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鄂尔格逊村的荣耀——满泰 第1张

     满泰     蒙古族,清光绪九年(1883年)出生于土默特右旗六甲鄂尔格逊村(曾属萨拉齐县二区,现属包头市东河区沙尔沁镇)。孩童时,在本村私塾就读,勤敏好学,出类拔萃,钻研四书五经,深受师长、同学的爱护和拥戴,赞其为“可造之材”。


       满泰的青少年时代,正值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清王朝腐败无能,对外屈膝投降,对内加紧压榨,中华民族濒临亡国灭种的危急时期。此时,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高举反帝反封建的旗帜,奔走呼号,宣传革命,组织同盟会,传播革命火种,号召人们起来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山西省同盟会派遣李德懋、王建屏等前来萨拉齐、包头一带发展同盟会员。王建屏以教书先生身份在萨拉齐耶稣堂学校立足并秘密开展活动,李德懋则以踢拳卖艺为名,往来于包头、萨拉齐一带秘密开展宣传活动,联络同志。他首先在鄂尔圪逊私塾结识了学富五车、思想进步、主张正义的富日新老师。二人志同道合,一见如故,推心置腹,情感真挚。富老师又推荐有培养前途的满泰等学生跟李学练武术。满泰体魄健壮,天资聪颖,吃苦耐劳,白昼读书,早晚习武,文武兼营并进。特别是在习武方面,每当雄鸡初唱,他即翻身起床,顶着满天星斗,精神抖擞地开练武术,一招一式,毫不马虎,晚间又披星戴月地认真操练。日日如此,从不懈辍。李见其胸怀壮志,毅力顽强,勤奋好学,以为将来必成大器,于是,悉心教练,并诱导其注意武德修养,明确要求做到“练筋骨、扶正义、斗邪恶”。经过数年学练,满泰先后学会了少林派的长拳、形意太极、轻重拳、八卦诸门,并对阴把缠枪和刀矛剑戟等兵器也颇有心得。


       富日新、李德懋在教授满泰武功和文化知识的同时,还相机向其推荐阅读同盟会印行的报刊书籍,灌输革命思想。在认为其思想已经比较成熟时,李德懋及时地介绍其加入了同盟会。


       满泰加入同盟会后,全身心地投入反帝反封建洪流。他与萨拉齐地区的同盟会员云亨、经权、安祥、武海、王瑚、游梦周、马善元等密切配合,抨击时弊,鼓吹革命,宣传共和,联络同志,向地方上的落后腐朽势力进行英勇斗争,很快成为骨干。宣统二年(1910年),被推为萨拉齐厅咨议局的咨议员。


      参加辛亥革命 开展反清斗争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19日,山西新军也发动起义,成立山西军政府,举同盟会员、新军标统阎锡山为都督。这年农历十一月,阎锡山率山西革命军北上,经晋西北、准格尔旗、达拉特旗,然后踏冰过了黄河,于二十五日攻占包头。当时,东距包头90里的萨拉齐厅只驻清廷绿营兵40名,民练20名,无实力可言,加之满泰等同盟会员的宣传鼓动,人心倾向共和。为此,萨拉齐厅咨议局开会议定,选派云亨、经权为代表,星夜奔赴包头,欢迎阎锡山率部东进莅萨。


