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帝国的最后遗产-克里米亚

蒙古帝国的最后遗产-克里米亚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10-24 5:49:149858A+A-

蒙古人称霸欧洲,已经是七百多年前的陈年旧事了。但是直到如今,在意大利帕杜亚城的斯克凡尼教堂里,还可以看到当年蒙古帝国的影子。 

故事得从教堂里的壁画说起。




  这幅叫做《耶酥的生平》的杰作始作于中世纪末,到文艺复兴时代才完工,画中人物描绘得很出色,其中包括了圣母玛利亚哀悼耶酥的情景,我们可以看到耶酥的身上覆盖着细致而设计匀称的外衣,这种图案和十三世纪的蒙古帝国有很深的渊源。 

  西元1991年的6月,也就是约750年以后,教廷和波兰军方共同举行了弥撒,记念当年丧命于蒙古铁蹄之下的官兵。 

  “敬爱的祖国同胞们,希望我们永远不忘记先烈们的壮烈牺牲。” 

  “为了对抗蒙古人,他们慷慨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尽管岁月不断流逝,人们对蒙古人所带来的震撼却总是难以忘怀。当年来自远东的蒙古兵团以其雷霆万钧的雄风,给中世纪的欧洲人带来巨大的震撼,并且粉碎了他们的幻想。 

第一章、传说中的救主

  在中世纪时,欧洲人相信,东方会出现一位救世主,在他们的梦想里,这名叫做普勒斯特·约翰,后来被称为长老约翰的英雄,将会征服回教徒,拯救基督教徒。 

  但是,尽管欧洲人满心期盼,事实证明所谓的东方英雄,带来的却是失望和更多的苦难。 

  最初,有关长老约翰的传说是记录在一本十二世纪写的编年史上面。根据这本书的记载,这位长老早先不过是教廷里谣传的一个神话人物罢了。这个传说是这样的:在远东地区,有名信仰基督的王,他不但打败了回教徒,还攻占其首都,这就是鼎鼎大名的英雄普勒斯特·约翰。 


在法国的一处教堂里,至今仍保持着中世纪的传统,这里的僧侣抛开红尘俗世,每天颂经祈祷,把自己奉献给天主。中世纪时的欧洲,基督教的势力庞大,社会上的一切行为,都受到宗教的影响。而当时,全欧洲最有权力的自然是罗马的教皇了。当时,教皇势力之大,大到没有人敢向他的权威挑战。 

  然而,凡事物极必反,在快到十三世纪时,基督教的权威开始动摇,教宗号召的十字军被回教徒打得溃不成军。就在这个时候,有关东方救世主的谣言便开始传开了。由于资讯不发达,当时的欧洲人对神秘的东方,充满了幻想。欧洲人甚至相信,画在教堂墙壁上的许多怪物在东方确实可以找到,在他们的幻想里,遥远的东方有个信仰基督的王,专门打击邪恶势力,他就是普勒斯特·约翰。于是,许多西方人就期盼着约翰率领着正义之师到欧洲来解救他们。这位英雄人物,是否是西方人在惧怕回教徒之余,想象出来的呢? 

  不过,根据历史记载,当时的确有东方军队和回教徒交战。在西元1221年时,有一支为数十万的大军攻击中亚的波斯回教帝国。消息传开时,十字军正在开罗集结,等待长老约翰的到来。这个消息很令人振奋,因为波斯是当时中亚最大的回教帝国。 这里是当年波斯的商业中心幅哈拉。只要摧毁这座城市,就可以彻底地征服波斯帝国。


  因此,这支东方大军便锁定这座城池,把他当做主力攻击的目标。他们派遣骑兵部队把城池团团围住,进攻的部队接着发射火箭,猛烈地攻击幅哈拉崐城。几天之后,波斯王朝崩溃。这支由东方人组成的部队于是一拥而入,占领了这座城池。率领这支部队的国王很快就控制了形势,把幅哈拉城的领袖软禁在清真寺里,要求他们服从新的领导。 

  当时,据说这名国王曾告诉这批波斯贵族说:“你们犯了很多过错,而你们的国王更是个大罪人。上帝曾谴责你们的罪行,他特地派我来教训你们,让你们臣服。” 这位以上帝使者自居的国王又采取了一连串的动作,控制了整个波斯。消息传开,欧洲人以为这位国王就是长老约翰。


  不过在这件事情之后,有关长老约翰的消息又沉寂了好一阵子。终于在1223年时,他的东方大军又出现了。

  不过,他们这次占领的不再是回教国家,却是信仰基督派希腊正教的俄罗斯。俄罗斯人眼看大事不妙,赶紧向罗马教宗求救。他们在报告中说,有一批可能是基督徒组成的军队,杀死了成千上万的我国同胞。在大开杀戒之后,他们便班师东返了。

