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1张

日本军攻打通辽

1931年11月24日,日本军司令松井率日蒙伪军由萧河敖包、舍伯吐一带向通辽进犯。辽北蒙边骑兵第一路军在司令李海山指挥下,在萧河敖包阻击日蒙伪军,激战四昼夜,日蒙伪军伤亡200余名,溃退到舍伯吐。11月27日,日蒙伪军以舍伯吐为根据地,积草屯粮准备第二次进攻通辽。辽北蒙边骑兵获悉后,决定不给日蒙伪军喘息之机会,欲出其不意先发制人,于29日三面包围舍伯吐,用重兵强攻日蒙伪军盘踞的据点。经过三昼夜激战,日蒙伪军伤亡惨重,逃离舍伯吐。12月8日,松井亲自率日蒙伪军在装甲车、坦克和飞机掩护下,大举进犯通辽。激战两昼夜,双方伤亡很大,日蒙伪军暂时停止攻城。次日,通辽县城内士绅及各界民众呼吁停战,李海山被迫率部撤出通辽城,退守余粮堡。通辽县城落人日本侵略军手中。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2张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3张

1941年3月2日日本朝日新闻社出版的杂志上刊登的日军在通辽县西城门上岗哨的照片

1932年7月29日,辽北蒙边骑兵第一路军李海山部联合第二路刘震玉部由西门、北门向通辽县城发动攻击。30日上午7时,占领通辽城东、西、北三座城门和附近街道,只有南门和火车站仍在日军手中。对中国军队的如此攻势,日军动用装甲车和坦克等重型武器进行抵抗,双方对峙一个多月,未分胜负。日军调用30多架飞机。2000多名援兵到通辽助战。辽北蒙边骑兵将士见通辽城久攻不下,日伪援兵武器精良,弹药充足,难以获胜,只好舍弃通辽,又一次退守余粮堡。这次战斗毙敌170余名,缴获各种枪支200余支和大量弹药及武器装备。9月8日,辽北蒙边骑兵第一、第二路军又一次向通辽守敌发起猛攻。日军出动装甲车、坦克,在各个巷口用机枪扫射,空中有飞机助战。中国军队只能用步枪、手榴弹还击,伤亡惨重,于次日撤出通辽,退守康平。10月15日,日伪军分3路大举进攻康平县城。并出动飞机30余架次对守军阵地狂轰滥炸,双方僵持3天,均有伤亡。李海山司令率部突围,哲里木盟专员高荫周被俘。10月25日,辽北蒙边骑兵部队撤至开鲁。26日,辽北蒙边骑兵第一路军改编为东北义勇军第五军团。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4张

1932年12月19日,东北义勇军第五军团在刘震玉指挥下攻占余粮堡。1933年1月24日,义勇军乘胜攻打通辽。正在此时,热河陆军骑兵第九旅叛变,偷袭义勇军后路,莫力庙小佛爷白起又率兵1700余人参战,夹击义勇军。义勇军只好突围退回余粮堡。2月初,日伪军纠集大批人马从通辽县城向义勇军驻地进攻。义勇军浴血奋战,冲出重围,撤至赤峰后,编人抗日同盟军,归属吉鸿昌将军指挥。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5张

日军在通辽机场附近巡逻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6张

张绪武军叛乱

1945年10月23日,中共辽源专署(第六专员公署)派遣徐永清、杨德明、黄溯金、李授成等人到通辽县开辟工作。10月27日,接管通辽县地方临时政府,成立通辽县民主政府,徐永清任县长,郭亚臣任保安总队大队长。通辽县民主政府成立后,一部分国民党员、伪职人员、地主豪绅乘机钻入民主政府和保安总队,准备颠覆新生的民主政权。11月9日,中共辽源专署赵北克专员到通辽,取缔国民党通辽县党部。通辽地区国民党转入地下活动。11月20日,张绪武勾结匪首郭宝山,准备攻打通辽城。12月8日晚8点左右,隐蔽在城外的国民党骨干分子秘密潜入通辽城。晚10时,驻守在县政府院内的保安总队第五中队鸣枪,发出暴动信号,同时,集中火力围攻县政府大楼和保安总队队部。正在县政府大楼内工作的县长徐永清,公安科长黄溯金等立即组织抗击围攻县政府的暴徒。暴动分子冲上大楼。徐永清见敌人越聚越多,趁着夜色与通讯员隐蔽起来。战斗近两小时,县政府被攻占。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7张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8张

