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成吉思汗玉玺(图)

神秘的成吉思汗玉玺(图)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05-24 8:19:366349A+A-

   2009年年底,北方民族文化遗产研究会在呼和浩特宣布,该研究会经过不懈努力,成功复制了失踪700多年的成吉思汗玉玺。那么,这枚神秘的玉玺究竟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又是怎样成功复制的呢?

  蒙古帝国玉玺神秘失踪14065482.jpg
  在古代,每个王朝都有自己的传国玉玺,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蒙古帝国也不例外。可是,自从蒙古帝国灭亡后,帝国玉玺也没有了踪影。

  有人说,蒙古帝国的玉玺最终落入了清朝统治者之手。公元1635年,多尔衮率军将北元最后的皇帝林丹汗打得溃不成军,迫使林丹汗向西撤退,最后病死在青海黄羊滩。林丹汗的妻子和儿子额哲走投无路,率领蒙古察哈尔部拿着大元朝的传国玉玺和嘛哈格勒佛像投降了多尔衮。多尔衮大喜,把玉玺送回了沈阳。皇太极在沈阳专门建了实胜寺用来供奉这枚元代玉玺。

  不过,这枚玉玺并不是蒙古帝国的玉玺,只是元朝的玉玺。对蒙古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由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帝国在当时是一个超级大国,元朝只是其辽阔版图中的一部分。有研究者认为,忽必烈建立元朝以前,成吉思汗以及窝阔台、贵由等几代统治者所使用的玉玺,并不是后来元朝所用的那枚玉玺。那么,蒙古帝国最初的那枚玉玺又哪里去了呢?千百年来,一直都是个谜。有研究者认为,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帝国或许根本就没有玉玺,也有研究者认为不可能没有玉玺。

  直至距离蒙古帝国消亡700多年后的一天,在遥远的梵蒂冈博物馆里突然传来惊人的消息,称保存在该馆的一封古老信件上,竟然盖有蒙古帝国的玉玺印文。于是,神秘的蒙古帝国玉玺再次引发了人们的无限猜想。

  贵由汗致罗马教皇的一封国书

  梵蒂冈博物馆发现的这封古老信件,是蒙古帝国可汗贵由于公元1246年致罗马教皇英诺森四世的一封国书,国书长100.12厘米,宽20厘米,信文用波斯文写成,国书上盖有蒙古帝国玉玺印文。将这封国书汉译后原文如下:

  我们,在长生天力量下的宇宙大国

  我们的命令:

  在可汗的国土举行大会时,你提交的请求书,已从你的使者那里收到了。

  如果你的使者返回你那里汇报,那么你,教皇,和你所有的君主们一道,应该立刻亲自过来为我们效力。那时,我会详细告诉你一切规矩。

  你又说,你曾向上天祈求和祷告,希望我接受洗礼。我不懂你的这个祷告。你还对我说了其他的话:“你夺取了匈牙利人和其他基督徒的一切土地,使我十分惊讶。告诉我们,他们的过错是什么。”我也不懂你的这些话。长生天杀死并消灭了这些地方的人,是因为他们既不服从成吉思汗,也不服从(窝阔台)可汗,又不遵守长生天命令(成吉思汗和可汗都是奉派来传播长生天的命令的)。他们像你所说的话一样粗鲁无耻、傲慢自大。他们杀死了我们的使者。任何人,怎么能违反长生天的命令,依照他自己的力量抓人或杀人呢?

  虽然你又说,我应该成为一个虔诚的聂思脱里(基督)教徒,崇拜上天,并成为一个苦行修道者,但是你怎么知道长生天要拯救谁、对谁真正表现出慈悲呢?你怎么知道你们的这些话是得到长生天批准的?从日出的地方,到日落的地方,一切土地都已被我征服了,谁能违反长生天的命令完成这样的事业?