  但是教宗非但不理会俄罗斯人的求援,反而指出,希腊正教是基督教的叛徒,上帝为了表示他的愤怒,才特地派遣长老约翰来惩罚俄罗斯人。就这样,教宗依然在引颈盼望期待约翰来拯救基督徒的苦难。

  欧洲人又再等待了二十年,才盼到了这支东方大军。然而,他们却很失望地发现,这支军队,不但不来援助他们,反而用残酷的手段征服他们。在1 241年时,这支东方军队已经推进到波兰的莱格尼斯城。波兰人和日尔曼人赶紧组成了骑兵联军开发到莱格尼斯城抵抗敌人的攻击。


  但是他们所遭遇的却是实力超级坚强的部队。对于这场惨烈的战役,波兰人有相当生动的记录。他是这样写的:

  “敌人用魔法变出有异味的烟幕,他们骑兵神出鬼没,我们很快就被包围了,无情的箭,从四面八方射过来,好象下雨一样。在一阵屠杀之后,凶狠的敌人把射死的士兵的耳朵割下来,以便计算死亡的人数。割下的耳朵数量之多,足够装满九个大麻袋。” 

  在这次战役之后,这些东方来的军队就被称为鞑靼人。鞑靼的意思就是“地域的使者”。 鞑靼军队整整蹂躏了东欧两年之久,才班师返回东方的老家。 

  在1245年,也就是鞑靼人回到东方三年之后,教宗在圣约翰大教堂召开了一个会议,讨论鞑靼人带来的各种令人头痛的问题。一时之间,鞑靼人又要来了的谣言象野火般地到处蔓延。甚至连遥远的英格兰和日尔曼地区都可以听到。各种遥远纷纷传到教廷,有人说,长老约翰已经被鞑靼人消灭了。也有人说,不对,他现在一定还在跟鞑靼人作战。更有人说,搞的不好,这个长老约翰自己就是个鞑靼人。 


  为了平息人们的恐惧,教宗决定派遣特使团到东方一探究竟,看看鞑靼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特使团领袖玻朗嘉宾,把教宗的私人口信带给鞑靼皇帝。他是这样写的: “鞑靼皇帝陛下,请接受耶酥基督的教诲,他是上帝派到人间来传播福音的救主,鞑靼人可曾毁灭过基督教国家,我们希望全人类都能和平共处。在将来,你们必须停止杀戮基督徒,以免遭到天谴。”

  教宗认为,如果鞑靼人能改信基督教,那么教会就可以免于受他们的蹂躏了。带着教宗的口信,玻朗嘉宾有恃无恐地启程,向神秘的东方前进。玻朗嘉宾在1 245年4月离开里昂,经由波兰前往俄罗斯。在俄罗斯他遇到了鞑靼部队,才知道他们的国家在更遥远的东方。就这样,经过了十五个月之后,他终于抵达了鞑靼人的王国。


  鞑靼人住的地方在欧亚大陆最东边的草原上,在这里,玻朗嘉宾才知道,原来鞑靼人住的地方叫蒙古。玻朗嘉宾把他在蒙古的所见所闻都详细地记录下来,在他的《旅行札记》的第一页上是这样写的: 

  “我只把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东西记录下来,以便忠实地描述蒙古人,也就是一般所谓的鞑靼人。”

  “蒙古土地贫瘠,无法从事农业。不过,却很适合放牧牲口,蒙古人因而畜养着马、牛、羊各种牲口,以便取得乳汁和肉作为主食。如果你把全世界的马匹加在一起,也不见得会比蒙古人所饲养的还要多。蒙古人的日常生活少不了马匹,连小孩子都是一流的骑手。”“可以说,蒙古人成功的秘密,全在于高超的骑术。蒙古军人出征时,都带着许多马匹,以便轮流使用。这样一来,他们每次行军都可以到达很远的地方。如果你想追击蒙古骑兵,到头来肯定会倒大霉的。”


  “蒙古人信仰的是一位真神,他们的神灵无所不在,蕴藏在自然界的万事万物当中。这其中,当然包括了太阳、月亮、水以及大海。” 

  “蒙古人是个坚强的民族。他们骑在马上时,能耐得住酷寒甚至酷热。他们不喜欢说谎,也不会相互嫉妒,因此也从没听说过什么纠纷,他们彼此和谐相处,互相尊重,甚至当食物短缺的时候,他们也会乐于分享仅有的存粮。” 

  “蒙古人极为尊重各种不同的宗教信仰及传统。因此,他们占领敌国的时候,从来不会摧毁异教徒的宗教,他们更不会强迫俘虏改信蒙古人的宗教。这种宽容的态度,实在是很难得的。”


