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素材,蒙古设计,蒙古图案,蒙古工艺,内蒙古素材,蒙古音乐,乌力格尔,蒙古服饰,内蒙古美术,内蒙古摄影

蒙古族图案c

蒙古图案 2016-1-7 9:5710060元火工作室
       古代周族不窟时率领族人"而奔戎狄之间",到了宜父时期率领族人迁徙到岐山周原,在这里建城廓,成为殷商王朝的西方属国。他们的马祭习俗,保留了原来戎狄的马祭习俗。《周礼·校人》有"春祭马祖"的记载。有学者指出,祭拜马祖,实际上是祭拜牡马的马势,以祈求男性具有牡马一样的生育功能。马在春天发情,所以在春天举行这种祭祀。因为人类见到的雄性动物的生殖器,牡马的最为雄壮,故祭马势......在内蒙古阴山长斯特罗盖、东地里哈日等处岩画中也都见到体现马祖崇拜思想的对马图案。(参见卢晓辉著《岩画与生殖巫术》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 993年10月第1版)
       匈奴时代马的铜饰牌很多,匈奴墓出土的毡绣有带翅膀的马,还有金饰片的翼马,都与萨满教飞马升天的观念是一致的。在扎赉诺尔出土的鲜卑人的飞马铜饰牌也与匈奴的翼马的内涵是一致的:在北魏、辽代、蒙元以后绘画、雕塑、工艺品乃至民间工艺中,马处处可见。民间流传的录马风旗的主要图案也是一个腾飞的马。
 
       布里亚特蒙古人中还流传着天鹅图腾神话,《霍里土默特与霍里岱墨尔根》便是这类作品。相传霍里土默特是个尚未成家的单身青年。一天,他在贝尔加湖畔漫游时,见从东北方向飞来九只天鹅落在湖岸,脱下羽衣后变成九位仙女跳人湖中洗浴,他将一只天鹅的羽衣偷来潜身躲藏。仙女浴毕,八只天鹅身着羽衣飞去,留下的那只作了他的妻子。
 
        当一个儿子后,妻子想回故乡,求夫还其羽衣,夫不允。一天,妻子正在做针线活儿,霍里土默特含着"抓手"(目9两片防止烫手的毡片)做菜烧饭。妻子说:"请把鹅衣给我吧,我穿上看看,我要由包门出进,你会轻易地抓住我的,让我试试看吧!"霍里土默特想,"他穿上又会怎么样呢?"于是从箱子里取出那件洁白的鹅衣交给了妻子穿上了鹅衣立刻变成了天鹅,在房内舒展翅膀,忽然,唰的一声展翅从天窗飞了出去。"嗬唷,你不能走,不要走呀!"丈夫惊讶地喊着,慌忙中伸出手抓住了天鹅的小腿,但是,最后天鹅还是飞向了天空。霍里土默特说:"你走就走吧,但要给十一个儿子起名再走吧!",于是妻子给十一个儿子起名为呼布德、嘎拉珠德、霍瓦柴、哈勒宾、巴图乃、霍岱、呼希德、查干、莎莱德、包登古德、哈尔嘎那,成为十一位父亲留了下来,还祝福说,"愿你们世世代代安享福份,日子过得美满红火吧!"说完后,便向东北方向腾空飞去。(参见荣苏赫主编《蒙占族文学史》32页,辽宁民族出版社1994年4月第1版。在贝加尔湖查干扎巴湖湾的两处岩画中,有排列着七只天鹅,还有排列四只或三只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发现了战国时代的青铜刀,柄部铸有七只天鹅或铸有五只天鹅。
从布里亚特天鹅神话和鄂尔多斯地区出的匈奴以前戎狄青铜短刀上的天鹅纹样看,北方民族对天鹅的崇拜十分古老。天鹅也是蒙古族民间刺绣艺术中常见的纹样之一。
 
        在阴山山脉西段,尤其是阿拉善左旗和磴口县的群峦深涧中的石壁上凿刻着许多骆驼岩画,多数属于青铜时代作品。从而可知,从遥远的古代起,这里就是骆驼的故乡,它喜欢吃有盐味的草原植物。古代阴山岩画以双峰驼为主,而单峰驼则是稀客,仅在阿拉善左旗的岩画中发现过;它的原籍是中亚西亚。
鄂尔多斯青铜饰牌中有双驼纹饰牌。
骆驼是蒙古人的五畜之一,在牧民的经济生活中亦占重要地位成吉思汗征服西夏后,骆驼养殖规模很大。当时西夏王不儿罕(李安全)投降蒙古,除将女儿察合献给成吉思汗为妻外,又将许多骆驼及毛皮、鹰鹞献给大汗,骆驼多得赶也赶不动了。
 
