ღ【蒙语】纪念达尔罕歌王查干巴拉诞辰90周年(一)
蒙古元素>蒙古音乐> ღ【蒙语】纪念达尔罕歌王查干巴拉诞辰90周年(一)

ღ【蒙语】纪念达尔罕歌王查干巴拉诞辰90周年(一)

蒙古音乐元火工作室2018-06-20 6:34:1911462A+A-


        查干巴拉(1926—1990年),科尔沁草原著名民间歌手,有“达尔罕歌王”的美誉,是科尔沁草原短调民歌的杰出代表,查干巴拉的民歌艺术是真正的音乐,来自远古的最初的、最纯真的音乐,没有做作的痕迹,是生活中的音乐。
       从查干巴拉身上看到,只要有音乐,生活就充满阳光,超脱一切烦恼和忧虑,甚至在一片恐怖中也无所畏惧。民歌就是查干巴拉的生活,让他超越了一切。当年,查干巴拉的歌唱成为科尔沁人民群众文化生活中的重要需要。
       查干巴拉善良纯朴、平易近人、为人正派、原则性强、刚直不阿、勤奋好学、记忆力超强,他热爱艺术胜于生命,把毕生的精力和时间献给了挖掘、挽救和传唱上,他的艺术来自人民,他又把艺术献给了人民,不愧是一代达尔罕歌王,人民艺术家。查干巴拉为传承、保护和发展蒙古民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叙事民歌《嘎达梅林》传承人

何巴特尔先生谈查干巴拉的民歌艺术


       1926 年 l 月 11 日,查干巴拉出生于科尔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镇德兴嘎嘎查一户贫苦牧民家庭里,三岁丧母,四岁丧父,七岁时又失去祖父母,从小便成了孤儿,是哥哥嫂子一手拉扯他长大成人的。查干巴拉的一生也很不幸,小女儿一岁,大女儿三岁时妻子去世,他常抱着小女儿,领着大女儿到农牧民家唱歌。查干巴拉为什么常唱那些悲伤的歌呢,就是因为他悲伤的一生,父母早亡,妻子又撇下小小的两个女儿撒手人寰,这些痛苦的事常常勾起他的伤悲。


查干巴拉的大女儿吴白玉回忆父亲的民歌艺术生涯


       查干巴拉小时给人放过猪,放过牛犊。他从小喜欢听别人唱歌,听着听着,有时就在沙土上睡着了,没人找他,他就睡到天亮,由于年龄小,人们发现后背起他送到家。初夏铲地的时候,有人坐在车上,唱着歌路过田地的时候,查干巴拉为了听歌,把锄头埋在土里,自己悄悄地跟在车后,车上的人唱到什么时候,他就跟到什么时候,这样跟在人家车后走十多里的事常有。甚至有一次跟着人家的车后走过苏布日嘎村(白塔子)。回来后,被打头的发现挨了打。额尔敦朝伦套布村的包寡妇请查干巴拉唱歌,据说包的丈夫曾当过区长,查干巴拉去了她的家,并问她唱什么歌,她说只要你让我伤感就行。查干巴拉给她唱了《奴热》和《孤独的驼羔》,听着听着,她哭得听不下去了。
       查干巴拉的第一个老师叫敖白,敖白歌唱得好,但后来不愿意唱了,因为他一唱歌,他妻子就哭,为了不让妻子掉泪,敖白就不唱歌了,再有敖白的父亲也不让敖白唱歌。查干巴拉为了听敖白的歌,与敖白打赌,如果敖白不唱歌,他一直跪在地上或磕头。就这样,为了听敖白的歌。查干巴拉多次采取这种办法。敖白无可奈何,说,我教了很多徒弟,但像查干巴拉这样的头一次见啊。后来敖白答应教查干巴拉唱歌。敖白说:“在我所有的学生里查干巴拉是特殊人才,他的脑子不是一般的脑子。查干巴拉身上最可贵的是他的脑子和勤奋,一教就会,不用两遍。”