  “虽然这些事情听起来很新鲜,但是请你相信,我所说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以上这段都是玻朗嘉宾的记述。 

第二章、建立大蒙古帝国  

  蒙古人住在圆形的蒙古包里,这种由一根细柱所支撑的帐房十分经典:很容易就可以拆下来,也很容易就可以重组。蒙古人不象欧洲人一样住在城里,他们游牧于在草原上。蒙古人常常搬家,在草原上寻找可以放牧的草地。当他们要搬家时,便把帐篷放在牲口的背上驮运。不论是平时,还是战时,蒙古人能带着他的家当和牲口去任何地方。

  蒙古人没有什么财产,更谈不上拥有任何一分土地。 玻朗嘉宾当时住在蒙古军营里,和蒙古王爷和他的随员住得很近。玻朗嘉宾领到一个蒙古包,还可以定时领到食物,生活安定的他,一直在等待机会,希望把教宗的口信亲自交给蒙古皇帝。


  就在这个时候,蒙古人举行了一个重要会议,以便推选出新皇帝。结果成吉思汗的孙子贵由被公推为皇帝,也就是蒙古人所尊称的“可汗”。消息传开之后,臣服于蒙古的许多国家,都派特使参加贵由的即位大典,在加冕大典之后,新即位的蒙古皇帝贵由,便召见了玻朗嘉宾。同时,也接受了教宗的信函。 

  根据蒙古传统,蒙古皇帝不能直接和外国人交谈,必须经由他的属下居中翻译。而当时这位通译就是贵由可汗的大臣镇海。靠着他的帮助,才把教宗的信函逐字翻成蒙古文字。玻朗嘉宾很惊讶地发现,原来镇海也是一个基督徒,他信仰的是基督教的支派,叫做景教。 

  到底景教教徒是如何在蒙古帝国里获得如此重要官位的呢?伊朗是景教派基督徒的大本营。不过在伊朗,景教只能算是弱势宗教。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回教的祈祷仪式,到处可见的回教文物足以证明了伊斯兰教才是伊朗的国教。


  然而,在伊朗西北部,有个叫做欧罗米亚的小镇,却住着大约二十万景教崐徒。景教教徒的祈祷方式相当传统,自从耶稣诞生那一年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弥撒时使用的语言仍是耶稣在世时流行的叙利亚语。除了尊崇的十字架和圣经外,景教禁止一切的偶像崇拜。 

  景教的教义里,耶稣在诞生时是普通人,但在去世之后却升天为神。这跟罗马教廷的解释有点冲突,根据梵蒂冈的说法,耶稣自始至终和上帝都是一体的。这种教义上的冲突,终于在西元第五世纪时白热化。结果景教被罗马教廷禁为异教。现在只有在东方才对景教仍然较为包容。

  因为不能见容于西方,景教徒在西元五世纪后,便经由印度向中国传教。不过,这支教派最后也在中国被禁止。一直他们传教到蒙古草原之后,才算被人们接受。


  在蒙古草原的南方,有一个叫乌兰苏木的地方,这里可以发现古时候汪古部族宫殿的遗迹。汪古部族和成吉思汗结盟,才促成了蒙古的统一。直到今天,汪古部族建立的墓碑仍然屹立在大草原上。在这些墓碑上,还刻着十字架。这证明了在汪古部族里也有不少景教派的景教徒。 

  这些部族在蒙古帝国里相当有势力,说明蒙古帝国里任何人只要有足够的能力,就可以参加各种活动,完全没有宗教上的歧视。毫无疑问的,在欧洲神话英雄长老约翰的家乡——亚洲,的确是住着许多基督徒。 但是,这些基督徒是蒙古帝国的臣民,必须效忠蒙古可汗。而他们的军事行动,也曾对欧洲人构成极大的威胁。

  就这样,欧洲人在期待长老约翰的拯救多年之后,终于首次揭开了东方的神秘面纱。在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玻朗嘉宾的东方之行可说是圆满达成任务。于是,在离开家乡两年零四个月之后,他终于又回到教廷,向教宗报告。


  玻朗嘉宾也带回蒙古可汗回复教宗的信函。这封信是在本世纪初,在梵蒂冈教廷的档案中被发现的。是贵由可汗写给罗马教宗的亲笔们,其中有蒙古人要征服全世界的宣言。完这封信之后,教宗便明白,能够造纸的东方人拥有比欧洲人进步的文明。而更糟的是,现在东方人的代言人——蒙古人似乎要对全世界宣战。 