9日拂晓,黄溯金壮烈牺牲。

叛乱分子在清查中没有发现徐永清、杨德明、郭亚臣等县政府和保安总队领导人,于是在全城开始大搜捕。不久,徐永清、郭亚臣、王振刚相继被捕。12月17日,国民党通辽县党部将徐永清、郭亚臣、王振刚等28人枪杀在通辽露天市场。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9张

新四军三师收复通辽

1945年12月,张绪武匪军叛乱后,通辽县城被国民党、敌伪残余占据。1946年1月,新四军三师八旅及特务一团为前导,由阜新北上。1月7日抵达通辽附近。驻守通辽县城的敌伪、土匪武装收编的国民党先遣军第十一师官兵1400余人。新四军三师八旅在旅长张天云、政委李雪三指挥下,经过充分的战斗准备,以22团、24团、旅直属队和23团警卫连为主,于1月12日黄昏开始发起攻击。经过一夜激战,全歼张绪武部守敌1000余名,缴获各种火炮和轻重机枪14挺,马步枪1270支,马438匹,解放了通辽。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10张

蒙汉联军三进舍伯吐

1946年11月9日,国民党八十八军副师长熊新民带领一个团及大批降队,侵占哲里木盟政府所在地——舍伯吐。随后修筑碉堡,挖掘防御工事。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11张

一进舍伯吐。12月25日拂晓,蒙汉联军步兵在好来本台与敌人交战,骑兵从东南北三面包围舍伯吐,发起了总攻。敌人见蒙汉联军炮火猛烈,抵抗一阵就怆惶溃逃。蒙汉联军占领了舍伯吐。29日夜,蒙汉联军一部袭击逃往三家子的残敌。残敌苏和巴特尔降队四散逃命,连机枪、步枪、大车和准备过年的酒肉都来不及带走,均成了蒙汉联军的战利品。

【历史】日本军攻打通辽的战役..... 第12张

行进在通辽市外的日军某部队

二进舍伯吐。1947年元旦,驻守在通辽的国民党部队纠集2000余人,在辽西区前进指挥所少将主任李耀春指挥下,配备大量轻重武器,向舍伯吐进攻。蒙汉联军为了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部队主动撤出舍伯吐。敌人进占舍伯吐后,不敢出舍伯吐镇区,也不让降队驻扎在舍伯吐,只让他们驻守在附近村屯打探蒙汉联军动向。蒙汉联军派出少量的部队,佯装攻击舍伯吐。驻守敌人惊恐万分,在舍伯吐驻守3天后逃回通辽。蒙汉联军第二次进占舍伯吐后,开展大规模的爱民活动。全体官兵出动,把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并抽调部队一部分战士平整街路,修理房屋,受到当地群众的欢迎。蒙汉联军又派出一支队深入益庆和,歼灭当地守敌,活捉伪团长包留柱等人。蒙汉联军的威名,使敌人闻风丧胆,他们纷纷向蒙汉联军投诚。以陈文学为首的降队142人,带着机枪、掷弹筒、车马等前来归降。钱家店、大林等村镇的降队也纷纷到舍伯吐向蒙汉联军投降。

三进舍伯吐。阴历腊月二十九日,国民党主力部队新六师十六团纠集1000余名降队,又向舍伯吐发起进攻,高喊“到舍伯吐过年”的口号。蒙汉联军撤出舍伯吐,在附近的孙家窑与敌人主力激战。敌人死伤120多名,没等蒙汉联军发起反攻,就开始溃逃。蒙汉联军骑兵奋勇追击,俘虏敌人50多名,缴获美式电台、机枪、步枪、弹药等大批军需物资。国民党部队逃至唐格里克庙,刚想休息,蒙汉联军骑兵又飞速赶到,残敌丢盔弃甲,拼命向通辽方向逃跑,不敢再向舍伯吐进犯。凯旋而归的蒙汉联军第三次回到舍伯吐,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

骑兵二师解放通辽

1946年1月,新四军三师收复通辽后,中共西满分局、辽西省委、热辽边地委先后派遣大批干部到哲里木盟开辟工作,剿匪除奸,组建民主政权和革命武装,使长期受压迫,受剥削的蒙汉各族人民获得了新生。