       这时,清朝绥远城将军坤岫得知阎锡山率革命军攻占包头并要继续东进的消息,连忙调遣巡防统领谭永发率蒙古队及旗兵并外八旗巡防马步队约2000名,于26日晚赶赴萨拉齐,会同萨厅知事呼延赓将旧有的抬枪、土炮运到西城门城头,胁迫城内乡勇、百姓构筑工事,关闭城门,严密布防,妄图阻击革命军东进。当时满泰正潜伏于萨拉齐城内,他发现了敌人的动静,便想方设法将构筑的工事和兵力部署情况等侦察清楚。同时考虑到这些突然变化必须及时报告远在包头的革命军,不然革命军要遭受重大损失。于是,他决定亲赴包头前去报讯。可萨拉齐早在同治九年(1870年)就修筑了高耸严实的城垣,人们要想出进城,必须通过东、南、西、北4个城门。当时萨拉齐的城门不仅关闭得严严实实,并且有重兵把守,根本就出不去!在此紧要关头,满泰不顾个人安危,凭着他的武功冒险从两丈高的城墙缒下,连夜火速奔赴包头,向革命军详细报告了萨拉齐清军的布防情况,并与革命军领导共同拟定了东进及攻打萨拉齐城的作战计划。27日,阎锡山命满泰作向导,与统带王家驹率步队两营、马队一营、重炮队一队、游击队一队,从包头出发东进,队伍开到东距包头50里的满泰的家乡鄂尔圪逊村宿营,满泰跑前跑后动员乡亲们捐物捐资犒赏革命军。次日天明,满泰、王家驹率革命军继续东进。行数里,与清军遭遇,凌晨4时开战,一直打到下午6时,革命军愈战愈勇,清军冻馁疲惫,渐渐不支,遂退驻萨拉齐城内,紧闭城门,抗拒固守。王家驹、张培梅、满泰等追至城下,谩骂叫战,但清军终未敢战。革命军也退驻萨拉齐城西1公里许的吴坝村。29日黎明,风雪交加,革命军依据满泰提供的情报和他们共同制定的作战计划,集中力量猛攻西门。首先命重炮队对准西门频频发射炮弹,接着马队、步队、游击队发起冲锋。清军哪里抵挡得住,谭统领率先托辞单骑逃遁,众兵勇见主帅不在,也随之纷纷奔命。于是革命军胜利占领萨拉齐。


       反对复辟帝制 维护共和制度


       民国3年(1914年),满泰担任萨拉齐、武川二县警备队长。他恪尽职守,除暴安民,维护地方治安,得到群众拥护。此时,清朝皇帝已经逊位,袁世凯窃取了政权,特派北洋军阀的得力干将蒋雁行来绥充任都统。蒋为人贪赃枉法,不择手段。到任后为了大量搜刮民财,聚敛高额税金,竟然动员绥远民众大量种植罂粟(鸦片)。满泰对此义愤填膺,与安祥等有识之士领衔向北洋政府控告蒋雁行的罪行,取得胜利,不久,蒋雁行被调离。


       民国4年(1915年),袁世凯逆历史潮流而动,酝酿称帝,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和声讨;而阎锡山投机钻营,看风使舵,投靠了袁世凯。满泰挺身而起,提出了“绥人治绥”的口号,试图摆脱军阀的羁绊。他与同盟会员经权等人策划开展倒袁斗争,议定由经权到北平、上海向孙中山、黄兴等请示工作。不料他们原先联络好的侯宪章中途变卦,卖友求荣,秘密向绥远都统泄露了机密。绥远都统潘矩楹一面调集军队严密布防,一面下令捉拿满泰等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满泰断然决定提前行动,他迅速联络萨县五区民团团长安祥、萨县教育科长刘会文以及同盟会员云亨、李雨山等发动当地警备队、矿巡队、地方民团等200余人举事起义。


       他们原本想率起义军渡过黄河,到准格尔旗与段英俊部会合后统一行动,因准格尔旗当局不准许入境,遂将部队拉入大青山,拟攻取武川,而武川军政界已有防备,于是在萨拉齐、包头、武川、固阳一带与军阀部队流动作战。此时,绥远都统一面指挥军阀部队追剿这支义军,一面发出通缉令缉拿满泰等人。通缉令称满泰受叛党的煽动,带所部叛变,拟在区内图谋不轨,望全区各部、厅以及土默特旗各参、佐领协助缉拿。另命令萨拉齐厅:“……应将满泰在籍的家产全部归公,其眷属上解法办。”萨拉齐厅接令后当即派出干员赴鄂尔圪逊村,将满泰一家的房院封号,牲畜、土地等财产登记没收,将满泰妻子及子女4人囚于大庙,准备上解。上解前夜,乡亲们买通了看守,将母子4人放脱逃跑。