  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让罗马教廷感到不寒而粟,罗马教廷在欧洲已经享有近一千年的权威地位,但是在蒙古人的挑战下,这种特权就面临着威胁。为了保住教迁的地位,教宗发动了全面备战,防止蒙古人入侵。 

  他下令兴建碉堡,并估计蒙古军队的入侵路线。此外,他还下令:任何人看见蒙古人,要得马上向教宗报告。当然,蒙古人对教迁发出的警告,不仅是说说而已。


  在西元1253年,想要征服世界的蒙古人,又开始了西进的行动。蒙古人计划采取迂回战术,先征服伊朗、埃及和地中海东岸,然后再以此为基地,直捣欧洲的心脏地带。 

  在伊朗,伊兹马因教派是伊斯兰教各教派中最有势力的一支。而伊兹马因派向来很强悍,他们之中有许多人不但是恶名昭彰的刺客,而且还敌视蒙古人。于是,蒙古把这一族人当成头号打击目标。 

  伊兹马因派在三百公尺高的悬岩上建了一个碉堡,以防备蒙古人的入侵。 蒙古人因为要避免和伊兹马因派正面冲突,他们切断了敌人的补给线,进行包围战。 在缺乏补给的情况下,城堡里的存粮和饮水最后终于消耗殆尽。蒙古人见时机成熟,便展开无情的攻击。冲击碉堡里正饥渴不堪的敌人。


  当时,蒙古人曾对伊兹马因派心战喊话。他们告诉敌人说,如果愿意投降,就可以饶你们一命,不过,有一个先决条件,这就是,你们必须亲手把自己的碉堡摧毁。 由于运用这种策略,蒙古人在几乎没有折损一兵一卒的情况下,便轻易地拿下了伊兹马因派的碉堡。 

  蒙古人继续西进,先后征服了巴格达、大马士革和其它不少的回教国家首都。最后,他们如愿以偿地到达了地中海。在当时看来,蒙古帝国的扩张似乎是毫无止境可言的。但是,世界上没有永远的长胜军。不久之后,如日中天的蒙古人终于尝到了战败的滋味。 

  在1260年,一向锐不可当的蒙古大军在埃及受阻。当时埃及的马木路克王朝是由突厥人建立的,拥有全伊斯兰世界最骠悍的精兵。蒙古人向马木路克王朝的骑兵发动猛攻,结果造成蒙古远征军的第一次惨败。蒙古人曾梦想渡过地中海,征服欧洲中部。但是自从1260年的那次惨败之后,蒙古人无法在地中海南岸建立港口,征服欧洲的计划只好胎死腹中。虽然蒙古大军在欧亚大陆上造成了一股风暴,但是他们的强盛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欧亚大陆上,拼命扩张之后,蒙古本部却因为王位继承问题而发生分离。


  占领中国之后,蒙古皇帝忽必烈迁都北京,这时有许多蒙古权贵渐渐不服从他的领导,开始自立门户。于是,蒙古人发现,他们渐渐无法从敌国各地征召士兵,组成一支团结的队伍。在日本、越南、以及印尼,吃了败仗之后,蒙古帝国终于解体成为一个松散的邦联。 

  在法国国家档案中心里,仍然保存着蒙古人在1289年写给法国国王的信。这封由蒙古文写的信提出了一个很杰出的军事联盟计划。他是这样写的: 我们希望跟欧洲人联成一气,共同对付埃及的马木路克王朝。让我们分兵出击,对敌人展开无情攻势,如果军事行动成功的话。


第三章、蒙古帝国的最后遗产 

  1991年7月26日,一群自称是蒙古帝国后裔的人,集聚到克里米亚来。他们是克里米亚的鞑靼人。 

  克里米亚汗国是蒙古众多汗国中一个繁华的国家。为了重建这个国家,蒙古后裔从世界各地回到祖国——克里米亚来。呼里勒台会议就要开始了。呼里勒台是个重大的会议,从成吉思汗以来,许多蒙古帝国的重要事件都是在这里讨论的。 

  “我们要向世界声明,我们已在这里重新建国了,从今往后不再受其它国家的控制,克里米亚是我们鞑靼人的。” 

  克里米亚的鞑靼人,为重建他们的祖国而站立起来。苏联政体所发生的戏剧性变化,激起了蒙古后裔的热情。


  在成吉思汗的领导下,蒙古人曾经建立了一个世无前例的大帝国。帝国瓦解后,中国继承了蒙古的遗产。然而,一个不可拒的命运正在等候着蒙古帝国的后裔。

  十三世纪,蒙古帝国被分成四大汗国。一百年后,蒙古帝国自欧亚大陆消失了。但有两个部落仍然残存着,这两个部落,一个在东方的蒙古草原上,另一个在西方的克里米亚,特别是蒙古帝国的最后一个汗国——克里米亚,一直屹立到十八世纪末。