  现在你应该真心诚意地说:“我愿意投降并为你效力。”你个人位居一切君主之上,应立即过来为我们效力并给我们进贡。那时你才会得救。

  如果你不遵守长生天的命令,如果你不理睬我的命令,我就把你当做敌人。同样,我会让你明白这话的意思。你不按照我的命令做,其后果只有长生天知道。

  国书上,还赫然盖有蒙古帝国的玉玺,玉玺印文为回鹘蒙古文,汉译后意为:“长生天的气力里,大蒙古国大皇帝圣旨所到之处的顺民和异民,必须敬畏(遵奉)之。”

  从这封国书的内容上看,罗马教皇曾经特派使者送给贵由汗一封信,这是贵由可汗写给罗马教皇的一封回信。从这封回信中可以看出,贵由汗的口气特别强硬。那么,罗马教皇在写给贵由汗的信中究竟说了些什么?竟然惹得贵由汗如此震怒呢?这还要从当时的历史背景说起。

  罗马教皇写给蒙古帝国的一封信

  在公元1236年-公元1242年间,蒙古帝国大军远征欧洲,引起了欧洲各基督教国家的极大恐慌。罗马教皇英诺森四世接到中东欧遭遇蒙古军侵略的报告后,便派遣加宾尼等人带着他的亲笔信出使蒙古帝国,和蒙古帝国的统治者进行交涉。加宾尼于公元1245年4月16日出发,经过漫长的旅途,穿过花剌子模等地,最终到达蒙古帝国达哈剌和林行宫,向刚刚登基的蒙古可汗贵由献上了罗马教皇的信件。由于这封信的信文很长,只能节选如下:

  教皇英诺森四世致鞑靼皇帝的信:

  人类由于第一代男人的罪恶而堕落了,由于魔鬼因嫉妒而提了一个狡猾的建议,使人类堕落。天父上帝,怀着难以形容的慈爱心情注视着人类的不幸命运。并且由于他极伟大的慈爱精神,渴望仁慈地把人类拯救过来。因此,天父上帝大发慈悲,从天堂的崇高宝座派遣他的独生子降临凡人世界……

  他为了替人类赎罪,献出自身作为牺牲。他击败了不使人类得救的敌人,把人类从奴役的耻辱中抢救出来,使之享受自由的光荣,并为人类打开了天堂国度的大门。然后,他从死亡中复活,升入天堂。他把他的教皇留在世上,并且在教皇以三位一体的证据而证明了他对人类的恒久不变的爱以后,把保护人类灵魂的责任交付给教皇。为了人类的得救,他曾经降低了他崇高的尊严;他把天堂的钥匙交给教皇,有了这把钥匙,教皇和他的继任者们就有了向一切人打开和关闭天国之门的权力。我虽不配当此重任,由于上帝的安排,现已继任教皇之职。

  因此,我们在履行一切岗位上承担的其他责任以前,把我们警醒的注意力集中到拯救你们和其他人的问题上。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特别倾注心血,以勤奋的热情和热情的勤奋孜孜不倦地始终注视着这个问题,以便我们能够在上帝慈悲的帮助下,把那些误入歧途的人们引导到真理之路,并为上帝赢得一切的人……

  由于不仅是人类,而且甚至无理性的动物,更确切地说,甚至组成这个世界的各个成分,都被某种天然法则、按照天上神灵的模式结合在一起。造物主上帝将所有这些分成为万千群体,使之处于和平秩序的持久稳定之中。因而,我们被迫以强硬措词表示我们对你的狂暴行为的惊讶就并非是没有道理的了。

  我们听说,你侵略了许多既属于基督徒又属于其他人的国家,蹂躏它们,使之满目荒凉。而且,你以一种仍未减退的狂暴精神,不仅没有停止把你的毁灭之手伸向更为遥远的国度,而且打破天然结合的纽带,不分性别和年龄,一律不饶。你们挥舞着惩罚之剑,不分青红皂白地向全人类进攻。因此,我们遵循和平之王的榜样,并渴望所有人类都应在敬畏上帝之中和谐地联合起来共同生活。兹特劝告、请求并真诚地恳求你们全体人民:从今以后彻底停止这种袭击,特别是停止迫害基督徒。而且,在犯了这样多和这样严重的罪过之后,你们应通过忏悔来平息上帝的愤怒——你们的所作所为,严重地激起了上帝的愤怒,这是毫无疑问的。