          骆驼从此便成为蒙古人的五畜之一而普遍使用,在军内还专门设有牧驼之军务人员"帖麦赤"。骆驼体大力壮,能食用沙漠中生长的植物,耐饥渴,耐寒暑,腿长步子大,行迮稳健,持久力强,素有"沙漠之舟"的称谓,是征战和运输的得力具。在祭祀仪礼上,骆驼往往是乘的礼牲,特别是自驼.更是吉祥之物蒙古族更多的是在民间工艺中绘骆驼,蒙古象棋等都雕刻有夸张变形的骆驼形象二。
 
         元朝在元旦日和白节送礼时,"皇帝的象队达五千头,全部披上用金银线绣成鸟兽图案的富丽堂皇的象衣一队一队摆队,每头象的背上,放着两个匣子,里面满满装着宫廷用的金属杯盘和其他器具。象队后面是骆驼队,同样载着各种各样必需的用具,当整个队伍排好之后,列队从皇帝陛下的面前经过,蔚为壮观。"(陈开俊译《马可波罗游记》102页,福建科技出版社1 982年12月第1版)
 
         象为大型哺乳动物,气力强大,性情温顺,被认为是象征太平盛世的一种瑞应物。"兽之形魁者无出于象,行必端,履必深。"由于价值上的珍贵、品格上的优良以及诸多瑞应象征而成为吉祥物。白象更被视为吉祥瑞应,用以表达太平盛世的心愿在佛教壁画中常看到象的壁画,在民间工艺中也有许多象的纹样,比如奶豆腐印模等。
 
        蝴蝶是一种普通的昆虫,也被视为吉祥物.其翼色彩斑斓。蝶美于须,蛾美于眉。彩蝶纷飞与繁花似锦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故而彩蝶也常被用来象征春光,表现美景。春天万象更新,万物复苏,正是草长花开蝶舞时节,蒙古族刺绣工艺中的蝶恋花是夫妇美好幸福的象征。
 
       蝴蝶蒙古语称额尔伯海,在民间工艺中亦为雌性符号,她总是表现为阴柔之美:蝴蝶那对美丽的翅膀,优雅的触须,轻扬飘逸的动态,对牧民的审美有着天然的吸力。
 
       乌兰哈达(赤峰)等很多地区喜欢燕子图案.蒙古人对燕子有着深厚感情,这与远古传统文化有关。内蒙古翁牛特石棚山墓地红山文化陶器中发现作昂首张口状的鸟形壶,辽宁阜新胡头淘发现了鸟形玉器,经考古学家证实,当时鸟族是红山文化古城古国的第二大旅:而"鸟族中的鹗族与燕子旗则名列前茅"。
 
       燕为小飞鸟,其形象俊俏,飞舞轻盈,尾剪春风,与人友善,是人们心目中的吉祥物,象征春天,比拟情侣。家中有燕子作巢,被认为是居家友善、家道发达的征兆。燕子冬去春来,有春燕之称。燕喜欢双飞双去,雌飞雄绕。
 
       我们从夏家店下层文化彩陶中看到了很多兔子图案,其造型优美,生动活泼,在以后的壁画中也是经常见到的,可见4200年前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影。自非常深远的。
现在已发现的匈奴时期的壁画较多,主要是墓室壁画。在辽宁旅大管城子汉墓、辽阳棒台子汉墓、内蒙古托克托县汉墓都绘有壁画,壁画上有太阳、三足乌、月亮、玉兔、蟾等内容。
在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北票冯素弗1号墓彩画中绘有日中金乌、月中玉兔。
北魏以后玉兔传说逐渐转入民间山西和内蒙古有很多蛇盘兔剪纸,靳之林先生认为"兔子就是'吐子'即孕子之意。(靳之林《抓髻娃娃》)
       在蒙古族科尔沁《摇篮曲》中的唱词有:
太阳太阳照我,阴凉阴凉躲开,不要哭.不要哭,宝君孩一一陶来(小兔子),呜!鸣!宝君孩一陶来。月亮月亮照我,黑夜黑夜躲开,不要哭.不要哭,宝君孩一陶来。呜!呜!宝君孩一一陶来。(自荣苏赫主编《蒙古族文学史》182页)
 
