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剿匪安民 名震绥西的满泰

   ,

      满泰(公元1883—1934年),字子舒,蒙古族,世居鄂尔格逊村。幼年就读于私塾,塾师富日新。富之盟友李德懋,受山西同盟会委派隐蔽在鄂尔格逊秘密进行革命活动。李素请拳术,富以满泰忠厚好学,荐于李名下习武。满泰发愤苦练,数年后各派拳法皆已精通。满泰在师从李德懋习武的同时,受其革命思想影响,加入同盟会。

清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阎锡山率军攻占包头,保皇的绥远将军坤岫调兵赶到萨拉齐城堵防。满泰到萨拉齐来了清军,急赴包头报信,使阎军以备不虞。

民国4年(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土默特旗同盟会领导人经权联络满泰、安祥等蒙古族有志青年在该旗进行倒袁活动,反对袁世凯任命的绥远都统潘矩楹的统治。事泄,经权被捕,安祥在万家沟遇难,满泰潜回故乡。潘矩楹下令通缉满泰。他在其叔父五当召大喇嘛雅林匹尔的掩护下,在五当召、西公旗等地避难一年多。

民国6年(1917年)后,满泰参加了土默特旗地方武装绥远第三路警备队(俗称老一团),被委以队副之职。民国3年(1924年)春,队长玉禄率部在伊克昭盟追歼土匪头子苏雨生时不幸遇难。满泰悲愤交加,率部痛击苏匪。

民国14年(1925年)8月,绥远都统李鸣钟将满泰所部改编为绥远骑兵第三团,委任满泰为团长,率部追歼股匪屡建奇功。民国15年(1926年)3月,李鸣钟将该部改编为绥远陆军骑兵第一旅,满泰升任旅长,驻防包头,驰骋绥远西部各县,剿匪安民,护路保商,名震绥西。

民国15年(1926年)9月,晋系将领商震主政绥远,将满泰所部改称为山西陆军骑兵第五师,满泰升任师长。民国16年(1927年)10月,商震奉调回晋,归绥(今呼和浩特市)城内空虚。土匪金宝山、王英趁机窜入归绥市抢劫商店,扰掠居民,城内一时大乱。满泰率部从包头赶到归绥,驱赶各匪部退出城内,局势方趋稳定。绥远各界人士公推满泰出任绥远护理都统,主政一月有余。同年11月,奉系将领郭希鹏到绥任职,将满泰所部改称为奉系陆军第三十军,并任命满泰为军长兼绥西镇守使,满泰率部仍回防包头。

民国18年(1929年)7月,晋系将领李培基接任绥远都统,任命满泰为土默特旗总管,为土默特旗第一任蒙古族总管。满泰就职后,廉洁奉公,主动将月薪500元(银元)减为250元。他革吏治,除任命官员外,还实行选举制,由全旗办事员公选旗财政科长和税总局局长。民国20年(1931年),满泰还对全旗的户籍进行清查整顿经调查全旗共有1057个村庄、5.62万人,其中兵丁1.06万人。满泰守土尽责,事必躬亲,积劳成疾,于民国23年(1934年)7月在归绥病逝。

 

刘清成供稿


  2.从小村走出的革命者--恒升


恒升(公元1898—1978年),蒙古族,包头沙尔乡镇阿都赖村人。

恒升幼时性格倔强,那时当喇嘛待遇高,不用劳动。其父两次送他去广化寺(沙尔沁召)当喇嘛,都辞召回家拒不从僧。民国元年(1912年)至民国7年(1918年),分别在土默特旗参领都格尔扎布处及土默特旗高等小学堂(在今呼和浩特)学习蒙、汉文。因品学兼优,被保送到北平蒙藏学校深造。民国8年(1919年)冬,因病辍学。

民国15年(1926年)春,恒升参加了土默特旗地方武装绥远陆军骑兵第一旅(俗称“老一团”)。当时,蒙古族共产党员吉雅泰正在该旅当兵。在吉雅泰的影响下,许多士兵倾向革命,恒升也由此逐步走上革命道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恒升以家庭为掩护,为党做了不少有益工作。民国18年(1929年)7月,中共西蒙工委成立,其成员奎璧、吉雅泰、李森等隐蔽在“老一团”中开展地下革命斗争,经常在恒升家中开会研究工作。

民国20年(1931年)冬,中共西北特委组织部长吉合以行医为掩护在土默川开展革命工作,亦常在恒升家中落脚。民国22年(1933年)8月,中共绥远特委在包头成立,恒升家又成为特委开会和研究工作的地方之一。民国23年(1934年)冬至民国24年(1935年)7月,中共绥远特委从包头县城移驻阿都赖村恒升家中。

民国24年(1935年)7月,中共绥远特委邀请恒升当蒙语翻译,取道古人民共和国去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请示工作。因身份不明,恒升等4人被蒙古内政部扣留3个多月,后特委3人去了苏联,恒升留在乌兰巴托教书,民国26年(1937年)2月,恒升途经固阳回到故里。

1938年7月,恒升在土默特高等小学堂执教蒙古语文。1939年9月,中共土默特工委成立以后,恒升一直和工委保持着联系,曾为工委购买过石印机等物品,因此被人告发。1941年12月被厚和市(今呼和浩特市)日本宪兵队拘捕,但因无证据,几天后释放。为此,日伪当局撤销了他的校长职务。1948年8月,恒升辞职回家。