  你更不应该被在下列事情鼓励下,进一步犯下野蛮罪行。这就是:当你们挥舞暴力之剑进攻其他人类时,全能的上帝到现在还允许很多民族在你们面前纷纷败亡;这是因为有时候上帝在现在的世界,会暂时不惩罚骄傲的人,可这些人如果不约束自己,在上帝面前低下头和内心表示谦卑,那么,上帝不仅可能不再延迟在今生对他们的惩罚,而且可能在来世格外加重其恶报。因此,我们认为把我们钟爱的孩子及其同伴,即这封信的使者,派到你处是合适的。他们有非凡的宗教精神,德行圣洁,精通《圣经》知识。请出于对上帝的敬畏,像接待我们一样和善地接待他们,并且在他们代表我们向你讲的各项事情上诚实地同他们商谈。当你就上述事项、特别是与和平有关的事务同他们进行了有益的讨论时,请通过这几位教士使我们充分地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驱使你去毁灭其他民族,你未来的意图是什么,并请给予他们一份护照和他们在来回旅途中其他必需品,以便在他们愿意时,即可回到我们身边来。

  公元1245年3月13日于里昂

  成功复制成吉思汗玉玺

  巴拉吉尼玛是著名的蒙古族学者,现任北方民族文化遗产研究会会长。多年来,巴拉吉尼玛一直潜心研究蒙古历史,特别是对成吉思汗的研究。巴拉吉尼玛编著的《千年风云第一人》一书,就是一本从各种角度介绍成吉思汗的著作。

  随着对成吉思汗研究的深入,巴拉吉尼玛坚信成吉思汗玉玺的存在,但一直苦于找不到实物证据。梵蒂冈博物馆发现蒙古帝国玉玺印文的消息传来,令巴拉吉尼玛兴奋不已。很快,巴拉吉尼玛就通过多方寻找,终于得到了一份玉玺印文复印件。当他亲眼看到了蒙古帝国玉玺印文后,便萌生了复制这枚珍贵玉玺的想法。巴拉吉尼玛还了解到,这封国书上的大蒙古帝国玉玺印文,还是目前发现的大蒙古帝国唯一的玉玺印文。

  2008年冬天,著名蒙古族书画家、篆刻家哈斯朝鲁受北方民族文化遗产研究会委托,开始依据玉玺印文复印件复制大蒙古帝国玉玺,最终用一块青田玉为原料,成功复制出了这方珍贵的玉玺。复制的玉玺上雕刻了精美、威严的龙头,印文也与珍藏于梵蒂冈档案馆的玉玺印文一模一样。哈斯朝鲁称,他经过研究发现,蒙古帝国的这枚玉玺还有个特别之处,那就是玉玺上的文字是使用了阴刻和阳刻两种手法,这在篆刻史上,特别是玉玺的篆刻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因此,仅从篆刻艺术方面考虑,其价值也不可估量。
此前,也有一些研究者认为这是贵由可汗的专用玉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中国蒙古语文学会名誉会长哈斯额尔敦经过认真研究后认为,这不是贵由可汗一人专用的玉玺,最早使用这方玉玺的应该就是成吉思汗。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金锋、内蒙古佛教协会代会长扎拉森、内蒙古师范大学教授那仁巴图、北方民族文化遗产研究会副会长齐达拉图等人对印文进行深入研究后,也非常赞同哈斯额尔敦教授的观点。

  经过众多专家、学者的不屑努力,虽然成功复制了神秘的成吉思汗玉玺,可真正的成吉思汗玉玺究竟在哪里?至今还是个谜。(文/首席记者张弓长)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蒙古元素网所有作品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并拥有版权或使用权,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版权方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490009777@QQ.com。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蒙古元素 Themes by www.mgl9.com
版权说明| 关于我们| 充值VIP| 投放广告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
会员登录
新用户注册
×
会员注册
获取邀请码
已有账号登录
×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