      民间俗传蝙蝠是老鼠变化而成,老鼠食盐,即变成蝙蝠。蝙蝠昼伏夜出,古人便视其为神异。汉语的蝠与福谐音,福是人生幸福如意的统称,蝙蝠图案原是中原民间图案,传人蒙古地区被蒙古族接受并应用很广在家具和马鞍具等用品中常作为装饰图案,视为吉祥之物
在夏家店下层文化彩陶纹饰中普遍用犄纹、哈木尔纹构成的丰富多彩的装饰图案,也有图腾崇拜的含义。在内蒙古阿拉善右旗曼达拉山岩画中有
"羊角柱"和"牛角柱",是描绘原始先民们祭祀图腾柱的作品:从《海经》说炎帝"人身牛首"看,犄纹图案又与祖先神崇拜的原始观念有关。
在民间,犄纹图案多以二方连续和边缘图案的形式出现,是牧民缝制毡绣和刺绣中不可缺少的图案。平时用的犄纹图案,又有五畜兴旺、牧业丰收的含义。
 
      哈木尔是蒙古语"鼻子"的意思。关于鼻纹的历史,蒙古族牧民中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很古很古以前有个白彦(富人),造了个洁白的蒙古包,
想请人贴绣图案,白彦对很多巧匠设计的样式都不满意。一天远处走来一头牛,边走边触闻路边的灰,走到蒙古包前就用鼻子印上图案,从此以后牧民们就开始用鼻纹图案了。
《山海经》说:"炎帝人身牛头"。看来这一图案与原始图腾文化有关,与炎帝部落的"人身牛首"祖先神相联系,具有鼻祖和始祖的神圣意义。
哈木尔图案最早见于4000年前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彩陶纹样中,以后在匈奴、鲜卑、契丹的文物中都有出现,特别在元代的工艺美术中应用得更为广泛;蒙古族服饰,建筑彩画,蒙古包,家具,生活用具等衣食住行中几乎都用这一纹样。
 
       佛教的八宝图案是指轮、螺、伞、盖、花、瓶、鱼、肠、等八种器形和图形,也寓意吉祥和因果报应。
 
       盘肠本为佛教"八宝",按佛家解释,盘肠为"回环贯彻,一切通明",本身含有事事顺、路路通的意思。同时,其图案本身盘曲连接,无头无尾,无休无止,显示出绵延不断的连续感,称为吉祥结,作为连绵不断和长寿的象征。
匈奴饰牌有众蛇盘绕交叉的图案,盘肠图案与盘绕交叉的蛇纹有关。
盘肠纹式在蒙古族生活中的适用性很强,各种变形的盘肠与卷草纹结合形成变化多样的图案,或为单独纹样,或为二方连续纹样,在蒙古包、毡绣、衣物、召庙建筑、民居窗棂上处处绵延。凡表示永续不断的意义,如福禄承袭、寿康永续、财富源源不断,以至于爱情之树常青且幸福绵长等,都可以用它来表达。
 
       这是以花草为基础构成的波曲状的花草纹样,细叶卷曲相互穿插。卷草图案委婉多姿,富有流动感和连续感,优美生动,具有连绵不断的韵律感。经常与盘肠、哈木尔、方胜等图案穿插卷曲在一起,故有生生不息、千古不绝、万代绵长的意义。
卷草纹广泛用于刺绣、家具、金银器皿等,为民间工艺增加了美感和喜人的情趣,洋溢着无穷的生机,这是历经千百年艺匠们千锤百炼、代代相传的艺术结晶。它以忍冬纹形式流行于北魏时期,多见于敦煌图案及各种用品装饰上。
 
      莲花是水生宿根植物,亦称荷花。佛教与莲花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据说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他的家乡盛植莲花。莲有多种,色有青、黄、红、白等。佛教主要取白莲花,赋予莲花以神圣的意义。佛经称"莲经",佛座称"莲台"、"莲座",莲花形的佛龛称"莲龛"。
莲花图案成为佛教的一种标志。有关佛教的偶像、器物、建筑等,都以此为装饰。随着佛教的传播与流行,莲花图案也见于民间。人们称颂莲花出于淤泥而不染,视为花中君子,成为吉祥图案。莲瓣纹:以相接的带状莲花瓣为题材,用浮雕,图案装饰把莲瓣纹表现在器物的肩部、腹部、胫部,在召庙与生活用品上多用。
 
       牡丹是观赏花木,有"花王"、"富贵花"之称。牡丹以她独特的姿质逗;着人们的审美热情,在民间成为吉祥象征物。
 
       宝相花为古代吉祥纹样之一,是一种常见的装饰纹样。"宝相"原本为佛教词汇,佛家称庄严的佛象为宝相。
宝相花是集众花之美升华而成,在图案海洋里大显其繁华似锦的光彩。一般以牡丹、莲花等为主体,中间镶嵌形状不同、大小粗细有别的其他花叶,尤其是其花蕊和花瓣基部,用圆珠作规则捌列.恰似闪闪发光的宗珠.再加名层次退晕色昂得珠光宝气,富丽华贵,故称"宝相花"。是富贵吉祥的象征。在组织排列上使人感到饱满、富丽、庄重、大方,是经过艺术加工的花,理想化了的花。
宝相花纹样,使用范围极其广泛,在传统的金银器皿、刺绣、召庙建筑、家具上,均能见到宝相花纹样。举世闻名的敦煌壁画中也常见到宝相花纹样。《元史·舆报志》云:"士卒袍.制以绢沲,绘宝相花"。宝相花纹样多为平面团花,也有椭圆形,根据不同用途可绘成二方连续图案。
 
