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蒙古族文化的维吾尔族第一人塔塔统阿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影响蒙古族文化的维吾尔族第一人塔塔统阿

影响蒙古族文化的维吾尔族第一人塔塔统阿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18-07-04 12:15:2414879A+A-

塔塔统阿,13世纪著名文化使者、文字学家、教育家,生卒年月不详,畏兀儿人。曾担任乃蛮部和蒙古国大臣。因对蒙古文化产生巨大影响而载于史册。

据《元史》记载,塔塔统阿曾经是为蒙古高原西部的大部落—乃蛮部太阳汗执掌汗廷金印的大臣,同时管理钱财和粮秣。由于塔塔统阿满腹经纶、聪明睿智、能言善辩,精通乃蛮国回鹘文字。因此,很受乃蛮汗廷器重,被太阳汗尊为国师。1204年,成吉思汗率领强大的蒙古铁骑,一举攻破乃蛮部。太阳汗负重伤而死,其大臣、嫔妃、将士四处溃逃,这一蒙古高原上最后显赫一时的大部落从此灭亡。身为乃蛮部掌印重臣的塔塔统阿,怀揣乃蛮国金印逃走,但还是被蒙古军追剿截获,被送到了成吉思汗大帐前。成吉思汗对塔塔统阿的才能早有耳闻,决定亲自审问。成吉思汗问道:“乃蛮的土地和百姓都已归我所有,你携带金印逃跑有什么用?”塔塔统阿回答:“我身为执掌国家金印的大臣,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我将以死守之,来完成故主太阳汗给我的守印之责,我怎么敢有其他非分之想!”。成吉思汗听了以后感慨万千,说道:“真是一位忠孝之臣呀!”。成吉思汗又问:“你保管的这枚金印有什么用途呢?”, 塔塔统阿答道:“国库出纳粮食,汗廷重要人事任命等重要文书,都要用金印作为印鉴来使用,以示尊严和庄重。”成吉思汗觉得塔塔统阿说得很有道理。成吉思汗十分爱惜人才,积极说服塔塔统阿为己所用,并任命他为御前大臣,也掌管汗廷大印。塔塔统阿深深被成吉思汗的真诚和伟人的气魄和魅力所感动,欣然接受。从此,塔塔统阿跟随成吉思汗左右,为大蒙古国鞠躬尽瘁,其后半生效忠于成吉思汗,致力于他的事业。从此,大蒙古国也借鉴了这一各国常用的印章管理模式,使用汗廷大印来处理各种重大事物。

13世纪之初,蒙古民族刚刚兴起,当时还没有本民族的文字。由于蒙古首领很少感到使用文字的迫切性,在发布命令、传达信息都仅仅依靠口头语言和刻木结绳。后来在内部管理、战争及与周边交往中,逐渐感到文字对于处理国家事务的重要性。塔塔统阿被成吉思汗任命为身边的大臣之后,成吉思汗慧眼识金,他看到了塔塔统阿既精通本民族的回鹃文字,又懂得蒙古语言,就想让这位大才子创造出蒙古文字。有一次,成吉思汗问塔塔统阿是否深通回鹘文,塔塔统阿没有自谦,据实作了回答。成吉思汗即命令他用回鹃文创造蒙古文字。塔塔统阿接受了这一艰巨的任务,凭借自己深厚的回鹘文修养和丰富的蒙古语言知识,靠着自己的智慧和钻研精神,终于创制出以回鹘文字母为基础的蒙古拼音文字。回鹘语与蒙古语关系密切,二者不但在类型上同属于粘着语,而且有大量的共同成分,语音系统也相似。因此,适合回鹘语的字母也适合蒙古语。这是成吉思汗及其他蒙古贵族较快接受回鹘式蒙古文字的主要原因。

这种现被称为回鹘式蒙古文的文字上下连书,行款从左至右,比较适合蒙古语言的记录习惯。从此,蒙古民族的文字终于诞生了,成吉思汗对塔塔统阿更加信任。他又命令自己的儿子、孙子和诸王在内的贵族子弟们跟随塔塔统阿学习新创造的蒙古文字。可以说,塔塔统阿为蒙古民族培养了第一批知识分子。这样,蒙古文字很快就在蒙古民族中通行开来。

