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3-09 12:26:191196A+A-


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第1张据统计,阿富汗的普什图族占40%,塔吉克族占30%,乌兹别克族占9%;哈扎拉族约有130多万人,占全国人口总量的9%,是国内第三大民族。

哈扎拉人的族源。多数学者经考察认为,阿富汗的哈扎拉人是蒙古族的后裔,尽管他们现在已经不会讲蒙古语,也不使用蒙古族姓名,但他们最早的来源的确是蒙古人。今天的哈扎拉人主要居住在阿富汗的哈扎拉贾特山区,在坎大哈、赫拉特、构格哈尔、巴达赫尚等省也散居着一些哈扎拉人。

          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第2张
           哈扎拉人


哈扎拉是波斯语,意为一千。学者认为,哈扎拉是成吉思汗及其后人西征后在阿富汗留下的驻屯兵的后裔。早在十三世纪上半叶,蒙古军队占领波斯和中亚一些地区后归镇守官统辖,并留下少量军队驻屯。后来,成吉思汗之孙蒙哥又以千户为单位派遣驻屯军队到那里,这些军人的后代就留了下来,与当地的波斯人、塔吉克人、突厥人通婚、融合、繁衍、发展。于是,哈扎拉就成了他们的称呼,意指千户的后裔。据欧洲旅行家报道,直到十六世纪初,哈扎拉人还在使用蒙古语,后来才逐渐淡忘,现在他们通用塔吉克语。但他们所讲的塔吉克语里仍夹杂着不少蒙古语和突厥语词汇,与纯正的塔吉克语有所区别。至今,他们还没有自己本民族的文字。从生理特征上看,哈扎拉人属于蒙古人种,具有蒙古人的体质特征。他们虽然长期与当地民族通婚,但仍然保持着脸盘大、颧骨高、胡须少、眼角斜等蒙古人的特征。这些特征经过长期演化甚至还可能完全消失,但不能因此而怀疑他们的蒙古的族源。 哈扎拉人居住的房舍与传统的蒙古包一样,还是圆形的。在服装上,男人上衣穿无领肥大衬衫,下衣穿灯裤,冬季外罩长袍,腰间束带,有的还要加上一件坎肩。在家时头戴绣花小帽,外出时头缠深色或白色头巾。女人服装与男人的大同小异,基本一致,只是妇女不束腰带,只将头巾包在头上,面部裸露,这与教规的要求有所不同。哈扎拉人的穿着打扮已被中亚穆斯林同化,已没有了蒙古服装的遗风。在饮食上,以烤饼和奶制品为主食与蒙古人的生活方式相同,他们把奶煮沸、发酵、晒干,制成奶酪,这与蒙古人制作奶豆腐的方法基本相同;用做奶酪剩下的乳浆,熬去水制成干酪,这与蒙古人制奶渣的方法相差无几。甚至用酸奶加水制成饮料,用酸奶打制黄油等也与草原蒙古人的制作方法几乎相同在节庆日,制作的羊肉抓饭则具有更多的中亚风味。哈扎拉人的婚姻多为一夫一妻制,只有少数富有者为一夫多妻。婚姻由父母包办,几乎没有自由恋爱。哈扎拉人当中盛行近亲婚姻。如果男女双方是堂兄妹或表兄妹,彩礼可以少要些。婚礼期间,一般还要举行赛马、摔跤等娱乐活动,以示庆贺。




塔利班炸毁巴米扬大佛

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第3张

阿富汗巴米扬(Bamiyan)大佛在2001年3月被当时掌控阿富汗政局的塔利班(Taliban)政权所摧毀。图为巴米扬大佛1966年被摧毀前及2002年被摧毀后的对照图片。(图片来源:ICOMOS Germany, Michael Petzet)

阿富汗的蒙古人后裔哈扎拉人 第4张

虽然两尊大佛的外型已几乎全毀,所遗留的大約轮廓及一些特徵仍可在山崖凹入处被辨识,这些侥幸遗留的轮廓及一些特徵,因而视同珍貴的雕塑,需要细心的保护与维修。(图片来源:UNESCO Kabul–Brendan Cassar)