      吉祥图案的一种,绥格就是"胜",胜本是妇女.的首饰。传说中的西王母"蓬发戴胜"。哈敦绥格是两个菱形压角相叠组成的图案。哈敦绥格一方面取"胜"的吉祥的意义,寓义"优胜";一方面取其形的压角相叠,寓意"同心",成为同心吉祥的精美图案:
 
       与哈敦绥格一样的圆形组合的为"汗宝古",是由两个圆形相套的装饰纹样。有同心吉祥之意。
 
      蒙古族牧民把圆形图案统称为普斯贺。是一个上通天、下通地的长寿符号。
圆型"o"一般是太阳和阳性符号,反映了北方民族太阳崇拜的观念和太阳的阳性内涵,有着生命永生的含义。
令人眼花缭乱的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形圆形纹,都是太阳的符号,都是人格化的太阳神和生命之神。蒙古族生活中那众多的圆形普斯图案都是源于马家窑文化,通过戎狄、匈奴一代一代流传至今。原始人类以圆形为太阳的象征,图纹的旋转就是太阳的光焰旋转。佛教中佛祖头部轮光为太阳是至高无上的神圣符号。
 
 
      回纹,蒙古语称"阿鲁哈"。我们从4000年前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彩陶中见到了这一纹样,又有云雷纹、钩连雷纹、曲折雷纹等名称。回纹的基本特征是以连续的回旋形线条构成几何图形。
回纹被广泛用作毡绣、地毯、建筑装饰,在盘、碗等器物的口沿或颈部及边饰中最为常见。民问回纹有深远、绵长的吉祥寓意,还象征坚强。
回纹形式有单体、一反一正相连成对和连续不断的带状形,二方连续是最常见的形式。
 
        火崇拜属原始自然崇拜,与天、地、山、水崇拜同样古老。蒙古人的火崇拜和北方其他古老民族的火崇拜有关系。从火崇拜发展而形成的灶神崇拜,具有了氏族家庭神的社会内容。腊月二十三日的灶神祭祀,是进入阶级社会自然神分化以后出现的礼仪。此外,在祭祖、婚礼中也要举行祭火礼仪。马家窑文化彩陶中火焰纹最具有特色,均由自
然弯曲的弧线来表现熊熊燃烧的火苗。火是先民们生活中不可短缺的至关重要的自然力。自从人类使用了火,就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依靠火可以炊食熟食,依靠火取暖而生存,依靠火以防猛兽的侵袭。他们视火如同生命一样的重要,如同神灵一样的神圣;他们在同火共存亡的原始生活中观察火的动势,并提炼火的形象。
 
      火纹,蒙古语称"嘎拉纹",在民间十分流行。
蒙古、鄂伦春、鄂温克、达斡尔、哈萨克和柯尔克孜等族都把火视作圣洁的象征,认为它具有去污除灾的能力。远方的客人来到病人的住宅,必须在进门时跨过火,以免给病人带来不幸:成吉思汗时代蒙古各部的贡品.必须从火上燎过,才能送进宫廷。元代外国使臣谒见蒙古皇帝时,也要从两堆火中间走过去,认为这样能消除其可能带来的灾祸。蒙古族民间至今还有祭火的习俗。
 
       佛手为一种果实,它的形体很有特点,状如人手,分散如手指,拳曲如手掌,故而称作佛手。佛手香味持久,置之室内,其香不散。佛手图形源自印度,在人们的观念中与佛主联系起来,有佛主相助,自然诸事顺利,吉祥如意。蒙古族刺绣帽子、荷包和马海靴子常用此图案,蒙古语称"额尔和腾火木斯"。这一图案何时传人蒙古地区不详,是民间流行的吉祥图案之一。
 
       桃树在蒙古地区已有多年的栽培历史。其花、果都与人们的生活有较为密切联系。
在古代神话中,桃树为逐日的夸父的手杖化.成。《山海经·海外北经》载:"夸父与逐走,人日,渴欲得饮,饮于河谓,河谓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邓林也就是桃树林。又"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压伏邪令者也."对于桃,中国民俗有"仙桃"、"寿桃"之称,言食之可以长寿延年。桃是福寿的象征,桃形纹样常绣在烟荷包上,多为给年长者祝寿用。有时也用于女性服饰上,是美满婚姻的象征。
 