塔塔统阿创制的蒙古文字,适应了蒙古民族政治、经济、军事发展的需要。成吉思汗从此开始发布用本民族文字书写的诏书,蒙古官员们开始用文字来登记户口、记录所办案件、编制法令。蒙古军队中开始设立“必阁赤”,也就是书记官。蒙古文字的出现,对于蒙古民族的团结、稳定和增强民族凝聚力起着重要的作用。同时,也为蒙古民族文化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蒙古文字的产生,这在大蒙古国历史上是一个创举。蒙古族有了自己的文字,成吉思汗才陆续颁布《大扎撒》和《青册》。就在塔塔统阿创造蒙古文的30年后,蒙古族历史、文学的不朽巨著《蒙古秘史》得以书面形式出现。蒙古文在蒙古族的文化发展史上发挥重要作用,蒙古族通过它记录保存了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用蒙古文写成的历史文献、文学作品、语文工具书以及译成蒙古文的文学、佛教典籍成为我国文化宝库乃至世界文化宝库经典。

1229年,窝阔台继承蒙古大汗之位。由于塔塔统阿对汗廷的忠诚和恪尽职守,窝阔台汗也器重塔塔统阿,命他继续掌管汗廷的金印和国库内的金银珠宝及贵重的丝帛品。大汗和塔塔统阿两家的私交也十分密切,窝阔台汗命塔塔统阿的妻子吾和利氏作自己的皇太子哈剌察儿的乳母,并赐予了塔塔统阿很多贵重物品。塔塔统阿把自己的4个儿子们召集到一起说:“大汗让你们的母亲抚育太子,赐予了很多贵重物品,你们不能继为己有,应当首先供太子享用,如果有多余的则可以分享。”这些话被窝阔台汗知道以后,对身边大臣说:“塔塔统阿把我赐予他的物品都给了太子享用,自己却没留下丝毫,可见他的人品高尚,是个十分廉洁的人呀!”。于是大汗更加重用塔塔统阿。

后来,由于塔塔统阿得了重病而不幸去世。1310年(元至大三年)元朝追封塔塔统阿为“雁门郡公”名号。塔塔统阿的4个儿子日后也都成为蒙古和元朝的重臣。

蒙古兴起初期,畏兀儿人由于文化水平较为发达,又熟悉蒙古语,加之正是得到镇海、塔塔统阿、巴尔术阿而忒的斤等畏兀儿政治、文化名人的帮助与结盟,畏兀儿人不仅在蒙古人心中取得重要地位,而且在蒙古人建立的所有国家中得到重用。希瓦汗国的汗王阿布勒哈兹·巴哈杜尔汗(约1603~1664年)在自己的史书说,“在畏兀儿人中,有不少人会读突厥文(指阿拉伯字母式维吾尔文)。他们十分精于计算与管领一个底万(掌玺大臣)的事务。在成吉思汗孙子们统治下,河中、呼罗珊、伊剌克等地的财政长官与底万长全部是畏兀儿人”(《突厥世系》中华书局2005年1月版第39页)。

元朝时期,维吾尔族人才辈出。军事家阿里海牙、散曲家贯云石,政治家、理财家桑哥,史学家廉惠山海牙,文臣廉希宪、岳磷帖木儿、合次普华、布鲁海牙、库班、阿散,航海家亦黑迷失,建筑师亦黑迭尔丁,忽必烈密使、中国访欧第一人拉班·扫马,农学家鲁明善,翻译家安藏、迦鲁纳答思、阿鲁浑萨理,音乐家和书画家一野夫、边鲁、伯颜不花得斤,书法伦理家盛熙明等畏兀儿人,在元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诸领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就,为元朝的统一和经济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3~15世纪间,在横跨欧亚大陆的金帐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和帖木儿帝国也一度采用回鹘式蒙古文作为官方文字。塔塔统阿创制的回鹘式蒙古文被蒙古族接受是蒙古族历史乃至我国文化史上的一件重要事情。因为这个文字被蒙古人接受后,不但为蒙元的社会文化发展起了推动作用,而且对后来的蒙古族、满族和锡伯族的文化发展做出了贡献。16世纪,在回鹘式蒙古文的基础上先后创制了满文、锡伯文,被满族、锡伯族采用。古老的回鹘式蒙古文字,经过14世纪初及后人的改革,在书写上、语法上和读音的准确性上愈加完善,一直被蒙古族延续使用800多年到今天。可见塔塔统阿创造的回鹘式蒙古文字对中国和世界文字的影响。

可以说,畏兀儿人塔塔统阿倡议的印章制度和创制的回鹘式蒙古文,对于蒙古帝国、元朝的建立以及蒙古民族的历史文化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因此,塔塔统阿成为了对蒙古民族产生巨大影响的维吾尔族第一人。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