哭泣的巴米扬——

一个巴米扬人的内心独白:“现在什么都没了……”

3月12日,当两尊巴米扬佛像被证实全部销毁之后,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内的多个国家,对塔利班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强烈谴责。

印度总理瓦杰帕伊指责这一销毁行动完全是“一种野蛮行径”。

巴基斯坦外交部长萨塔尔也表示这是一件非常“令人悲伤的惨剧”。

与此同时,孟加拉首都达卡的群众自发地举行了游行活动,以抗议塔利班销毁佛像的行径。

另外,从马来西亚到中东地区的多个穆斯林国家也纷纷表示,这一销毁佛像的行径与塔利班所谓的维护伊斯兰教纯洁的借口没有任何关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秘书长马特苏拉表示:“当我从我的特别代表拉弗朗斯那里听说这一消息时感到非常难过。”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视察巴基斯坦时表示,塔利班的行动不仅“伤害了”阿富汗民众,而且也伤害了全世界伊斯兰民众的感情。

如今,巴米扬已经见不到高大的佛像了。当地的阿富汗人为此而痛哭。塔利班毁掉的不只是两座巴米扬佛像,一同被毁掉的还有他们的饭碗、他们童年温馨的记忆,以及对和平的希望。

他们回忆起古老的佛像曾带给他们的快乐时光:大批的游客慕名前来,参观佛像之余还大量购买他们手工制作的工艺品,他们的生活因此得到保障。

阿里自小由巴米扬佛像“看着”长大,他家祖传的房屋就在巴米扬河谷,那里矗立着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他家的小屋与大佛共同“生活”了几个世纪。阿里回忆起来唏嘘不已,“现在,什么都没了。就是和平重回又能怎么样,大佛像已永远不属于巴米扬了”。

看着被毁的佛像,阿里十分难过,说话也有些哽咽:“每个人都很难过,昨晚上,当我得知它们(大佛像)不在了的消息后,大脑里一片空白,整晚都回忆起它们。”阿里再次忆起阿富汗和平年代的快乐时光:“在达乌德总统时期(1973年—1978年),有很多人来巴米扬,为的是一睹两座漂亮大佛的美丽风采。”

巴米扬当地的居民一直把大佛像看作自己的邻居,视它们为朋友和自己人,那座大的佛像是“男人”,小一点的是“女人”,虽然它们的区分并不十分显著。他们还给大的佛像取名为solsol(意为“一年又一年”),那小的就是“太后”。

为何要毁佛

塔利班为什么要毁佛?在那儿呆了上千年的佛像到底碍了他们什么事?

塔利班最高领导人穆罕默德?奥马尔在向各位部长下达的毁佛命令的时候,称这次行动是为了“扬善抑恶”,弘扬伊斯兰文化。

塔利班电台对外宣称,这一命令是根据伊斯兰教法学家们制定的宗教条文做出的,而且已经取得了最高法院的同意。电台引用奥马尔的话说:“在国家各地现存的所有佛像都将被打碎,因为它们是异教徒的神像的象征。”而且,即使在将来,这些佛像也不能作为膜拜的神像。

“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2月27日对此解释说,他的政令所要求的不过是砸石头而已。他在接受阿富汗伊斯兰通讯社的采访时强调说,保存这些实际上只是假神像的佛像违反和冒犯了伊斯兰教,而捣毁这些佛像则是伊斯兰教的命令。他补充说,有人相信这些雕像,还让人去祷告,“塔利班”政权不允许这种信仰存在。他说,如果有人说那不是信仰,那我们所做的就是砸石头。他重申,伊斯兰教法是他惟一接受的法律。