        杏花开放是春天的开始,有报春花之称。杏花报春.又有吉祥喜庆的意义。春夏秋冬春为首,喜鹊与杏花组合有喜报早春的含义。杏花五瓣,象征五福,即快乐、幸福、长寿、顺利、和平。
杏象征春天式的生命的开始,希望的开始,是万物阳和之气对冬季阴寒之气的战胜,可比兴牧民少妇生育繁殖向上和美好爱情的意义在内蒙古东部烟荷包刺绣中用的最多。
 
       石榴是新疆传人的。果实为球形浆果,果皮呈黄褐色或红褐色,皮内种子众多。石榴图案传人后与蒙古族传统图案结合作为吉祥物,是多子多福的角杯。
 
      葫芦为藤本植物,藤蔓绵延,结食累累,籽粒繁多,故被视作象征祈求子孙万代的吉祥物。
葫芦有一定的实用价值,老干后可剖作汲水用具,又可作酒器。
 
      葫芦图案多见于马鞍具、家具、刺绣等各种民间工艺中,赤峰地区还有剪葫芦的剪纸图案,成为子孙众多的美好象征。内蒙古博物馆藏品中有元代刺绣荷包,造型为葫芦形:
远古有"葫芦文化",红山文化牛河梁女神庙遗址中发现6000年前新石器时代葫芦形祭坛。进人后殿,略呈筒形袋状,即葫芦状,摸拟联颈小葫芦的小圆球下面相随着一个大圆球,寓意"日月相会"。这是红山文化"女神庙"葫芦文化的具体一例。(参见陆思贤著《神话考古》41页,文物版社1995年12月第1版)
约距今5000年前后,蒙古高原的原始先民已普遍地进入了"古城古国"时代。老虎山文化发现于内蒙古凉城县岱海周围的山坡山岗上,这个遗址,有一座葫芦袋状的石筑祭坛遗址,这是蒙古草原远古"葫芦文化"的典型代表作,突出了生育多子崇拜。(参见张碧波主编《中国古代北方民族文化史》42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1版。可见古代葫芦文化是从这里开始形成的。从以上考古资料可以看出,葫芦文化在蒙古草原的传统非常古老,民问一直到现在还流传延用着各种葫芦图案。
 
      苏力德崇拜一一主要指旗纛"苏力德"崇拜,是图腾崇拜演化的最后形式。
 
      在《蒙古秘史》等历史文献中,旗纛"苏力德"被看作氏族和部落的标志,对于旗纛的祭祀能激励本氏族、本部落全体成员的士气。苏力德祭祀礼仪异常威猛雄壮。
在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宫的西殿供奉着成吉思汗的军徽"苏力德"。这神圣的、象征力量的军徽,传说是从天而降的神物。苏力德是胜利的象征,民族兴旺的标志。苏力德也是一个通天通神的符号,鄂尔多斯牧民们每当龙年的6月14日都要进行隆重的祭祀活动。
 