  这里是中亚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的机场。天早上五点时,整个机场就笼罩在一股不同寻常的欢乐气氛中。这些正在等候班机的乘客都是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四十年前,由于斯大林的一项命令,他们被迫离开克里米亚的故乡,移民到离家三千公里的中亚地区来。苏联瓦解的消息深深影响到克里米亚鞑靼人的生活,而现在,他们正准备回到他们的故乡——克里米亚。


  每个月都有一千多人离开中亚回到克里米亚。促使他们在半个世纪里不能回到家乡的障碍,是1946年生效的一项法律。这项法律就是:克里米亚鞑靼人禁止进入克里米亚,如有任何人触犯了这条法律,将被判二十年徒刑及劳役。

  这峭壁在克里米亚半岛上耸立着,克里米亚汗国的第一个堡垒——初普卡尔,就是建在这里。凸出在里海里的克里米亚半岛,在十三世纪初时,第一次受蒙古统治,这里在成吉思汗西征之时。


  十五世纪时,成吉思汗的第十一世孙——哈赤吉雷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汗国,这就是克里米亚汗国。初普卡尔城堡是从一块大石头挖出来的。住在这城堡里的蒙古可汗,开始统治着希腊、土耳其、亚美尼亚及意大利的居民。后来的几位可汗,都过着游牧的生活,并从他们的基地——克里米亚半岛,将势力扩张到黑海北面。但这个汗国也在十五世纪时在一场争夺继承权的内战中被分裂了。 

  一位善于把握机会以莫斯科为中心的新兴势力升起了。后来发展成为强大的俄罗斯帝国。而后,金帐汗国的疆域便被俄罗斯人一块一块地并吞了。倒是只有克里米亚汗国仍维持独立,并且坚持反抗压迫。可汗的徽章——塔木卡,被印铸在银币上。


  克里米亚汗国延续着蒙古帝国的传统,并以其辉煌的成就而自傲。蒙古帝国的军事演习,一向是以骠悍的骑兵队为主。克里米亚汗国也继承了这项传统的军事演习。 这是一幅克里米亚骑兵队的远征图。 

  克里米亚的骑兵队擅长突袭战术,常在神不知鬼不觉间便展开作战。 1571年5月24日,克里米亚骑兵队出现于莫斯科。根据《俄罗斯年代纪》记载,克里米亚入侵莫斯科并放火焚烧了所有的城市。这些城市在三个小时之内全被焚毁,同时也烧死了很多人。看起来,只有受石墙保护的克里姆林宫逃过了这场劫难。 

  当时的沙皇——伊凡四世,为了保护俄罗斯人免受克里米亚汗国的威胁,竟想拉拢蒙古的势力。乌司班斯基教堂,曾为许多俄罗斯沙皇举行加冕典礼。蒙古两百多年来的强势统治,给俄罗斯朝廷带来很大的影响。在伊凡四世登基前后,俄罗斯朝廷里有三分之一的贵族是有蒙古血统。


  为了对付外来的蒙古影响,伊凡四世想先获得朝廷内的蒙古人的支持来抵御克里米亚汗国。于是他暗中进行一项不寻常的阴谋。 伊凡四世突然宣布放弃一切的权力,只愿当一名贵族而已。然后另行拥立西米欧·毕库拉图维奇为王。 

  拥立西米欧为王的消息震惊了全世界。西米欧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伊凡四世居然让蒙古帝国的后裔当上了俄罗斯的沙皇。伊凡四世在朝廷里成功地与蒙古势力结盟了。 第二年,西米欧放弃了王位。伊凡四世再度成功地登上宝座。 透过这场奇妙的仪式,伊凡四世成为蒙古的继任者,俄罗斯王朝也因此更坚固长久地持续下去。


  伊凡四世之后,俄罗斯帝国的皇帝在西方称为沙皇;在东方却称为“察合汗”,在蒙古语里,是“白人可汗”的意思。罗斯人便利用蒙古帝国的影响力,扩张他们的领土到西伯利亚及中亚。了十八世纪,俄罗斯帝国的光辉在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时,达到了巅峰。 

  俄罗斯帝国达成了从西伯利亚将势力扩展到额伯斯克海的野心,现在他又将目标转向南方的克里米亚。克里米亚汗国虽然拥有勇猛善战的骑兵队,但这些再也威胁不到俄罗斯了,由于俄罗斯兵工厂的迅速成长,于是俄罗斯一跃成为一个拥有超级武力的国家。