新中国建立后,恒升历任绥远省人民政府文教厅民族教育科科长、农林厅畜牧局局长、内蒙古自治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和内蒙古自治区驻京办事处处长等职。1953年,恒升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期间,恒升被迫从北京回呼和浩特,受到批斗迫害。1978年逝世。

冯源供稿


3.鄂友山集荣辱于一身的鄂友三


鄂友三(公元1912-1958年),原名鄂在平,萨拉齐县沙尔沁村(现属包头市东河区沙尔沁)人。因家贫,出生后便送给萨县耶稣堂牧师鄂必格(瑞典籍)收养。民国10年(1921年)入当地小学读书,毕业后给耶酥堂放牛、打小工。




鄂友三从小身体结实,凶顽好斗,常与人寻衅生事。民国17年(1928年)报考归绥中学,未被录取,后托人说情,为旁听生。鄂友三爱好体育运动,成绩超群。

民国20年(1931年),鄂友三从归绥中学毕业,考入黄埔军校9期骑兵科。民国23年(1934年),黄埔军校举行建校10周年纪念大会,鄂友三全副武装骑马表演时,不料烈马失惊,套镫跌落马下。失控的马将他拖曳着奔跑不停,他就以双手交替托地,坚持挣扎了二三里,竟又揪住鞯带,跃上马背。为此受到蒋介石称赞。民国24年(1935年)黄埔军校毕业后留校任助教。

1937年10月,日军入侵缓远省后,国民党绥远省党部主任委员潘秀仁到黄埔军校游说,请绥籍师生返绥建立自卫军。鄂友三积极响应,返回绥远1939年秋,鄂友三以国民党绥远省民众抗自卫军总指挥部上校参谋长身份上了大青山。

1940年春节,八路军在反顽斗争中于冰凌将鄂俘虏。15日晚,5个八路军战士将其唤出,鄂以为要处决他,趁人不备,顺势溜下沟逃脱。同年秋,经河套整训,民众抗日自卫军四路改编为游击四师,郭怀翰任师长,鄂友三任副师长,有枪马2000多。在固阳县摆儿剑沟与满载日军的10多辆汽车遭遇。四师溃败,大部投奔伪同盟军。鄂友三化装成羊倌访查抗日志士,同李存英潜入武川、达茂一带,又招集人马,开展游击活动。期间,采用恐怖手段,勒死不少汉奸、特务,也杀害了许多八路军、游击队指战员和无辜百姓。1941年,郭怀翰病逝,鄂友三升任师长翌年改编为骑兵第五纵队,鄂任司令,并兼别动队队长。他拥有一定地盘和势力,熟悉后山地形与群众有时能抓住战机,采取“掏心”战术,出奇兵打击日伪军。

1945年,鄂又兼任萨拉齐、包头、武川、固阳,和林、凉城等7县行政督察员,势力从后山发展到前山。这年春天,鄂率部与日伪军在水润沟门激战两天一夜,取得胜利。次日,驻包日酋派代表对鄂诱降,提出双方停战共同防共,并以“靖安总司令”为诱饵劝降。鄂表示:“防共不防共,是我们的家事,我听傅作义将军的命令;至于停战,你们是侵略者,你们侵占中国的土地,我们就要打!”

鄂友三从河套返回大青山后便提出“反共一,抗日第二”的口号。中共绥西地委书记杨植霖给他去信,晓以大义,他竟撕毁信件。1941年秋冬鄂以“八路军暗探”等罪名,屠杀不少无辜群众。1944年秋,鄂调张腾云、海福龙、李存英、王有功部围困八路军万沟根据地半个月。1945年5月鄂又率部攻占八路军井儿沟根据地。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当天下午,鄂率部抢先占领萨拉齐。第一次绥包战役中,鄂在归绥外围、乌兰花、武川、磴口与人民解放军多次交战。不久鄂部改编为保安师,鄂任师长。

1946—1947年,鄂部多次与解放军在集宁、察右后旗、清水河、凉城平鲁等地作战。3月间,双方在斗金山一带对峙,解放军骑兵旅旅长康建民命黄厚团发起凌厉攻势。鄂屡败于康旅,未战而却。是年秋,鄂任整编后的十二旅中将旅长。1948年2月,鄂奉蒋介石之命,偷袭冀中老解放区河间县,沿途炸毁桥梁、粮台、工厂,杀害无辜群众。同年12月,鄂部调张家口驻防,畏惧同解放军作战,找借口与驻张北骑五旅换防。22日战斗打响,驻守张家口的十一兵团骑五旅全军覆没,鄂部仓皇撤退至乌兰花一带。

北京和平解放后,中共提出用和平方式解决绥远问题。鄂反对和平起义,当面向傅作义呈递了军统骨干起草的阻挠起义的《全面和谈的和平意见书》。但当他看到起义为大势所趋不可逆转时,9月19日在和平起义通电上签名。

1950年2月,鄂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四师,鄂任师长。起义后,鄂曾煽动部属哗变,并接受国民党行政院长阎锡山和国民党“华北、东北、西北党政军联合工作指导委员会”的委任同年因叛变问题被捕接受审查。1958年3月病死。

冯源供稿


此处展示附加内容,可以是联系方式、重要说明等统一特定信息!
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