        对森林生命之树的崇拜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化习俗。许多古老的民族均保存有崇拜森林之神的神话和习俗。
狩猎时代的北方各民族曾栖居山林,靠山林哺育成长,靠山林发展壮大。蒙古族亦然,开始以山林做摇篮,之后向草原推进。蒙古族对树木的崇拜非常古老,比如西蒙古四卫拉特之一的绰罗斯部就有他们祖先出于树木的图腾神话。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个"以玲珑树做父亲,以猫头鹰做母亲的柳树宝东(大力士)太师......"《蒙古秘史》等典籍以及萨满的祭仪中均有明显表现与记载。如供奉独棵树、繁茂树、萨满树、桦树、落叶松等习俗,从根源上说,无不与树木图腾观念有关。
       蒙古族有尚石一一神树的风俗。尚石神树则指的是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称之为"尚石·毛都",毛都就是神树。蒙古人对之亦很崇拜原始宗教中膜拜高山大树是有其历史根源的。据拉施特·哀丁的《史集》记载:在蒙古人的古代传说中,认为自己的祖先是来自"额尔古涅·昆"地方,即现今的呼伦贝尔市额尔古纳河两岸山林地带。从忽图刺汗的"绕树而舞",直到近代蒙古人的祭敖包,尚石神树的传统说明蒙古人永远纪念自己民族的摇篮一一额尔古纳山林地带。敖包和尚石神树,是高山密林的象征,是生命树的象征。
《多桑蒙古史》记载:"忽必来(忽图刺之误)英勇著名当时,进击蔑儿乞部时,在道中曾祷于树下。设若胜敌,将以美布饰此树上。后果胜敌,以布饰树,率其士卒,绕树而舞。"这是典型的古代战争舞蹈,是为了庆祝战争的胜利而舞。
         树木崇拜在信仰萨满教的阿尔泰语系诸民族中都很盛行。这些民族发端于北方山林地带其祖先曾在山林里度过漫长的采集与狩猎的原始生活。他们长年人森林,望看高耸挈云的林木,会产生许多美妙的遐想:树木离苍天最近,它是神灵栖身之处;高大的树木拨地而起,高耸人云,它是神灵往来于天界与人间的"天梯":在树木旁祭天,天上的神灵最易感知。因此,古代北方民族盛行绕林祭天的习俗。后来,许多民族离开林,进入草原和平而立竿祭天之俗.实为古代绕林祭天仪式的延续与变异,它包含着后人对祖先树木崇拜的回忆。(参见张志尧著《草原丝绸之路与中亚文明》1页,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1 994年11月第1版)
现代蒙古人仍然有祭敖包的风俗,敖包成为家庭的、民族的保护神。一般在圆坛上堆石为台,多为三层呈抹顶园锥形,举行祭祀仪式时,在敖包上插满树枝,树枝上系五彩布条,祭祀时牧民由左向右围敖包生命之树绕圈三周,以喻通天与神相合。蒙古族文学史中对通天神树有这样一段描绘:遥遥东北方,悠悠荒漠处,百丈深涧沟.一棵参天树。挺拔青松树,枝条八万根,绿叶护青枝,日月照树头。高高紫檀木,本自地脐生,大树独支撑,屹立青峰顶。(参见荣苏赫《蒙古族文学史》120页辽宁民族出版社1 994年4月第1版)
       树受到崇拜,不仅是由于树本身,而是因为它揭示的完全是另一种力量的作用,这是一种人们既畏惧同时又崇拜的神圣力量。
 
       内蒙古达茂联合旗土的鲜卑族牛头树枝状金饰件和鹿头树枝状金饰件,是北方民族草原文化中最早的"鹿头花"、"牛头花"、"马头花",即牛头鹿角生命树。这里的牛头和鹿头都象征着神牛神鹿,具有辟邪和祥瑞的神格。这种以鹿头长出鹿角生命之树的写实手法,直接告诉我们,"鹿头花"就是鹿头生命之树,具有图腾动物与生命之树崇拜合一的生命意识寓意。它用于随葬,清楚地说明了它象征生命永生的内涵:
 
        蒙古族民间广为流传的"崩"字符号,牧民称为"兰萨"。民间刺绣荷包、描绘家具箱子、缝制衣帽等经常用兰萨图案装饰。兰萨常与盘肠、卷草组合应用,是生命永生繁衍的符号,具有天地相通、阴阳相合、万代延续的含意:
 
        蒙古包哈那纹在生活中到处可以看到,有些学者称为"鱼网"符号。我们从内蒙古小河沿文化陶器中看到了哈那纹(鱼网),在红山文化C型玉雕龙高扬的长鬃后部,似乎也是用这种符号装饰。有学者认为,这是一个由原始社会到泛流行的人类共通的具有生生不息内涵的生命符号,它是一个人类共同的文化基因密码:
 
        民俗学家认为:"鱼网符号的源头是'+'符号和'X'符号。'+'是太阳的表象符号,也是原始农业社会太阳崇拜族群的宇宙表象符号,即以我为中心的东西南北中五行宇宙符号,'X'是旋转的太阳符号和旋转的宇宙符号,是具有宇宙旋转生生不息哲学内函的生命符号,这两个类型的符号以其丰富的变体创造.7000年来在西亚、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无孔不入地流行,积淀于包括衣食住行,人生礼仪,信仰禁忌在内的全部民俗社会生活之中。"(靳之林《抓髻娃娃》168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
以卜介绍的是蒙古族图案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传统。通过民俗学、考古学和历史文献的结合互相印证的方法,深入到草原文化的本源哲学的深层领域。民族图案很多都是五六千年以前的文化符号密码。蒙古族民俗文化中的丰富多彩的民间图案,是蒙古族本原文化的活化石。草原文化传统没有发生过文化断裂,原生态文化在民俗文化中,仍然保存了下来。民间图案是劳动群众创造的民间文化艺术,是蒙古族文化艺术的母体,是原始社会到今天的原生文化的传承延续,并具有鲜明的民族特征,是蒙古族文化内涵最丰富的且源远流长的文化形态之一。它具有社会学和人类文化学、美学、艺术学等多学科的文化价值。
在研究过程中遗漏的很多,有些问题还没有论述,比如蒙古族图案的特征、色彩、造型、组合以及如何继承发展等,有待于今后深入研究。
社会在不断发展,人民的物质和精神生活越丰富,传统图案也就是越受到重视。蒙古族图案也将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不断丰富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我们应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根据不同用途,创造出更多具有时代感的、有民族特点的、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图案样式,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辽阔的蒙古高原是孕育游牧人的巨大摇篮,也是游牧人借以创造人类文明的自然依托:我们从北方民族古代美术中可以得到不少美术知识,从中可以了解到蒙古草原也是人类文化发源地之一.这里的图案艺士旦口闻耀善奈日的非彩。
 