  1783年,决定克里米亚汗国的一天终于来到。结果,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征服了。持续了五百五十年由蒙古人统治的克里米亚汗国终告结束。蒙古帝国最后一个汗国,成吉思汗的最后遗产,终于瓦解。蒙古帝国的名与势从此也在历史上消失。 

  克里米亚汗国灭亡之后,一位俄罗斯贵族向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献计说:克里米亚的土地非常肥沃,让我们把鞑靼人赶出克里米亚。从此以后,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悲剧就开始了。 

  “没有鞑靼人的克里米亚”是当时流行的一句口号。蒙古帝国的瓦解,促使以欧亚为中心的新兴势力得以崛起。这是在十四世纪中叶兴起的帖木尔帝国,帖木尔帝国继承了蒙古帝国从中亚到黑海的广大土地。帖木尔跟成吉思汗一样,出身于游牧部族,他也在他的有生之年建立了一个帝国,统治整个欧亚的中心。


  撒马尔罕是乌兹别克的一个绿洲城市。帖木尔在附近建立一个新的城市,这个城市曾被成吉思汗围攻过,它就是今天的撒马尔罕。在沿着丝路做贸易的时代,撒马尔罕是非常繁华的。 

  帖木尔帝国和蒙古帝国非常相似,帖木尔遵循着成吉思汗所制定的管理办法。整座城市是用侵占中国时获得的石材建造的。帖木尔似乎将自己假想成成吉思汗,但是他从未当上可汗,虽然他建立了蒙古大帝国,只是他没有成吉思汗的直系血统,因此未当上可汗。


  苏布里的最后一个名字是位叫卡奴米的王妃,卡奴米名字的下面写着一行字是:卡奴米与帖木尔家族结婚。在这儿我们可以看到帖木尔借着与成吉思汗的家族联姻来继承蒙古帝国。在帖木尔的八位王妃当中,卡奴米王妃特别受帖木尔的宠爱和眷顾。毫无疑问的,她享尽了荣华富贵,除了穿戴着珍珠、红宝石、绿宝石外,还有三百名宫女供她使唤。

  帖木尔与成吉思汗家族联姻的目的是想重现大蒙古帝国的雄风。这个帝国曾经一度控制着整个广阔的欧亚中心地区。1404年,帖木尔开始南征中国。但是他却在远征途中病逝了。他想在欧亚重建成吉思汗帝国的梦想也随他而去。


  当帖木尔将他的势力扩张到中亚时,蒙古帝国所建立的元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368年,明朝的大军开始攻占元朝的首都——大都,企图再建汉民族的王朝。必烈辛苦建造的大都毁于明人之手,大汗的皇宫也被摧毁了。妥斯铁木尔带领的元军遭受惨败。元朝统治了一个世纪之久的中国,最后拱手让给了明朝。 

  但是元朝并没有完全被消灭。元朝放弃了大都,将基地北移以保存他们的实力。蒙古人回到了他们的草原故乡,重新在以前的首都——和林定居下来,并开始重组军队、养育战马。 蒙古人不断地骚扰中国边界,并持续对中国施以压力。对明朝而言,蒙古人的存在仍然是难以克服的外患。1449年,一场报复性的战争爆发了。 明朝的第七代皇帝,明英宗再也无法容忍蒙古的不断入侵,他御驾亲征五十万大军抵抗蒙古。然而,蒙古却得到压倒性的胜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正统皇帝竟然被蒙古人俘虏了。


  圣驾被留,皇上被人俘虏之事是明朝帝王颜面尽失。明朝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蒙古的入侵行为继续不断,重建蒙古汗国的大元汗——汉人叫他达延汗控制了辽东半岛,并且入侵宁夏及鄂尔多斯。1 550年时,阿勒坦汗——汉人叫他俺答崐汗时常带着骑兵围攻北京城。明朝最后决定,要不惜任何代价采取防范措施,这就是万里长城,一共绵延崐了六千多里。今天留存的长城,大部分是这个时代建造或是加高的。这个在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建筑——万里长城,却是受到蒙古人的威胁与刺激而建造的。


  满族人崛起,使得中国外围的形势开始起了变化。《满洲实录》记录了满洲军队如何威胁明朝,并继续扩张势力的历史。

  满洲的建国者之一,努尔哈赤领导着一支骑兵队,这些骑兵包含了女真族及汉族的男丁和许多蒙古的骑士,这些军士最擅长骑射。满洲的军事力量因蒙古骑兵的加入而更加强大,终于导致明朝的灭亡。 


  就在这个时候,北方草原的几个蒙古部族正在互相攻伐。在当时,与成吉思汗有关系的部族最受尊崇,野心勃勃想要统治中国的满洲政府便利用这种形势,联合草原上各蒙古部族的力量。