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萨拉姆-扎伊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述决定是塔利班政府在争求了若干位宗教专家学者后做出的。”扎伊夫还表示,尽管联合国已将巴米场的两座佛像定为世界历史遗产之一,但阿富汗对于联合国提出的批评并不以为然,并认为联合国这是在干涉阿富汗的内政和塔利班的宗教信仰自由。扎伊夫声称,塔利班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杜绝阿富汗境内的佛像继续受到非伊斯兰信徒的朝拜。

与此同时,在巴基斯坦发行的《阿富汗伊斯兰报》援引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的话称:“我对伊斯兰教以外的任何事情都没兴趣,凡是有悖伊斯兰教的东西都应该被销毁。”

尽管对于销毁佛像行动的原因,奥马尔解释说,所有神像,包括那些远古时代的佛像,都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根据伊斯兰教教义,信徒不应敬拜偶像,因此,为了建立一个纯伊斯兰教国度,它们都应该被毁灭,但是关于塔利班毁佛的真实动机,各国新闻媒体都有评论。如美国《新闻周刊》认为,造成“阿富汗最珍贵的文化遗产被毁的真正原因可能更关乎政治和金钱,而不是宗教”。

塔利班一直企图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这一点被大多数研究阿富汗问题的外交官承认。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3个国家(巴基斯坦、沙特和阿联酋)承认塔利班,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拒绝承认塔利班领导阿富汗。约3个月前,联合国加重对塔利班的制裁,以迫使它不再收留国际逃犯本·拉登。对奥马尔来说,巴米扬大佛是他手中的一张牌,借助它可以改善与西方的关系。

美国《新闻周刊》的说法也许有它的道理。但是有一点我们不要忘记,塔利班并没有公开提出它的谈判条件,国际社会所作的种种努力并未能阻止这次浩劫。这决不只是一种借口。为什么这样讲呢?3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负责新闻和文化事务的高级官员库德拉图拉?贾迈勒向外界表示,作出毁灭阿富汗境内所有古代珍贵佛像决定的,并不是塔利班政权的领导人,而是400名神职人员,这帮神职人员争论了好几个月,最后作出了举世震惊的灭佛决定。他们认为阿境内的佛教造像是非伊斯兰的,与伊斯兰原则相抵触,因此需要被销毁。贾迈勒告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使说:“一旦神职人员们作出决定,并宣布了决定,我们就别无选择,必须遵守。”他还说,即使是已被封为“穆斯林之王”的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也无法背离这些神职人员作出的决定,因此塔利班政权不得不下达了毁佛的命令。

联系这则报导,再回顾一下塔利班领导人在毁佛前后所发表的言论,我们不难发现,狭隘的宗教意识和极端的宗教狂热才是这次毁佛的真正原因,或者说最主要的原因。

“炸毁佛像是回教的光荣”!我不能忘记这句话。尤其是当我全面了解了印度佛教、中亚佛教消亡的历史原因的时候,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所蕴含的血腥和警告!

毁佛备忘录

2001年

2月27日:阿富汗塔利班掀起“毁佛像运动”。

3月2日:塔利班无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摧毁境内千年佛像的头部和腿部。

3月3日:塔利班官员声称,阿富汗境内2/3的佛像已经被毁,余下将在两天内毁灭。

3月4日:塔利班外长声称,毁佛是“内政”,巴米扬大佛无论如何要被毁掉。同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使前往阿富汗营救佛像。

3月5日: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声称,摧毁佛像是阿富汗国家的“光荣”。

3月6日:塔利班声称,国际舆论改变不了佛像被毁的最终命运。同日,塔利班官员透露,巴米扬大佛的1/4已经被毁。

3月7日:美国务卿鲍威尔强烈谴责塔利班,称阿富汗佛像被毁是一个“悲剧”。

3月9日:古尔邦节结束,塔利班毁佛暴行再度开锣。

3月12日:塔利班外长告诉安南,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已灰飞烟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员确认阿富汗的佛像已被摧毁。

历经千年风霜的巴米扬古佛,最终在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的炮火声中化成了灰烬……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