          距今8000年前,出现了初期农业文化一兴隆洼文化。兴隆洼文化分布的中心地域是希拉木伦河流域,北抵乌尔吉木伦河,南达燕山南麓,东至大兴安岭,西越医巫间山。以内蒙古赤峰敖汉旗兴隆洼聚落址为代表,代表性生产工具有石锄、石磨盘等,还有狩猎业和渔捞业遗物。这里挖掘到一些陶器.其中一件为龙纹陶器,其主体纹饰是猪首蛇体龙纹图案,可视为龙的起源时代。
 
         距今7000年时出现了赵宝沟文化,分布地域主要在西拉木伦河以南,南达渤海北岸。以鹿首动物纹和几何压印纹为主要特征。采集到的遗物有菱形几何纹尊形器、神鹿纹尊形器,很像是鹿首鱼身的神兽。
从常见的"之"字纹看,显然是继承了兴隆洼文化因素。显示出农业经济比兴隆洼文化发达。在原始社会时期陶器纹样不单是装饰艺术,而且是族的共同体在物质文化上的一种表现。鹿首鱼鸟神兽是当时氏族共同体的标志,它在绝大多数场合下是作为氏族图腾或其他崇拜的标志而存在的。这种神兽具有氏族图腾的神圣含义。
赵宝沟文化的龙风图案刻划在陶质尊形器上,是当时用为祭祀的祭器。南台地遗址的龙凤纹图案中有标准的"鹿龙"。
 
          距今6500-5000年间,出现了著名的红山文化(乌兰哈达)÷学术界认为这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曙光。红山文化内涵归纳为三石(打制石器、细石器、磨制石器)三陶(指纹陶、彩陶、红陶)。农业较发达,人们定居生活。
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出土的"碧玉龙"是墨绿色圆雕,呈"c"字形,这是发现最早、器形最大的龙形玉器,它比中原文化的龙图腾要早一千多年。红山文化普遍发现的古代殉葬用的小玉龙,属"猪嘴龙"。左汀串浩湄捧平布鼹毕河粱枯蜘了属红山文化的女神庙,庙内堆满大大小小的泥塑神像残块和庙建筑构件。有6个不同的女神像个体,最高者将及5米,当是众神之中的主神。一尊女神头像经权威部门鉴定为国宝。女神庙的发现对北方民族文明的起源史、宗教思想史和雕刻艺术史的研究都提出了新课题。
          女神庙附近的大平台是一个更大范围的崇拜共同祖先的宗教活动场所。
        喀左旗东山嘴红山文化祭坛以方圆坛为主,方坛在北,表示大地;圆坛在南,表示天穹,古称"天圆地方",是最古老的宇宙模式。圆坛南侧又有三个相联的石圈,表示日、月、星三辰联璧。红山文化的女神庙和玉龙的发现说明了很多问题,戎狄民族的祖先创造了天圆地方的哲学在这时期已很成熟,对后来的子孙影响很大c在牛河梁还发现了炼铜锅片,是早期冶炼台址。对女神庙的发现,有的专家将其誉为"东方的金字塔",与古埃及的金字塔同样在考古学文化上占有重要地位。
毫无疑问,红山文化是北方民族及蒙古民族文化的发端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出土的"碧玉龙"是墨绿色圆雕"c"字形玉龙。这是发现最早、形体最大的龙形玉器.它比中原文化的龙图腾、夏墟龙纹图案要早一千多年。
 
       红山文化先民们崇拜的最高神灵为"猪龙",红山文化的至上天帝具有"猪人"的特征。
 
       新石器时代晚期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小河沿文化距今4800年左右,该文化层结束后,被夏家店下层文化取代。在距今4200~3500年之间,夏家店下层文化得到持续稳定的发展。
夏家店下层文化是进入文明时代的早期青铜文化,这个时期出土了非常珍贵的陶器和铜器的重要标本。夏家店下层文化陶器工艺水平极高,在其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图案中有虎纹、回纹、云纹(哈木尔)、蛇纹、鸟纹、蛇雁纹、植物花卉纹、犄纹、鱼纹等.图案构成有二方连续和四方连续纹样及适合纹样和单独纹样。图饰自然活泼、朴实动人。显示了完整的形式美,具有重复、条理、节奏等美的形式。以对称、平衡的骨格章法达到比较完美的程度。夏家店下层文化的高度成就是北方民族美术悠远长河中一颗灿烂的明珠,可以说后来的游牧民族工艺美术的造型规律与装饰纹样是由此开端的。
 