  1635年,一场重要的会议在内蒙古召开。蒙古大汗的后世子孙将帝国的印玺交给了满洲政府的统帅——皇太极。这个印玺是从大汗家族传承下来的,是国家继承者的印玺,代表大汗权势的表征。皇太极接下这个印玺,将蒙古的各个部族都臣服在他的旗下。后来他更建立了满清帝国。这个传国之印是蒙古帝国的传世之宝,只有大汗才能保有它。只有这个印玺,使满清皇朝在继承蒙古帝国与统治中国这两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这些蒙古部族的首领,后来都被赐封为清朝的亲王,掌管着满清帝国的一部分。骠悍的蒙古骑兵队也被收编到清军编制中,成为清军强大势力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清朝所以能够建立,是得到蒙古势力的帮助,并且在蒙古军队的撑腰下能够发展壮大。


  但是,当清朝与蒙古和谐相处的同时,清朝对他的军队随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 今天仍有许多蒙古人笃信喇嘛教,满清皇帝便是利用喇嘛教来控制蒙古人的。他对喇嘛完全免税优惠,并把喇嘛置于他的保护之下。满清的这项优惠政策,据说使得三分之一的蒙古男人都去做喇嘛了。


  蒙古人受宗教制度的管束,宗教势力再由朝廷来保护,显然的,蒙古人受到自己制定出来的宗教制度所控制,连留在草原上或者游牧生活的蒙古王宫,也难逃被控制的命运。 

  蒙古草原被分成几个政治单位,叫做“旗”。每个旗代表每个集团的领域。满清帝国害怕每个的势力再度结合,所以引进了这种制度来分化他们,他要求每一个可汗单独地向满清帝国宣誓效忠。这个制度将蒙古地区共分成了一百三十五个旗。从此以后,可汗被禁止随意迁移居所,惩罚反叛者的细节规定得很详细,例如:凡是让牲畜过界吃草者,将受处分,并没收所有家畜。此外,凡从事非法交易者,将受到严厉的惩处。蒙古人的国力,原就来自游牧的生活方式,然而,现在他们被禁止在自己的社会里,不相沟通,也被限制了自由活动。因此,他们的游牧民族特性很快地便消失了。


  对蒙古人而言,清朝的结束,只是个镇压时代的结束。

  六年之后的1917年,俄罗斯社会主义革命成功,而蒙古选择了在苏联卵翼下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意识渗透了草原的生活,苏联的集体经营农场理念,毫无修改地被引进了草原的社会里。蒙古贵族的牲畜及财产全部被没收,农场的所有权也移转到政府的手里。这些游牧民族,从此成为集体农场社会里的社员。


  蒙古长期以来被称作是苏联的第十六个共和国,由于苏联的帮助才独立成功的蒙古,开始成为苏联的附庸国,有两万多人是因意图反抗苏联的理由而被惩处。民族英雄成吉思汗的肖像从此不得在公开集会中亮相,代替的是社会主义英雄马克思、列宁及其他人的肖像。他们强迫蒙古人使用斯拉夫文字来拼写蒙古语。所有蒙古的传统的文化全被禁止。


  结果是,蒙古人必须接受一个完全由苏联控制管理下的傀儡政府。 

  这里是克里米亚半岛,由于受到俄罗斯革命的影响,克里米亚鞑靼人认为,他们独立的机会终于来了。他们可以在革命的混乱形势中掌握时机,重建被俄罗斯帝国毁灭的祖国。 1917年12月9日,克里米亚鞑靼的代表们,聚集在达赫其萨莱皇宫里,这个皇宫过去一直是克里米亚可汗的住处,在这皇宫的大门之上刻着克里米亚鞑靼人崐的徽章——塔木卡。民众在塔木卡下集合,这场会议沿袭着蒙古传统,称作“呼里勒台”。呼里勒台赞成独立的宣言,他们决定将国家定名为“克里米亚共和国”。但是克里米亚共和国只成立了几个星期,就被俄国共产党摧毁了。从此被没入共产党的大机器里去,克里米亚成为苏联的克里米亚加盟共和国。


  俄罗斯人不断崐地移民进来,在革命后的十五年之内,就有十五万鞑靼人被逐出他们的故乡,并且有三千五百多人因为参加民族主义活动而被处死或判刑。虽然社会上的制度已经从沙皇时代变为社会主义时代,但是,俄罗斯帝国的口号“没有鞑靼人的克里米亚”仍然存在。


  后来发生了一项重大事件,决定了他们的命运。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克里米亚被纳粹德国所占领。这件事给克里米亚鞑靼人带来了极大的不幸。

