义。同时他描述了当时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传播的实际情况。另外咱雅班智达·洛桑赤列的《闻法录·明镜》第3函中的布顿仁波切传、宗喀巴及其亲弟子传、达赖喇嘛、班禅传,第4函中的哲布尊丹巴传及蒙古族诸多高僧撰写的《哲尊丹巴传》也是珍贵的历史文献。

咱雅班智达·洛桑赤列

      概言之,蒙古族藏文典籍中的诸多相关历史著作是蒙、藏、汉佛教文化关系史的反映,更涉及蒙古族当时的政治、文化、信仰诸多领域,可谓蒙古佛教与历史的百科全书,具有很高的文献价值。


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的特征


     蒙古族高僧撰写的诸多佛教历史文献虽然继承藏族佛教史著述传统,但也有其特点和侧重点。

      1.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文献主要集中在高僧大德传播佛教活动史、寺庙发展史、佛经翻译刻版史、文字与文学艺术发展史、医学、天文学等科学发展史、佛教流派理论及佛教理论发展史等方面,其中佛教理论发展成为佛教发展史的主线。如松巴堪布的《如意树》既反映了佛教在蒙古族地区发展的历史,也探讨了包括佛学理论发展的历史轨迹。

      2.突出地域性历史,尤其是蒙古地区佛教发展历史。与藏族藏文佛教历史文献比较,蒙古族藏文文献更关注蒙古族地区佛教发展历史,包括喀尔喀、卫拉特蒙古等地的佛教发展历史,凸显了其历史著作的地域特色。

      3.蒙古族藏文佛教史著作各有侧重点。松巴堪布的《佛教史·如意宝树》侧重结合历史与佛学理论的发展脉络。洛桑泽培的《蒙古佛教史》主要勾勒佛教在蒙古地区发展的历史,尤其以今新疆、青海、内蒙古地区的佛教发展史为重点。洛桑达央的《蒙古佛教史·金册》首先追溯了在蒙古地区生活过的鲜卑、柔然、拓跋、汉族等古代部落民族的历史和佛教在蒙古地区流传的历史,然后才论述蒙古各代可汗和喀尔喀蒙古政教历史。达日玛达拉的《蒙古佛教史·白莲鬘》则详细论述了蒙古各部落的分布地,突出了对佛教传播有重大贡献的包括达赖喇嘛、班禅、哲尊丹巴等藏蒙高僧大德的事迹。

      4. 蒙古族藏文佛教历史著作主要反映了蒙藏佛教的交流。蒙古族高僧撰写的藏文文献在叙述藏地佛教历史时,对蒙古族高僧和汗王在藏地的佛教活动着墨较多。比如蒙古高僧到卫藏和安多地区学佛、蒙古地区的汗王到藏区朝拜等历史事件都被记录下来。此外,在反映蒙古地区佛教发展史上,也颇关注藏族高僧赴蒙古地区弘扬佛法的事情。如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八思巴、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多罗那他等诸多高僧赴蒙古地区弘法,达赖喇嘛、班禅、嘉央协白多吉等高僧大德到蒙古地区接受蒙古族僧俗的朝拜,以及为蒙古地区题词揭匾或撰写寺庙清规等史事。因此可以说,蒙古高僧撰写的藏文佛教历史著作集中反映了蒙藏佛教交流的历史。


结   语


      蒙古族藏文文献是蒙古族佛教文化的主要形式之一,挖掘研究蒙古族藏文文献是研究蒙古族佛教文化的重要突破点,也是蒙古学和藏学研究的重要突破点。

     蒙古族撰写的藏文历史著作是蒙藏几百年佛教发展交流史的反映,是蒙古族佛教本土化过程的反映,更是蒙古族历史与文化发展之鲜活记录,这些文献因其地域性和民族性的凸显,颇具价值。随着对蒙古族藏文文献的进一步研究,我们将会发现更多的佛教历史文献,能更全面、清晰地梳理蒙古族佛教发展史与文化发展史。

德都蒙古伊喜巴拉珠尔研究会成员


作者简介


  

      树林(宝·希贵),男,蒙古族,1969年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扎赉特旗,1992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蒙古语言文学系,2006年9月至2012年7月在内蒙古大学蒙古学学院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2014年9月至2015年6月在西北民族大学藏语言文化学院进修。现任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印藏蒙诗学、蒙古族佛教文学和文献、蒙藏文化关系及蒙古族藏文著作研究。兼任内蒙古北方民族文化遗产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蒙古文学学会理事、内蒙古新文学学会理事等。

     树林研究员主持并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蒙古族藏文文论体系研究》(结项等级为优秀),先后参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诗镜论”及其蒙古族诗学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别委托项目《西藏历史与现状综合研究》子课题《蒙藏诗学关系研究》(结项等级为优秀)、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萨班“智者入门”综合研究》等。正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元明清蒙古族藏文典籍挖掘、整理与研究》的子课题《清代蒙古族藏文典籍挖掘、整理与研究》和内蒙古自治区抢救保护《格斯尔》工作课题《蒙古文“格斯尔”与藏文“格萨尔”比较研究》等。

      出版的学术专著有《蒙古族藏文文论体系研究》《诗镜“病论”综合研究》《松巴堪布益西班觉》及《贡嘎坚赞“智者入门”与阿旺丹达“嘉言日光”比较研究》(合著),付梓出版《校注“诗镜论”》《蒙藏“格斯(萨)尔”比较研究》及《贡嘎坚赞“智者入门”翻译、注释与研究》(合著)等。发表的论文有《蒙古族藏文文论体系简论》、《蒙古族高僧文学审美观研究》、《蒙古高僧传记文学创作论探析》、《诗镜病论研究》(一)(二)、《诗镜“命论”》(一)(二)、《萨班贡嘎坚赞与阿拉善阿旺丹达诗学观点之比较》、《论五世达赖喇嘛诗镜“病论”》、《论蒙古族藏文典籍及其挖掘研究的意义》、《论萨班贡嘎坚赞诗歌九种姿态理论观点》、《蒙藏高僧“诗镜”形体论探析》等70余篇。出版诗集《第五季节》(蒙古文)、《秋韵》(蒙古文)及《草原上的风》,付梓出版散文集《无悔的选择》(蒙古文)。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