欧亚大陆北部的广阔草原地带,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由于经济生活大致相同,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一致,所以在这些地区出现的岩画,从题材上、风格上都有较多相同的地方。这些地区的岩画涉及各种动物、狩猎、骑士、舞蹈、神像、印记符号、天体、征战、祭品、车辆、飞禽和树木等众多的场景和形象。但是各地岩画也有各自的特色。比如贝加尔湖畔查干扎巴岩画的水鸭和斯堪的纳维亚岩画中的船只并不见于阴山岩画,而阴山岩画的罕达犴也不见于其他地方。新缰地区生殖崇拜的岩画在其他地区虽然也有,但与新疆地区岩画相比远远不同,显然与各地的巫师的目的和指导思想有关。欧亚草原的岩画的共性也说明古代草原文化的相互间的联系性。
 
阿尔泰语系各民族在历史上占有特殊地位,数千年以来许多氏族与部落、民族的文化交相辉映。岩画可以把我们带到原始社会和青铜时的遥远时代,可以揭开通向古代文化最为复杂、最难理解的领域。
北方游牧人的古代岩画艺术十分丰富,新疆阿尔泰山区岩画,宁夏贺兰山岩画,青海哈龙沟巴哈毛力岩画,内蒙古阴山岩画,贝加尔湖查干扎巴岩画,蒙古国诺彦乌拉岩画,从中国北部到贝加尔湖,从新疆天山到黑龙江下游,都有广泛的分布。
岩画为我们揭示了北方草原上游牧人远古时代的生活篇章,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远古祖先造型艺术的优美典范。岩画的题材与北方民族古代的经济生活,原始宗教观念有密切关系。下面只是选其有特色的典型作品作一介绍。
 
北方青铜时代的文化遗物,以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发现最著名。故称为"鄂尔多斯青铜文化"。青铜器通常称铜器,是一种铜锡合金制作的器物。
鄂尔多斯式青铜器的时间从商代一直延续到汉代,影响面极为广泛。鄂尔多斯式青铜器在春秋战国时期最为完整,特点鲜明,是其繁盛时期。其特点如下:
1.突出了动物纹的造型。武器、工具、饰牌等都以不同的动物作为内容来表现:
2.写实或夸张的手法。用圆雕、透雕的形式塑造了完善的艺术形象。
3.运用了平衡与对称的形式规律。以浮雕、透雕、圆雕的方法表现了多种动物,通过强弱对比、动与静的对比,创造了节奏与韵律的形式美的特色。
鄂尔多斯式青铜器有强烈的创造精神,在造型上有活跃感,或雄伟、或灵巧、或憨拙。线的组合或线与面的组合使各种动物形态有了生机。各种铜饰牌质朴有力、气势磅薄,没有矫揉造作之感。无论近看、细看、远看,都能给人好的空间效果和美的感受。鄂尔多斯式青铜器是横跨欧亚大陆草原地带的游牧民族重要文化遗产,是驰名中外的游牧民族文化的代表。
 
鄂尔多斯青铜时代的造型艺术还包括贵金属工艺。金银都是贵金属。金有很强的光泽,但在地壳中含量很少。银是仅次于金的金属。北方民族使用金银的历史已很久远。人们用展性、延性把它锤成金箔或拉成金线。最早用于装饰的多是包金,以后创造了错金,还有单纯用金银制成的器皿和工艺品。
1972年在杭锦旗阿鲁柴登的西沟畔发现以动物纹为特征的金银装饰品,是匈奴遗物中最有代表性的工艺珍品。其中被认为是匈奴王冠的金冠饰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的"胡冠"。金冠顶上饰以展翅的金鸟,鸟头用绿宝石制,有金碧辉煌之感。1953年在包头麻池还发现了金银片,作虎、豹、骆驼等动物形象,这些金银饰品反映了匈奴的贵金属工艺的卓越成就。(图采自《青铜器纹饰艺术集釉》)
发表评论

蒙古元素 Copyright © 蒙ICP备13001995号-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建议 | 广告合作Powered by emlog Themes by MGL9.com
Chrome/Firefox/360等浏览器效果最佳
sitemap