  1944年5月11日, 斯大林下达了一道最高机密指令,他下令放逐所有克里米亚鞑靼人,借口是:克里米亚鞑靼人与德国军队相勾结,企图脱离苏联而独立。这道密令是:将所有克里米亚鞑靼人放逐到中亚,鞑靼人是出卖祖国的卖国贼。斯大林的命令很快地便被实行了。


  天刚亮的时候,士兵们便来到每一位克里米亚鞑靼人的门前,用力地敲着门,士兵们命令他们立刻收拾行李,离开家门。给他们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所有的鞑靼人都集中到火车站,被塞进货箱里送到中亚去。他们一共有二十万人,其中一半在旅途中因为饥饿及疾病而死亡。俄罗斯时代的口号“没有鞑靼人的克里米亚”在斯大林的手中终于实现了。这位妇女便是被放逐者之一。名叫苏兹已经八十二岁了,是一位虔诚的回教徒,她每天都诵读《可兰经》。苏兹跟她的大儿子同住,她的六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而且各自成家,她的家人们都想放弃他们目前在中亚舒适的生活,回到克里米亚去。


  从十八世纪开始,俄罗斯人便移居到克里米亚来,如今这里百分之七十的居民都是俄罗斯人。现在的克里米亚已成了俄罗斯人的故乡了。里米亚到底是鞑靼人的,或是俄罗斯人的呢?于鞑靼人的突然回到克里米亚,使得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了。


  两年前,鞑靼人便在这个村庄里大兴土木,一下子这里便多出了一百间房子。 1991年8月20日,就在莫斯科政变的第二天,这个村庄发生了一件事。 

  “内政部长的特别警察来了,他们将这里整个戒严起来,不准我们越过这条线,许多人哭了起来。就在那里有一个小孩,他们把他摔到一边去,然后他们开始踢打每一户人家的孩子,踢完之后,他们就开始破坏房子。”


  房子被毁的民众们便在村庄中央的小山丘上建了一个简陋的会议厅,并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下来。当时大约有四百人住在那里。他们的情况非常糟,没有水,也没有电。在他们没有得到当局的居住许可之前,他们不能就业、孩子不能受教崐育,并且得不到医疗照顾。绣着塔木卡的旗子在简陋会议厅的屋顶上飘扬着,象征着重建祖国的决心。“还在期望当局给你们任何协助?”


  “我的储蓄已全部用光了” 

  “你认为你在这里快乐吗?” 

  “我已满足了我的思乡情怀,等到我们的孩子都长大后,事情会证明一切的。这个期望,支持我继续撑下去。” 

  他们已经亡国两百年了,对克里米亚鞑靼人而言,重建家国的路何其艰辛漫长。 放弃了中亚舒适生活的克里米亚鞑靼人,开始了他们在祖国的新生——目前,他们的人数已超过二十万人。


  现在,国际列车已开进了蒙古的首都——乌兰巴托。一周三班的火车几乎每班都塞满了“跑单帮”的人,他们带着蒙古的皮货到北京来交换一些食物或饮料,再带回蒙古去,卖个更好的价钱。  民主化运动开始后,蒙古在两年之内,很快地便将共产经济体系抛诸脑后,大步来迎接自由市场的经济形态。因为他们早已尝尽了货源短缺的苦头,除了面包以外,现在糖、油及肉类都是配给。


在民主化运动风起云涌的时期,乌兰巴托的斯大林雕像被民众推倒了。过去被称作苏联第十六个共和国的蒙古,百分之九十七的国库税收都仰赖苏联的资助。如今,经济援助已经停止了,蒙古的经济也因而破产,但他们已无法再走回头路。1 992年5月,前苏联的军队彻底地从蒙古撤走了,强迫蒙古人接受极端苏联护送及社会主义化的斯大林雕像,从此也被长埋。


  当蒙古人从苏联的桎梏下挣脱出来之后,他们的民族英雄复活了。在苏联统治的时候,人们甚至不敢提起蒙古帝国开拓者——成吉思汉的名字,以免冒犯苏联当局。如今事过境迁,蒙古人便想从昔日的英雄中寻求精神支持。

  整整八个世纪以前,一位年轻的英雄——成吉思汗,诞生在蒙古草原上,在成吉思汗的领导下,蒙古人建立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帝国。他统治欧亚很长一段时间,有些国家对他完全臣服,有些国家无法摆脱蒙古汗国的地位。 

  蒙古,就象一场暴风雨一样,横扫着广大的欧亚大陆。从传说中的救主到成吉思汗、窝阔台大汗、忽必烈大汗,再到今天蒙古帝国的最后遗产——克里米亚。 

  大蒙古啊,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日出月落,山川依旧,不负功名数少年,蒙古的后裔,苍狼的传人,可会再造新纪元?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