1946年10月22日,国民党七十一军八十七师攻占了通辽。之后,日夜赶修工事,挖战壕、筑炮台、砍树木、削平通辽县城四周二里以内的全部障碍。同时网罗收编土匪,补充兵源。

1947年春,东北民主联军大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扭转东北战局。国民党军队被迫收缩战线,实行重点防御。国民党七十一军八十七师受命撤至四平,命令辽北骑兵第十八师和塔日巴喇嘛骑兵团共2000余人驻守通辽,另有通辽县伪保安队600余人驻守在城东钱家店。通辽县城成为东北国民党军队整个防御体系的突出部位。而由于大势所趋,守军士气低落,犹如热锅里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

内蒙古骑兵二师决定抓住战机解放通辽。5月23日下午2时许,部队在白音布鲁格师长率领下横渡西辽河,出敌不意,兵临城下。骑兵11团向县城东门猛烈进攻。12团利用西辽河大堤做掩护,向西大桥快速推进,突然发现敌人数十骑兵冲出西门。12团轻重火力一起开火,战士们乘势向通辽县城西门发起猛攻,迅速夺取西门,又向县城纵深猛插分割敌人,向县城中心发动进攻。残敌见大势已去,慌忙从南便门夺路而逃。经过1个小时的战斗,打死守敌20多名,缴获大批军用物资。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半年之久的通辽县城重新回到人民的怀抱里。

哈拉乌苏战斗

1947年5月23日,内蒙古骑兵二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放了通辽县城。溃不成军的通辽守敌弃城而逃。国民党通辽县长兼辽北骑兵十八师师长田久安带领溃军,龟缩于通辽县城东边钱家店一带,企图向康平方向逃窜,靠拢国民党主力部队。5月27日,内蒙古骑兵二师兵分两路追杀逃敌。11团和12团从通辽县城出发,经坤都庙、吉拉吐,直插敌人腹部。13团和通辽、开鲁两县支队迂回敌后,切断敌人退路。部队行进途中得知敌军撤离钱家店,准备经哈拉乌苏逃往康平。师长白音布鲁格和政委赵石立即决定部队快速挺进,决不能让敌人逃走。上午10时左右,在离通辽城东南30余公里的科尔沁左翼后旗哈拉乌苏追上逃敌。首先切断敌人退路,接着11团和12团从敌人左右两侧发起猛烈进攻。将900多名敌人迅速包围。

溃逃的国民党军官兵做梦也没有想到骑兵二师来得这么快,一下子乱了营。二师官兵个个奋勇当先,像猛虎下山般向敌人冲去。敌人纷纷被砍下马来。侦察排长青虎带领全排战士冲在最前面。有几个亡命徒依仗人多势众,围住青虎。青虎力战群敌毫不畏惧,战刀闪过,敌人头颅纷纷落地。敌人在骑兵二师的猛烈进攻下,有的丢枪弃马,跪地投降。有的如丧家之犬四散逃跑。经过3个小时激战,骑兵二师大获全胜,击毙敌人50名,俘虏406人,活捉国民党通辽县长兼辽北骑兵十八师师长田久安,缴获大小枪支208支,战马90匹,汽车一辆,电台一部,轻重机枪各一挺,各种弹药4000余发,胶轮大车40辆等。

凤凰山战斗

1947年2月3日,东蒙人民自治军某师二十三团副团长斯钦奉命率领十八名战士来到敌我双方拉锯的扎旗凤凰山一带,发动群众,开辟根据地。部队到达凤凰山,刚刚开展工作,就被敌探告密。四日凌晨三点,国民党团长阿力奔哈带领七百余人,突然包围凤凰山,妄图一口吃掉我军。斯钦发现土匪包围,立即率领战士撤到凤凰山上,凭险同几十倍的敌人展开血战。战斗从凌晨四点打到中午时分,敌人伤亡惨重,死尸枕藉,仍不能攻下凤凰山。而我军也已弹药打尽,面临绝境。斯钦下令突围。在突围中,战士相继牺牲,斯钦也中弹落马,赤手同匪徒搏斗,最后壮烈牺牲。

一九四八年春,东北人民政府在凤凰山召开追悼大会,并树碑刻石,以永远纪念英雄的烈士。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