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达尔罕旗:嘎达梅林(3)
蒙古元素>蒙古文化> 图说达尔罕旗:嘎达梅林(3)

图说达尔罕旗:嘎达梅林(3)

蒙古文化元火工作室2020-09-24 15:44:55427A+A-

柒:

抗垦义士嘎达梅林:1893年生于左翼中旗东南境采哈新甸(现属双辽市)莫勒图特家族,取首字近音“孟”为姓,蒙古名那达木德,科尔沁蒙古名孟青山。昵称嘎达,意为幺儿。十余岁时,因家乡采哈新甸出放而随父母迁居现左翼中旗努日木镇满达日哈艾里。

现左翼中旗满达日哈艾里西五百米处玉米地几棵树前(左侧图),即为嘎达梅林一家迁居建房处,长势最旺的一块玉米地(右侧图)便是孟氏房屋遗址。

     左侧图-方向:北                    右侧图-方向:南

拍摄时间:2014年9月11日

 

孟氏房屋遗址向南五六百米,有一块稍稍凸起的沙坨(左侧图),据当地78岁老人讲,为孟氏祭祀处(老人身后凹地);方向:南       拍摄时间:2014年9月11日

 

 现在的满达日哈艾里;方向:东

现满达日哈艾里偏东北两公里左右有嘎达梅林父祖之墓,远房后人还有居住于满达日哈艾里者。

十八岁左右成为王府卫兵,1925年任军务梅林。后因抵制达尔罕王哈屯信任的人而遭革职。

事件背景及结果:二十世纪初清朝与民国鼎革,虽对蒙古地区的政治有较大影响,但王公制度依然被保留。只是多数王公们愈加破罐子破摔,除了自身利益而外,完全不顾及蒙古民众的死活。广袤的达尔罕旗东南部地区基本放垦完毕,已建立众多的府厅州县。到了1927左右,奉天省(旋即改称辽宁省)政府又令出放中部及北部地区,称“西夹荒和辽北荒”,并于1928年制定了“测放西夹辽北荒章程”,而出放后计划于现今的架玛吐(左翼中旗保康镇西)舍伯吐(左翼中旗北)两地分别设置福源县、辽北县。

放垦章程及布告出示后,从南部地区迁居此地的蒙古民众民怨沸腾。当局的这一计划一旦实施,他们将真正成为无立锥之地者。下层蒙古人户和一些闲散王公,甚至正在此地宣经的班禅额尔德尼等,通过不同途径向辽宁省当局陈情表示反对放荒,但最终反对无效。

在这样的情势下,嘎达梅林被推举为代表率领四人赴省请愿,包括末代达尔罕王那木济勒色楞(在沈阳居住)等出面劝说无果而遭拘禁。因嘎达梅林态度坚决,所以被秘密押回王府,据称达尔罕王哈屯与手下密谋暗害骨干分子嘎达梅林等。嘎达梅林妻牡丹侦知后,万不得已才劫狱救出嘎达梅林。与达尔罕王或哈屯冲突在先,为请愿代表不听劝阻在后,最后劫狱而无退路。嘎达梅林最终走上武装反抗的道路!

上述观点似忽略了嘎达梅林舍我其谁的气概和责任感,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凿的事实说明武装抗垦是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革命者博彦满都子女在《父亲博彦满都》一书中透露其父曾与嘎达梅林有过一次会面,具体谈过什么不详,但这只是一个孤证。

嘎达梅林起事后,直接冲击放垦测量队而遭致王府军及开鲁、白城、洮南等地驻军围剿。开始时几十人,再到几百人,嘎达梅林的抗垦队伍有较大规模的扩大,但面对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他们还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从左翼中旗而右翼中旗,扎鲁特旗到巴林旗都曾留下抗垦队伍转战的足迹。1931年初春,嘎达梅林率领部分人员在今左翼中旗花胡舒苏木(舍伯吐镇东)乌力吉牧仁河洪格尔敖包渡河时,遭李守信部追击,于河中冰块上中弹英勇牺牲。

嘎达梅林于1929年11月越狱,至1931年4月英勇牺牲,武装抗垦坚持近一年半时间,由开始时与王府军作战,1930年底遭驻军围剿,围剿的军队人数曾达到四千余人,嘎达梅林部虽有“绺子”的成分,但绝非正规军的对手。

嘎达梅林牺牲后,其妻牡丹被迫嫁给李守信部连长胡宝山,新中国成立后,跟随与胡某所生儿子在长春生活。左翼中旗文史工作者曾接触过牡丹本人,并据牡丹描述画出嘎达梅林画像。

  嘎达梅林牺牲地纪念碑-方向:北-2014年9月12日拍摄

当年的乌力吉牧仁河现已干涸,英雄的嘎达梅林纪念碑前是一片葱郁的农田

      到目前为止,嘎达梅林的故乡对其人还有不少矛盾的评价。嘎达梅林的性格应该有这样一些特征:朴实沉郁、倔强执拗、坚持公理、义无反顾。

所有宣传嘎达梅林的文字或影像资料中,所谓抗垦队伍受到热烈欢迎云云,尤其电视剧《嘎达梅林》中杀猪宰羊的画面,均可笑之极。现在依然流传嘎达梅林被围剿时无处躲藏无人施以援手,甚至有亲朋都唯恐避之不及而曾有“骑高头大马的梅林是你们荣耀,遭赶尽杀绝的嘎达是你们仇人”之心寒慨叹。

走进今天复建的达尔罕王府,达尔罕亲王及嘎达梅林图像赫然悬于壁上,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是是非非犹如过眼云烟,令人生出诸多感慨。

达尔罕王府陈列室图片中-嘎达梅林画像/右-末代达尔罕王夫妇孩子

-两个有交集的人,以先哲的身份供后人瞻仰-这就是历史!

嘎达梅林的武装抗垦,一定意义上阻止了西夹荒辽北荒的丈放。1931年4月,王府军和驻军意气风发地剿灭了嘎达梅林,过了几个月,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随着日本人的隆隆炮声,那些意气风发的人们或屁滚尿流跑入关内,或摇尾乞怜投入日本人怀抱。

嘎达梅林的武装抗垦肯定没有消减达尔罕王府及民国辽宁省政府放荒和建立福源、辽北两县的决心,但日本人的枪炮绝对让他们感到没有任何事情比命重要,随着这些恃强凌弱者的逃命投附,设置福源县、辽北县的计划最终化为泡影!

因此,今天科尔沁左翼中旗能够留有九千余平方千米的行政地域,单是蒙古人就有四十万左右,这在一定意义上,是嘎达梅林舍生阻滞奉天-辽宁省当局放垦设置福源,辽北二县的结果。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蒙古元素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蒙古元素 © All Rights Reserved.  蒙古元素 Copyright ©2018蒙ICP备13001995号-2
Powered by Z-BlogPHP Themes by mgl9.com
免责声明| 关于我们| 如何注册| 广告合作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