 查干巴拉的大女儿吴白玉在唱父亲教的民歌《尚哈哟马鞍》


       敖白教给查干巴拉《额尔古黛》、《奴热》和《孤独的驼羔》。所以,查干巴拉生前总说敖白是我的第一个老师。其实,查干巴拉六岁放猪的时候,德兴嘎套布有一个叫金宝的人领着他放猪。金宝歌唱得很好,但查干巴拉没有郑重其事地拜他为师。为了拜敖白为师,查干巴拉还给敖白送酒等礼物。有一天,从蒙古金(阜新)来一个流浪胡尔其。俗话说,在蒙古金,三个人里就有两个是歌手。这位老胡尔其自己唱着歌儿继续赶路,查干巴拉跑过去,在老胡尔其的面前趴下,老胡尔其问查干巴拉:“你在干什么?”查干巴拉回答说:“我为了向你学唱歌,跟了你已经十多里路了,你一点也不理我,我已经走不动了,你就坐在这儿给我唱歌吧。”老人哭了,他为查干巴拉的这种精神所感动,就跟着查干巴拉去了一个窝堡,然后教查干巴拉唱了两个多月歌。所以,查干巴拉还会唱很多蒙古金的民歌。
       当年我采访乌力吉仓先生时,他不时地对我说:“哎呀,查干巴拉真是天才啊!”查干巴拉是科尔沁民歌的主要代表人物。真正记录查干巴拉的歌是从 1962 年开始的。当年,乌力吉仓先生学校毕业后在乡下工作,我的舅舅白·色音巴雅尔对乌力吉仓先生说:“走,走,别待在这里,跟我走。”那时候调人不像现在这么复杂,乌力吉仓先生很快就调到科尔沁左翼中旗保康一中工作。不长时间,旗文教科通知乌力吉仓先生,抽调他整理民歌。之后,乌力吉仓先生等三人在查干巴拉的家里待了二十多天,当时,呼和浩特也来了六个人,搜集整理查干巴拉演唱的民歌,他们待了一个多月。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我的舅舅白·色音巴雅尔和乌力吉仓先生又重新录音整理了查干巴拉演唱的民歌,并出版了《民歌——民间歌手查干巴拉演唱集》上下集(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4 年出版),收人他演唱的民歌 286 首。内蒙古人民广播电视音像公司还出版了他的演唱磁带五盒。
     《娜布琪公主》、《韩秀英》、《达那巴拉》等叙事民歌都是两个小时的歌。查干巴拉虽然没有上过学,头一天,查干巴拉唱完之后,第二天再让他唱,并拿着记录过的本子一对,他一句不差地唱出来,甚至一个字都不差。查干巴拉不仅是艺术天才、嗓子好,而且记忆力过人,他虽然不识字,但两三个小时的歌,一点不差。查干巴拉的歌人们非常喜欢听,他的歌儿能调动人的情感。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原领导那仁朝克图听了之后也掉了眼泪,他说:“哎呀,对这样有才能的人,我们过去都没理会,这是我们的错呀!”修都西庙水库的时候,查干巴拉的老师到水里唱歌,老师对查干巴拉说:“你真喜欢学歌的话过来。”查干巴拉不会游泳,但他还是往水里走去。他不会水,落入水里喝了几口水,差点被淹了。老师又害怕,又感动,从水里出来之后说:“看来,你是真心学啊!”查干巴拉在都西庙水库学了《娜布其公主》等歌曲。老师说,查干巴拉学唱歌真有铁人般的刚毅。查干巴拉说:“要学歌曲,一咬牙,你要走百里,我也要跟你走下去。你骂我也不管。”不管在哪儿,人们请查干巴拉先生唱歌,他从来都不拒绝,当他在吃饭的时候,有人来请他唱歌,他放下饭碗就给他们唱歌。
      因为唱歌,查干巴拉先生曾被关进监狱。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派出所抓过两次,那时候民歌都当成毒草,谁要是唱了民歌,不被批斗也差不多剥你一层皮。可是,这些都阻挡不了查干巴拉想唱的欲望,他从章古台村来到舍伯吐镇的饭馆唱歌,据乌力吉仓先生说,当时,他唱的可能是《港莱玛姑娘》。派出所抓走他后,让他扫了七天的院子,放出三天后,他又回来了,还是那样唱歌。后来,他到派出所所长家里去唱歌,最后所长也被感动了,从此,派出所就不抓他了。为了唱歌,查干巴拉还多次被罚过工分。能唱歌的查干巴拉庄稼活干得并不那么好,所以,队里让他看庄稼地。看地的时候,他也唱歌误了事,后又不让他看庄稼地了。之后,让他到章古台的大车店干活,他在大车店时又唱歌,由于唱歌,又把店里的粮食让小偷盗走了,所以,他又下岗了。查干巴拉在别的事上不出什么问题,就是为了唱歌,唱出不少麻烦,常常误事。
他从内心里喜欢唱歌,土改之前,勒克森扎布区长听说查干巴拉能唱歌,就叫查干巴拉去他们家。查干巴拉到了他们家之后,就问勒克森扎布:“为什么叫我?”勒克森扎布说:“听说你能唱歌,那就给我唱歌吧。”查干巴拉唱歌之后,勒克森扎布大声哭着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听到过像你这样的歌唱家的歌。你是蒙古人的骄傲。”勒克森扎布给了查干巴拉七十二圆元宝。查干巴拉唱歌后,别人给他东西,他又给别人,尤其给那些穷苦的人,所以,查干巴拉有点钱就存不住,这就是他的特点,这也许是他受过穷的原因吧。
       查干巴拉1946 年参军(旗大队),1948 年复员。又参加过四平战役。回来后待在自己的村子里, 1957 年内蒙古民歌联唱时,将查干巴拉调到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当老师,到那里待了两年后惦记家里的孩子,就要求回家,当时孙良先生留下来了。看到查干巴拉家里非常困难,就再也没让他去,要不然查干巴拉工作在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查干巴拉为什么能唱那么多的西部民歌,就是那个时候学的,伊克昭民歌、察哈尔民歌,察哈尔的《玛玛的回访》、《洋珠尔香烟》、《三匹枣溜马》、《花马》都是在呼和浩特唱过的歌曲,还有《博如勒马》。
       人一旦有困难,查干巴拉就帮助他,修红山水库时,让查干巴拉去唱歌。一天,有人跟他说:“哎,查干巴拉你唱歌还不如帮我挑土。”查干巴拉真去帮助他挑土了。所以,人们说查干巴拉心地善良。查干巴拉要是把唱歌的钱用在生活上,也能成为一个很富裕的人,可是,他赚钱后就送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乌力吉仓先生和我的舅舅白·色音巴雅尔借了旗广播站的大录音机,去找查干巴拉录音。当时,他们看见查干巴拉掏出兜里的七十元钱给一个老人,那时候七十元钱是不小的数目。乌力吉仓先生都有点奇怪,对他说:“喂,你就这样给了?你自己不用吗?”查干巴拉说:“哎,谁还不遇到困难啊,我比他强,我还靠我的嗓子能赚点,可是他不能。”