       民国6年(1917年)初,起义部队在毕克齐镇北的大青山黑牛沟中不慎被军阀部队马德润营包围。战斗中,李雨山牺牲,安祥负伤后自戕,刘会文负伤,部队伤亡惨重。满泰在看到余部无法继续战斗的情况下,组织全部残存人员冒死突围。走出30余里后,枪声逐渐稀落,他环顾左右,已无一随从,坐骑也已中弹倒地。无奈之下,只好单身前往五当召投奔其叔父雅仁丕勒喇嘛避难。不久,当局又胁迫雅仁丕勒喇嘛交出满泰。满泰看到此处不是久避之地,便化装成喇嘛,赴西藏避难。过黄河时,冰层已开始融化,行人断绝。满泰手持长杆,凭着武功,巧妙地在冰块上跳来跃去,冒险渡过了黄河。同年夏到达青海西宁后,又改变想法,想去革命策源地南方寻找出路,期间他先后辗转湖北、湖南、山东、河北等地,在到天津后,与北洋政府的萨拉齐籍议员卜兆瑞邂逅。卜告知满泰,潘矩楹已经调离,马福祥继任绥远都统。民国9年(1920年),经卜兆瑞活动周旋,绥远都统马福祥解除了通缉满泰的命令,满泰才得以回到故乡。由于多年颠沛流离,历经磨难,满泰身心均受到严重损害,他一回到家中,便病倒卧床了。


       主持旗政 守土保民


       民国10年(1921年)春,满泰任绥远骑兵补充团副团长,驻防萨拉齐、包头一带。1925年该团改编为绥远暂时编骑兵第三团,满泰任团长。1926年该团又扩编为师,满泰升任师长,驻防绥西一带。


       民国16年(1927年)秋,满泰脱离军职,从包头赴归绥就任土默特旗总管。自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以来的150多年间,土默特旗的主政长官,一直是由清廷或民国政府直接任命客籍人担任,没有一任为当地土默特旗的蒙古人。满泰作为一百多年来的第一任本籍蒙古人担任土默特旗总管,自感责任重大,决心要把土默特旗治理好,为当地人民群众谋福利。因此,他在主政土默特旗期间,事必躬亲,呕心沥血,综理旗政,在吏制、财政改革、维护旗权、整顿甲佐、摊派徭役等方面,保护民族和地方利益,做出了重大成绩,是历任土默特旗主政者中政绩颇为突出的一个。


       满泰接任土默特旗总管时,旗财政拮据,入不敷出。为了减轻财政负担,满泰主动带头将自己的月薪由500银元减为200银元,将总管办公费由500银元减为200银元。接着整顿了财务管理制度,调整了租税局人员,增加税收,紧缩开支,很快使财政得到好转。满泰对本旗教育极为重视,除拨出经费支持各学校教育外,还鼓励旗属子弟到外地上学,给考入大学者每人每年发助学金100银元,考入其它学校的也酌情发给助学金。并每年发给旗内鳏寡孤独户一定的生活救济款或补助费。


       土默川土地平坦肥沃,16世纪中叶阿勒坦汗率土默特部在此驻牧后,土地为土默特蒙古公有,由封建领主和贵族支配,各台吉及其下属人众在分拨的地片内放牧、耕种。清代实行移民实边政策,土默川土地逐渐开垦,致使土默特蒙古的户口地大量减少,经济收入和生活方式受到很大影响。进入民国以后,当局又继续设置垦务总局和土地整理委员会,对土默川的土地重新丈量,换发地照,搜刮民财,将当地蒙汉回等族人民进一步推向贫困的深渊。对此,土默特旗的开明人士和广大群众曾不断奋力抗争和抵制。


       民国20年(1931年)7月,绥远垦务局一再催逼土默特旗总管署加紧清理未经清理的官滩牧场。满泰以总管署名义咨文绥远垦务局,陈述利弊,据理力争,推迟丈放清理。绥远垦务局理屈词穷,无言以对,不得不暂缓丈放。满泰任前,土默特旗左右两翼的甲佐及其户口管理混乱,底数不清,徭役摊派也不够合理,给贪官污吏造成可乘之机,人民群众怨声载道。为此,满泰于民国20年至21年(1931~1932年)对左右两翼60佐所管辖村镇及户口进行调查整顿,重新登记造册,从而廓清了混乱,加强了管理,堵塞了漏洞;并合理摊派徭役,均衡了群众负担,得到群众拥护。民国21年(1932年)4月,阎锡山为了适应时局的需要,又委任满泰为陆军中将,担任蒙边司令;不久又加委绥北、绥西两路护路副司令。


       民国22年(1933年),满泰由于劳累过度,旧病复发,卧床不起。于第二年7月逝世,终年52岁。。满泰一生,思想先进,热爱桑梓,重守信义,扶正祛邪,守土安民,生活朴素,平易近人,军功显赫,政绩卓著,是土默川上的一位杰出人物。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