 查干巴拉为农牧民演唱蒙古民歌


         查干巴拉唱的歌基本是情歌、悲歌。情歌《韩秀英》、《达那巴拉》、《小战马》都是他最喜欢唱的歌,《希吉德》、《丁香波热》也是他的保留节目。正是通过他的演唱,使《韩秀英》、《达那巴拉》、《娜布其公主》成了保留节目。短歌代表作有《希吉德》、《丁香波热》、《乌尤黛》。查干巴拉在演唱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拿科尔沁人的话说有那种味道。同样的歌他一唱就是好听,别人再模仿也不是原汁原味。他不仅演唱内蒙古东部民歌,还喜欢唱内蒙古西部民歌如《心爱的白马》、《多贵帽》等。
       民间艺术家乌力吉仓先生说:“他的演唱字正腔圆,声情并茂,他一改传统的演唱方式,独辟蹊径,力求创新。他反对千人一腔,通过对歌词灵活多变的处理,使演唱既传神又传情,升华到出神人化的境界。他一生中演唱过三百多首民歌,完全是经过改编处理的。至今流传的《韩秀英》、《达那巴拉》、《娜布其公主》、《王喜生》等,特别是《韩秀英》、《达那巴拉》,从曲到词,从情节到人物,与 20 世纪四五十年代流传的两首同曲目民歌相比,截然不同。他把原来二三十段的短歌,改编成能唱两三个钟头的长篇叙事民歌。应该说,这是一种天才,是一种创举。有人说:“与其说查干巴拉是天才的歌唱家,不如说他是天才的词曲作家。他对蒙古民族叙事民歌的发展,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建树,取得了超凡的佳绩,他是一位伟大的叙事民歌艺术大师。”


                                  查干巴拉在传授蒙古民歌


       1957 年,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请他去教唱民歌,跟他学习的有八九名学生,其中成绩好的有双喜、包福来、额尔德木图。1963 年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来哲里木盟时,曾会见查干巴拉,并和他进行了艺术交流。查干巴拉的足迹遍及内蒙古草原,被蒙古族农牧民亲切地称为“玛乃道钦”,意为我们的歌手。他还曾三次进京演唱,受到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79 年参加过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少数民族歌手和诗人座谈会。
       查干巴拉生前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内蒙古分会理事、中国曲协内蒙古分会副主席、中国民间文学内蒙古分会理事、政协哲里木盟第六届委员会委员。
      1990 年 9 月 25 日查干巴拉先生逝世。

(图片由查干巴拉的二女儿吴金玉提供)

来源:科尔沁文化遗产协会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